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追寻父亲秦基伟抗战中的成长足迹:打一仗 进一步

追寻父亲秦基伟抗战中的成长足迹:打一仗 进一步
 
 
我的父亲秦基伟16岁参加红军,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不久,他就奔赴华北前线,来到了太行山。在八年抗战中,他跟随刘邓大军策马太行,一直坚持在敌后抗战,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父亲从一名没有多少文化的普通红军干部成长为一名英勇善战的优秀指挥员。他勤于思考,善于学习,在极其严酷的战争环境中,仍坚持钻研军事理论,并联系战争实际进行运用。
毛主席说过:“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革命战争年代我军之所以所向披靡、攻无不克,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各级指挥员不论文化程度高低,大都像我父亲这样孜孜不倦自觉地学理论、学文化、学军事,完成了从无知到有知、从幼稚到成熟的转变。回顾父亲的抗战经历,就是追寻一个民族的觉醒记忆、一支军队的成长足迹。
一封信起家创立“秦赖支队”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不久,父亲跟随八路军129师奔赴抗日前线。他是当年129师第一支游击武装——“秦赖支队”的司令员,后来又担任过太行一、二分区和太行军区的司令员。
父亲在世时曾给我们讲述过他从一封信起家成立“秦赖支队”的传奇经历。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八路军前方总部和三个师的大部开赴山西抗日前线。在平定,张浩政委找父亲谈话,给了父亲一张开给太谷县县长的介绍信,让父亲到太谷县去当游击教官,实际上就是去组织队伍。
张浩政委的介绍信写得很详细,说秦基伟是红军时代的团长,参加过多少多少次战斗,指挥战斗如何如何。太谷县的县长杜任之看了介绍信,十分重视,亲自设宴招待。
父亲去太谷之前,太谷县已经组织了一支抗日人民武装自卫队,有200来人,多数是本县铭贤中学(后改名为民先中学)的学生,还有一部分是平津流亡来的学生。父亲小时候没有上过几天学,是个大老粗,却管了一帮学生娃,缺文化的要教育一帮有文化的,下面的戏该怎么唱,父亲的肩上是有压力的。
太谷县城沦陷后,父亲带着队伍上了太行山,到了太行山的中心榆社县。当时,赖际发同志正在榆次组织工人游击队,父亲派人跟他取得了联系。根据129师命令,父亲他们这两支游击队再加上阳泉煤矿工人游击队,合编在一起,从此诞生了八路军在太行山区的第一支游击武装——“秦赖支队”,父亲担任支队司令员。 
从日军包围中抢出罗瑞卿滕代远
 
父亲生前讲到抗战,经常说自己是“咬牙干部”。
从1941年3月起到1942年秋季,日军对太行根据地和整个华北实行大规模“扫荡”。这一时期,是抗日战争中最艰苦的时期。
父亲回忆说,那时候,他任一分区司令员,每天也只有半斤小米,要掺上野菜分做两顿吃。冬天,冰雪盖地,战士们挖不到野菜,就把玉米芯碾碎充饥,吃得肚子发胀,大便不通。但是抗日军民斗志仍然高涨,官兵之间和军民之间团结得就像一个人一样。
1942年5月,敌人在前几次“扫荡”失败后,更加疯狂,发动了规模更大的“五月扫荡”。5月17日,日军出动2.5万余人,向平定东的测鱼镇、赞皇的黄北坪、邢台的浆水、将军墓一带连续合击,于24日控制了太行区北部制高点峻极关。八路军总部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和抗日军政大学副校长滕代远带领的一部分机关干部和部分抗大学员被敌人包围在浆水镇一带,恰遇分区电台队长曹泽远从涉县执行任务回来,遇上“扫荡”,也到了浆水镇。
罗、滕身边几乎没有战斗部队,而总部机关和抗大正是日军重要目标,情况十分危急。罗主任和滕副校长急中生智,指示曹泽远开机与分区联系。当时父亲他们已跳出了包围圈,分区压力逐渐减轻,接到曹泽远的报告后,他们立即为总部和抗大的同志们选择了转移路线,组织部队接应,以一部突袭进攻敌军,调动敌人注意力。连夜把罗、滕及所属人员“抢”了出来,化险为夷。 
15年如一日坚持写战争日记
 
父亲写战争日记,是从抗日战争时期开始的。他从1938年开始写,一直写到1953年,中间没有一天间断,涵盖了整个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通过战争日记,今天我们可以走进他的内心,重温那个时代的风云。
父亲为什么要坚持不懈地写日记呢?抗日战争爆发后,大批知识分子进入革命队伍,父亲在太谷县拉起来的抗日游击队,主要就是大中学生。作为经历过长征的老红军干部,当时父亲就意识到,这些同志所缺的是战斗经验和阅历,而他们有我们没有的,就是文化知识和接受新鲜事物的开阔视野。如果不学习,就一定会掉队、一定会落伍,而这种掉队和落伍就意味着你不能完成党交给你的任务。父亲是从这样的政治高度来看待学习的,认为学习文化知识太重要、太迫切了。
从那时候起,父亲就下决心一定要抓紧时间学文化,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怎么学?写日记,每天坚持写下去。 
“学习使人成熟,也能使人年轻”
 
父亲的老部下崔建功将军曾用三个词概括过父亲的特点:能打、善学、会玩。当支队长玩迫击炮,当分区司令玩照相机,当纵队司令玩汽车,当军长玩无线电,在上甘岭战斗中玩“喀秋莎”火箭炮。
父亲给我们讲过他年轻时的一个笑话。1933年的一天,红四方面军总部为所属各团配备一部电话。父亲第一次见电话,不知为何怪物;铃声响起,竟手足无措;接听时闻有人声,疑惑不解。当时,四方面军总供给部部长郑义斋在电话中命其率部至某地执行任务。父亲接电话后,恐有诈,急策马飞奔30里,到四方面军总供给部。郑义斋部长见后,大惊,问:“你不是走了,怎么又来了?”父亲说:“那玩意儿我信不过,我得听你当面交代。”郑义斋听后哈哈大笑。父亲后来说:“电话事件虽是一个笑话,但它使我认识到,不加强学习,闹笑话事小,延误战机纰漏可就大了。”
抗战开始后,大批学生兵进入革命队伍,父亲一有机会就主动向这些有文化的战士学习。最初是把自己的日记拿给战士看,请他们帮找错别字,找出后再查字典加深记忆。在这个过程中,父亲还有意外的收获,他在回忆录中很有感触地写道:“渐渐地,我和这些学生兵之间的感情融洽了,大家觉得我这个司令员严是严点,但人情味挺浓,尤其是我的学习精神,使他们挺感动。我是这样认为的,虽然我是上级,我有我的长处,但他们有他们的长处。他们要向我学习,我也要向他们学习。我只有把他们的长处都吸收过来,才能更好地领导他们。这样一来,大家就看出来了,我这个司令员不是一般的工农干部,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不足,接受新事物快。”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总理曾评价父亲“是文化人中的没文化人,没文化人中的文化人”。 
 
 
 
 
 
(作者:秦天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