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在烈火与热血中永生

在烈火与热血中永生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我希望有一天,地下的烈火,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皖南事变后,时任新四军军长的父亲叶挺遭到国民党长期无理拘押。在牢狱中,他写就这首《囚歌》。激昂悲愤的曲调中,浓缩着他对牢狱生涯的体验和对生命、自由及尊严的悲壮思考。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我又想起了父亲以及和父亲一起度过的那些日子。
1937年初春,父亲离开澳门,到了上海。后来,母亲带着我也到了上海。我还记得,那一年“八一三”事变后的几天里,日本飞机轰炸当时国民党空军在杭州的笕桥机场。我就在阳台看远处的天空中,中日空军战机在激烈地格斗。
    父亲曾对我说过,他任新四军军长一事,是周恩来伯伯的主意。周伯伯派人到澳门请我父亲出山,去上海商议出任新四军军长事宜。在上海时,周伯伯建议父亲去找在国民党高层有影响力的同学转告蒋介石:叶挺愿意出任新四军军长。因为父亲当时是无党派人士,国共双方都可接受的人选。蒋介石抢先下令,任命我父亲为新四军军长。同年11月,父亲去了延安,同毛主席、朱德、周恩来等中共中央领导人交换意见后,中央批准了我父亲任新四军军长。
    蒋介石以为父亲在接受新四军军长任命后,会先去拜见他这个委员长。因为父亲当军长的任命是他先发布的,近十年来共产党与父亲联系较少,所以父亲理应对蒋委员长感恩戴德。谁知父亲却在接受任命后,首先与新四军书记兼副军长项英一同前往延安拜见毛主席。蒋介石对此异常气愤,大发雷霆。
“皖南事变”后,父亲被羁押在湖北恩施时,二弟正明和父亲在一起,那时候二弟问过父亲,到了延安时谈过党籍问题吗?父亲说,自己到延安后,毛主席与他长谈一夜。父亲说:“我已经当了军长,党籍的问题能不能恢复?”当时父亲的想法是,即使不能公开恢复党籍,哪怕秘密恢复也行。可是毛主席说:“你不当共产党比当共产党所起的作用更大。当了共产党你就不能当新四军的军长了,许多话和要求也不好说了,因为国民党不会让共产党员当新四军的军长,也不会采纳共产党的建议和要求。”父亲听从了毛主席的这种安排。(根据二弟正明的回忆)
转战华中敌后,开展游击战争
    新四军成立并集中后,根据中共中央和毛主席关于建立根据地、扩大新四军基地的指示,父亲和其他新四军领导指挥各支队迅速向敌后挺进。1938年4月底,第四支队展开于皖中敌后的舒城、桐城、庐江、无为和巢县地区。5月12日,第四支队先头部队取得蒋家河口战斗的胜利。军部组织先遣支队,在粟裕副司令率领下,挺进苏南敌后执行战略侦察任务,6月17日取得韦岗战斗的胜利。6月至7月,第一、第二支队相继进入江南敌后镇江、句容、丹阳、金坛和江宁、溧水、高淳等地区,创建以茅山为中心的苏南抗日根据地。第三支队在策应第一、第二支队挺进苏南后,即进抵皖南抗日前线,展开对敌作战。10月,成立新四军游击支队(后改编为第六支队),开辟豫皖苏边抗日根据地。
    1939年1月,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后整编为豫鄂挺进纵队)向武汉外围挺进,深入豫南、鄂东、鄂中敌后,开辟鄂豫边根据地。2月,周恩来伯伯亲自到皖南,商定新四军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战略任务。5月,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成立后,整编第四支队,组建第五支队,展开于淮南津浦铁路两侧地区。新四军游击支队会同八路军苏鲁豫支队、陇海南进支队,开辟了豫皖苏边、苏皖边等根据地。11月,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成立,统一领导苏南部队。
    在新四军任职期间,父亲与项英等领导人指挥部队转战华中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创建抗日根据地。针对国民党限制新四军发展的方针,父亲在编制、经费、防区等方面,与国民党有关当局进行了许多交涉和斗争。他还利用自己的影响,开展抗日统一战线工作,向爱国人士、海外华侨、国际友人和国民党内的朋友等,募集物资、枪支、款项。母亲变卖了全部首饰,为新四军购买了3600支枪。父亲还动员一批学者、故旧、亲属参加新四军,壮大抗日力量。
把《囚歌》赠送给郭沫若
    1941年1月8日,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爆发,新四军伤亡惨重。1月14日,饶漱石作为新四军党组织代表要求父亲下山与国民党谈判,被无理扣押。
我记得很清楚,得知父亲被捕后,向来文静的母亲痛哭失声,三天不能起床吃饭。从那以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我们全家没有了欢乐,每个人都被一种焦虑、期盼的情绪笼罩着,大家的谈话内容几乎都是对父亲的思念、担忧和对父亲平安的祈愿。
    父亲一生坎坎坷坷,经历了难以想象的曲折。父亲被强行扣押后,开始被关押在上饶李村监狱。随后又被转至桂林、重庆、恩施等地,一直处于严密监禁状态。从1941年1月21日起,父亲开始写作自述——《囚语》。
   1942年,蒋介石派人将父亲转移至重庆白公馆。
    接二连三的劝降和颠沛流离的生活并没有削弱父亲的意志,当时母亲也到了重庆,她通过周恩来伯伯找到国民党高级将领陈诚,获准到监狱探望父亲。在一次探望中,父亲要母亲把他在监狱里手制的一枚“文虎章”交给郭沫若,作为祝贺郭沫若50寿辰的礼物。过了不久,母亲再次将父亲写给郭沫若的亲笔信送到郭沫若手里,此信中附有被后人常常传诵的诗作《囚歌》。父亲与郭沫若结识很早,北伐时期,郭沫若任北伐军政治部副主任、行营秘书长等职。从那时起,他们就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正大光明,扬眉吐气”
    1943年,父亲被转到李济深管辖下的桂林,我们一家也被允许与父亲住在一起。母亲带着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与姨夫麦畅生一家离开澳门,经韶关、长沙到广西桂林。我已经四年余未见父亲了。这次相见,看到父亲变化很大,消瘦了,乌黑的头发已浮现一丝丝的斑白。
    父亲早一个月到达桂林,先是住在由李济深安排的城中一家小旅馆里。当时都听说父亲获得了自由。国民党名义上给父亲一个“高参”的空衔,实际上以此作为继续软禁父亲的挡箭牌,继而将父亲转移到桂林郊区观音山麓的一个住处。那里原来是李济深准备在日本轰炸桂林时临时办公的地方,大概有二三十栋平房。母亲带着我们兄弟姐妹和姨妈一家投奔父亲,一大家子十几口人,就住在那里其中的几间平房里。
    父亲常教育我们做人要光明磊落,不要搞阴谋诡计、独断专行。有一天,我们放学回家后,父亲把我们叫到屋门前,他坐在一个小竹凳上,我们围成一圈站在他面前。父亲对我们说:“从明天开始,你们的名字全部改掉!”我原来的名字是福农,父亲给我改名正大,老二福麟改为正明,下面是华明、正光,父亲最疼爱的女儿——我的五妹改名扬眉。父亲说:“你们的名字合起来就是‘正大光明,扬眉吐气’!”
    1943年12月25日,我放学回家,母亲告诉我:“你爸爸找不到了。”在焦虑中过了两三天,有两个穿便衣的特务走进我家,对母亲说:“叶高参有一封信给您。”母亲接过字条,见是父亲亲笔所书,上面写着:“你让几个孩子跟来人到我处。”按照父亲的话,母亲挑选了我的两个弟弟正明、华明和五妹扬眉,让他们三个前往父亲身边陪伴。
    父亲要几个孩子来陪他,是因为知道一大家人在桂林度日维艰,自己带走几个孩子,可以减轻母亲的负担。回忆起陪伴父亲度过他人生最后岁月的日子,正明曾说过,他们几个和父亲一起到了恩施,先是在恩施民享社东门招待所里住。每天晚上,房间门外都有宪兵看守。一个月后,他们搬到城外的朱家河,即去桂林前父亲被禁锢的原住所。
没有等来的团聚
    1944年,日本投降前,为躲避日寇,我随母亲逃难到广州。1945年日本投降后,父亲被从恩施送到重庆监狱。在毛主席亲赴重庆进行和平谈判时,中国共产党提出了立即无条件释放包括父亲在内的政治犯的要求。经过毛主席、周恩来等一再交涉并提出用邯郸战役中我军俘虏的国民党高级将领、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马法五进行交换后,国民党方面同意了释放我父亲和廖承志同志。
    1946年3月4日,经受五年牢狱磨难的父亲终于获释。出狱次日,父亲向毛主席和党中央发了一份电报:“我已于昨晚出狱。我决心实现我多年的愿望,加入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在你们领导下,为中国人民的解放贡献我的一切。我请求中央审查我的历史是否合格,并请答复。”这是他继1922年在莫斯科加入共产党后,写下的第二封入党申请书。
    两天后即3月7日,中共中央毛主席亲自复电父亲,同意他再度成为中国共产党中的一员。
    按照组织安排,五妹扬眉、母亲带着最小的弟弟阿九分别从延安和广州赶到重庆迎接父亲出狱。离开的时候,母亲对我讲到很快就会与父亲团聚,我们全家聚少离多的日子就要过去了。那一次去见父亲,她的内心一定是充满着对未来全家幸福生活的憧憬。
    就在我满怀期盼等待与父亲团聚的时候,一天上午,我突然听到街上的报童在喊:“中共代表王若飞、秦邦宪8日乘美军机由渝飞延。忽失联络,下落不明。机中乘客尚有前新四军军长叶挺及其家眷……”我冲出去买了一份报纸,看到这个消息,我惊呆了。
    我在紧张、忐忑不安中苦度两日,天天看报纸,祈愿父母亲能平安。到4月13日,各报纷纷刊登新华社的电讯,报道了王若飞、秦邦宪和父亲、母亲、五妹扬眉和小弟阿九等人空难的消息。我感到无比惊愕和痛苦,与姨妈、六妹剑眉、八弟启光抱头痛哭,自己心中一直向往着与父母亲相聚的幸福被噩耗粉碎了,这样猝不及防,让我无法承受。我从小不怎么流泪,但在那些日子里,我终日以泪洗面。
    无情的灾难吞噬了我的父母。但是,父亲,您的精神是不会泯灭的。在您出狱第二天写给毛主席与党中央请求入党的电报上,您说,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您将贡献您的一切。父亲啊,这句话永远铭记在您的儿女们的心上。我们继承您的意志,继续您未竟的事业。
 
 
                                                           叶正大
 
 
 
 
(作者:叶正大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