搜索

网站版权: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赣公网安备 36010302000288号 

本网站支持IPV6访问

雄鹰陨落他乡终盼故土

雄鹰陨落他乡终盼故土

 

原创 程雪清 乐平新四军研究会 

 

       在这举国欢庆的国庆佳节之日,江西九江市都昌县大港镇迎来了一群特殊的嘉宾,他们是江西景德镇乐平市籍烈士黄万生(田英)烈士后人彭大华、黄兆美等家族亲属,这是黄万生(田英)烈士长眠他乡八十三年以来,第一次有亲属前来缅怀悼念。按照风俗,亲属们给烈士带来了用红布包裹的【故乡土】,并撒在坟墓前,黄万生(田英)烈士终于可以安息于他乡了。

    都昌县高度重视,安排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副局长余国龙一行4人,以及大港镇镇长向新平、人大主席黄禹、副主席宁慧、民政所所长余军军、大港村书记、主任王红芹等人参加接待活动,并代表当地政府为烈士们献上花篮以示哀悼,由于特殊工作原因,都昌县史志办的相关领导无法亲自到场,但也发来了慰问短信。

 

    江西乐平市新四军研究会常务理事蔣庆林先生(原乐平市博物馆馆长)特意陪同黄万生(田英)烈士亲属前往都昌大港镇参加祭拜活动。    

                                                                           

     江西乐平市新四军研究会                                                     

                                  2021年10月1日
 

 

黄万生(田英)革命生涯


《武山雄鹰》是一部反映黄万生(田英)同志领导的中共都湖都彭中心县委及其游击大队,坚持以武山为中心的都湖都彭游击根据地,高擎游击战旗,开展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带领队伍参加新四军,走向抗日战线,开展抗日救亡运动,与国民党顽固派进行坚决斗争的真实资料。这本书对新四军在南方八省三年游击战争的艰苦岁月,对新四军建立的初步情况和新四军在各地的办事处、留守处有很大的研究价值,为中国现代史、中共历史以及新四军的研究提供了极为宝贵的资料。同时,为我们广大党员干部和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革命传统教育提供了生动的教材,是一本值得阅读和珍藏的地方革命史书。黄万生:又名田英、黄水泉、胡万生,1899年出生于江西省乐平县镇桥镇坑口黄家村。5岁时被父亲黄为君抛弃,与母亲一道被卖给附近余家村客姓胡水仂。黄万生在胡家读了四年私塾,因贫穷辍学,外出以打长工为生。大革命失败后,乐平镇桥一带建立了党的组织。在白色恐怖中,黄万生参加了革命,于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黄万生到乐平鸣山煤矿挖煤,在工人中秘密开展革命活动。1930年4月,参与领导煤矿暴动,为矿工会负责人和乐平县总工会常委。11月,在乐平众埠街召开的13县雇农代表会上,被选为赣东北特区雇农总工会委员长。12月,他的继父和母亲均遭国民党杀害,更激起他对敌人的仇恨。1931年5月,赣东北特区总工会在横峰葛源正式成立,黄万生任常委兼青工部长。11月,在赣东北工农兵代表大会上,被选为赣东北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兼劳动部副部长。在第二次全苏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华苏维埃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1934年4月,黄万生化名田英,与闽浙赣省一批干部开赴赣北,组织武装暴动,开辟新苏区。6月,新的苏区向皖赣边发展。中共赣北特委(后改为皖赣分区委)决定:将彭泽县委升为中心县委,辖彭(泽)、湖(口)、都(昌)、鄱(阳)、东(流)、至(德)、望(江)七县,田英任少共中心县委书记。1935年春,皖赣边苏区遭到敌人严重摧残,皖赣分区委和彭泽中心县委均被破坏,大部分领导成员失散或牺牲。田英根据闽浙赣省委指示,在都、湖、鄱、彭边境的武山东部——都昌大湾望晓源建立都、湖、鄱、彭中心县委,田英任书记。并将把被敌人冲散的50余名战士召集在一起,组成中国工农红军都、湖、鄱、彭游击大队,在都、湖、鄱、彭边境开展游击战争。望晓源人烟稀少,地势险要,共有上天冲、下天冲、曹洪、曹药、石家大屋等五个村庄,近30户人家。生活艰苦,除石家大屋石士爵外,都是贫苦农民,倾向革命。1935年6月,红军游击队刚站住脚,石士爵就向国民党当局告密。驻大港街保安中队即向望晓源进犯,结果在途中遭到田英游击队的伏击,当场击毙二人,除一人逃脱外,包括分队长何清在内的21人全部当了俘虏。这一仗给敌人震动很大。敌独立三十六旅向武山推进,在望晓源周围的张家岭,大屋张庄、西洋桥、曹百四、段家店等集镇和村庄,筑起了碉堡。碉堡群连成一条对根据地的封锁线,给游击队的供给造成极大困难,生存及发展地也带来严重的威胁。有一次,张家岭交通员曹俊龙偶然向田英谈起张家岭碉堡的敌人跑出来救曹炎村保长家火灾的事,引发了田英破敌的新计谋。某晚,天空阴沉沉的,伸手不见五指。田英带领游击队向姊妹塘移动。这里是张家岭到曹炎村的必经之路,游击队刚埋伏好,只见一团火球从曹炎村冲起,这是曹俊龙按计谋在保长门前烧起一堆秆禾。果然,敌人出动50余人,刚走到姊妹塘,两旁的游击队突然冲了上来,这些敌军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当了俘虏。敌连长较长时间没有得到消息,遂又派出来30余人,正好碰上游击队,敌军误把游击队当作自己的人,结果只好束手就擒。这时敌连长才知道中计,从此便龟缩不敢出来了。游击队接着又奇袭大屋张庄、西洋桥等敌据点,活捉湖口保安大队长。1936年4月,田英出席在祁门鄣公山召开的闽浙赣省委扩大会议。会议决定,将闽浙赣省委改为皖浙赣省委,田英为省委委员和皖浙赣特委委员。会后,田英率领游击队,袭击小股敌人,扩大游击区域。1936年9月的一天,在下天冲中心县委委员石书文家,田英与其他领导人正在听中心县委委员陈守华汇报段家店据点情况。段家店,是敌三十六旅在彭泽的一个重要据点,有两座碉堡,一个连兵力,戒备森严。听完汇报,田英铺开地图,对大家说:“段家店地形复杂,易守难取,战斗一打响,黄土港的敌人必然赶来增援。因此,只能智取,不能力克,并应尽快结束战斗!”大家点头称是。接着,几个人凑在一起,商量智取段家店的具体作战方案。翌晨,天刚蒙蒙亮,游击队员们化装出发了。田英一身农民打扮,走在队伍的前面。紧跟着的是两个中队指导曹连洪和翁祥来,他俩穿着长袍马褂,手持文明棍,昂首阔步地走着。其他游击队员有的挑着担子,有的推着土车,像一群赶集的农民向段家店急速地走去。太阳西垂时分,曹连洪、翁祥来大模大样地向段家店据点走来。敌哨兵大声吆喝。他俩好像没有听见,加快了脚步。哨兵急了,叫骂起来:“他妈的,瞎了眼,这是什么地方!”曹连洪一个箭步上去,随手就是一枪,哨兵应声倒地。早已埋伏在据点后面的田英带领游击队向敌碉堡冲去。半小时结束战斗,俘毙敌连长以下50余人,缴获轻机枪一挺,步枪40余支,烧毁敌碉堡两座。智取段家店不久,在彭泽马当三十六旅旅部警卫班里,发生了投奔游队的事情。为首的叫王群,他早就听说田英游击队英勇善战,厉害得很,但对被俘的人员却热情,认定田英是个英雄,决定投奔田英游击队。但在这长江边上,哪里去找来去无踪的游击队?后来听说游击队到过马当矶洪庙里,他们三人携带两挺快慢机和一支步枪,找到庙里的老和尚,问红军在什么地方。老和尚正是游击队的地下联络员,但他总说不知道。王群急了,叫和尚把他们一个个绑起来,老和尚绑好以后,这才放心报告田英,结果受到田英热烈欢迎。后来其他俩人拿着路费回了家,王群参加了游击队。在王群的要求下,田英等中心县委七人与王群结拜为“磕头兄弟”,按年龄排列,王群最小,排行老八,为游击大队副队长,不久入党,成为新四军一名优秀指挥员,后来在抗战中牺牲。1936年12月,都昌县长娄云电约“保安团及驻大港之三十六旅入山聚搜,以捕斩获,而安后方”。新三十六旅一营开进望晓源曹药村,筑起一座五层的碉堡,并实行“移民并村”,使游击队在根据地不能生存。游击队失掉群众,完全住在山上露天里,生活非常艰苦。为了摆脱敌人的跟踪,一天要打几次仗,晚上要换几个地方宿营,吃的是野菜野果和树皮草根,住的是巴茅窝。但田英还是很乐观,他常对大家说,革命要吃苦,要准备牺牲。1937年4月,敌三十六旅调走,田英游击队从外线打进来,一晚上烧掉黄药村、曹百四两座碉堡,根据地又恢复了生机。田英抓紧扩军,举办新兵训练班,同时不断袭击敌人,依靠缴获的武器来扩大自己的力量。到1937年9月,游击大队发展到160余人,游击区扩展到都湖鄱彭的大部,东至的一部,把彭泽的氓山、湖口的剑山、鄱阳的黄金山和武山连成一片,纵横200余里,成为皖赣边主要的游击根据地。同年12月中旬,田英根据中央分局和皖赣特委的指示,率领游击队离开都昌,开赴浮梁瑶里改编,先后改编为江西抗日义勇军第二支队第一大队和新四军一支队二团三营七连。1938年1月下旬,田英根据陈毅指示,回到都昌,在大港街上设立“新四军都昌留守处”,田英为主任,党内仍任都湖鄱彭中心县委书记。他广交朋友,做统战工作,宣传抗日,筹集资金,准备组织抗日游击队。在艰苦的三年游击战争中,田英同志领导中心县委发展了革命力量,壮大了游击队伍,被当地人民群众喻称为“武山雄鹰”。

壮烈牺牲

1938年4月5日,国民党都昌县常备自卫大队驻大港街第一分队队长冯观涛,接到自卫大队副队长李运辉“围剿”留守处的密令。冯为了稳住田英,对田英比以前更亲热,当晚与田英形影不离。6日晨,李运辉和湖口第三区长张旭晖率自卫队300余人,包围留守处。太阳刚出山,伙夫郑王太开门出来买菜,被埋伏的自卫队捉去。田英一听有动静,迅疾开枪把李运辉的传令兵打伤。这些当兵的都知道田英的枪法厉害,不敢冲进去。战斗持续两个多小时,僵持不下。田英等留守处人员在子弹打光后被俘。7日,田英、苏远全、陈光林被押往大港后面狮子山脚下杀害。临刑前,田英面对李运辉的枪口怒斥道:“我死在火线上就服,死在你这狗骨头手里我就不服!”田英说完后身中数弹,壮烈牺牲,时年39岁。

--------以上资料来源于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中共都昌县委党史办编辑的《武山雄鹰》一书

 

 

 

资讯列表

感 谢 信
陈坚会长等一行到江西旅游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调研
“冰雕连”:跨越七十二年的相聚
《喜讯传万家》专题联合文艺演出在蛟潭镇举行
千里寻根 致敬英雄|致敬新四军老战士、“冰雕连”重组时首任副连长王永和活动在上饶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