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一切为了战士们的健康

一切为了战士们的健康

 

    革命战争转入新形势,

    卫生工作要配合大反攻,

    我们在新形势下,

    要步调一致统一团结,

    一切为了部队的健康,

    一切为了伤病员,

    一切为了部队的健康,

    一切为了伤病员。

    ……

   我们唱着这支《卫生工作者之歌》,昂首阔步地离开靖江独立团后方休养所,分到各连当卫生员,加入到向日本侵略军和汪伪军最后一战的大反攻行列。

    1944年的春节,鬼子与汪精卫的和平军由季家市下乡扫荡。我们后方休养所住在长安市东北方向的张公殿。天刚刚亮,10几名日本鬼子带领20多名汪伪军突然到了东边的垡东头。我们团部与一连住在湾腰沟垡离我有4里地。二连住在我们前边,长安区队住在我们后边。当所领导接到情报正准备转移时,听到东与东南方向有手榴弹爆炸声。紧接着,枪声骤起,同时团部通讯员送来紧急命令,叫我们赶快向团部靠拢。我们后方休养所有20多名伤病员,其中有3名重伤员。于是所领导决定将重伤员就地打埋伏,留下3名医务人员,其余能走的伤病员与20多名工作人员一起往西转移。

    战斗仍在进行,团部派来一个排与长安区队一起掩护我们。团部派了二个排从东南方向出击,为的是把敌人吸引过去。休养所的一个警卫班保护着全所转移。据情报报告,20多个伪军,没打几枪就逃回据点了,留下一个小队的鬼子在东南野地里作顽强抵抗。经半个多小时激战,终于把10多名日本侵略军打退,打死2名、打伤1名、生俘2名鬼子,但我军伤亡10多人。休养所在转移中接收伤员,除我们部队伤员外,其中还有五名老百姓。大家虽然显得有些忙乱,但听到活捉3名,打死2名日军,大家又十分活跃起来。因为1943年的春天,靖江独立团以一个多班的代价,曾抓到4名、打死3名日本鬼子的优异战绩,受到华中军区的表扬。这次又受到三分区首长的传令嘉奖。

    受伤日军经团卫生队包扎处理后,与生俘的鬼子兵直接送分区处理;2名死的鬼子由团长陈宗宝通过伪军内线关系,于第2天装上2口棺材,派人送到靖江城北门外,用新四军靖江独立团的名义,分别给靖江汉奸头子陶明德、日军中队长写了信,一是宣传我军俘虏政策,二是宣传苏德战场上的红军胜利和二次大战即将结束,敦促日伪军赶快放下武器。

    休养所转移到湾腰沟垡后面的刘家半垡,一面积极治疗伤病员,一面派医务人员下部队防病治病,主要帮助连队卫生员在连里组建急救战士组织的培训工作,准备迎接大反攻形势的到来。急救战士每个班在战土里选一至二名,加上副排长、连部文书、理发员也参加,一个连有15名左右,教会他们止血、包扎、固定、搬运四大技术急救战士的职责与任务,战时协助卫生员进行战场救护工作;平时帮助卫生员做些卫生防病宣传。有了急救战士这种组织,对开展战场救护,减少指战员的伤残和降低死亡率,意义十分重大,因此这一组织形成,在以后解放战争中,被整个华东新四军部队作为一种卫生工作制度保持下来。

    为了迎接大反攻形势,休养所于194410月由刘家半垡转移到广陵镇南边6里来地的小常家垡,准备在那边举办一期卫训队,迎接部队大发展,为连队配备卫生员作准备。因为小常家代后边有一片10多亩地的乱葬坑,可以供学员劳动生产用。就在这时,苏中三地委和第三军分区向各县团发出指示,要求解放区军民积极、广泛地开展增产节约和大生产运动,以实际行动来迎接全国性的大反攻。与此同时,靖江独立团将原后方医院改名为靖江独立团后方休养所,其规模、任务、职责一概不变,只是更改其名称。休养所有10多名医务人员,加上招护班、炊事班、敷料班等行政政工人员,总共不到30人,平时收治伤病员,也只有三二十名,其中包括少量老百姓。最多曾收容60多名。

    1944年底,团部根据三分区卫生部意见,决定从连队抽调30多名具有高小到初中文化的战士或从地方学校吸收具有同等学历的青少年到队里学习。经不到二个月的筹备,团卫生队长兼后方休养所长、卫训队长丁颐林,医官(医生)高树芳、陈武林、郑新珍等为教员,于19451月底正式开课,共36名学员。课程表上列出的科目有:解剖学、生理、内科、外科(重点为战场救护四大技术,扩创、截肢、涨力性气胸与开放性气胸的处理等)、军队卫生防病工作、皮肤病、寄生虫病、传染病防与治、药物学等。规定学制为半年。边学理论,边实习、边开荒种地。

    课间实习,一般上午到病房给重伤喂水喂饭,擦澡、翻身,拿便盆,有的还要为重病人洗脸刷牙,有些长期卧床大便秘结的病人拉不出大便,我们还得用手指插进肛门去把硬粒大便抠出来。抠大便时连个橡皮指套也没有。夏天,有的伤员伤口化脓,有的甚至伤口里长蛆,限于物质条件的困难,洗伤口的来苏儿、雷弗那儿、过锰酸钾等消毒液全无,因此只好用食盐煮开水代替。大家不怕脏不怕臭,精心地为伤员清理伤口,用镊子将伤口中的蛆一个个夹出来;大家毫无为难情绪。实习中还要帮伤病员洗衣服,帮招护班洗纱布绑带。因这些战略物资来源困难,纱布绑带上虽然有许多脓血,不但很臭,而且还十分腥气味。开始接触这些脓血污物,几乎每个人都感到恶心、甚至发生呕吐。但经过几天锻炼后,也就慢慢习惯了。一块纱布绑带都要反复用十多次以上,洗得不能再洗了,才把它丢掉。

    开荒生产,每星期都有一至二个下午。我们30多人的卫训队分种5亩来地,主要种蔬菜,少量种些包米、黄豆、地瓜。在开垦中挖出的死人骨头,经清洗、石灰水浸泡和煮沸消毒后,串成骨骼架作为解剖教材教具。由于挖出好多具尸骨,县委副书记汪青辰与团长陈宗宝得知后方休养所弄到许多可供教学用的骨头,他们通过地下联络站,到江南敌占区医院换来我们需要的药品器材。汪青辰副书记见到换回来的药材,深情地说:为了民族战争的胜利,解放区的尸骨也能为人民作贡献。

    在学习后期,每位学员被派到连里二个星期,跟连卫生员学习实际工作经验。这种安排十分重要,对走上工作岗位后,能毫不费劲地独当一面,深受部队首长的欢迎。

    这期卫训队,是靖江独立团举办的规模最大的一期,时间最长的一期也是质量最高的一期。我们在苏联红军彻底消灭德国法西斯后,于1945年的5月中旬,接到上级命令,要卫训队提前毕业,因为部队大发展;急需医务人员。队上遵照团部命令,把没有讲完的课连堂灌了二天,简单地举行了毕业典礼仪式,用自己生产的蔬菜和多出的伙食尾子,给大家会了一次餐。大家愉快地唱着大反攻战歌和《卫生工作者之歌》。大反攻战歌歌词为:

    用我们高超的医疗技术,

    疗治那战士们的创伤,

    用我们勇敢的精神,

    去狠狠打击侵略者,

    用抗战八年的仇恨,

    去彻底埋葬法西斯魔王,

    去彻底消灭汉奸走狗,

    为建立独立自由、

    民主富强的新中国,

    奋勇前进!前进!

    我们同学除留四五名在休养所当医助(见习医务员)外,其余律上前线。没有人愿意留在后方,甚至留在团卫生队也不愿意,都想分到连队,直接能为战士服务,直接参加战斗才感到最光荣。我在团卫生队只呆了一个月,要求下到一营三连,从1945年的9月一直在连里当卫生员(医助)19475月,由连到营部任医务所长,直到1948年的8月,南征北战,与战士们一起摸打爬滚,经历了多少次枪林弹雨和不眠之夜!又见过多少位战友为新中国的诞生前仆后继而献出了年轻的宝贵生命呵!这段不平凡的经历,委实令人回味不已。一切为了部队的健康一切为了伤病员的实际行动,一直魂牵梦绕地在激励着我!

                                                                                           

       注:此文沃里雨同志提供了宝贵史料,谨此致谢。

 

                                                                                                        北京  陈 蕃

                           

                                            (原载《铁军纵横》2012年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