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新四军历史上的今天(8月11日)

8月11日


1940年
▲ 李先念、任质斌、陈少敏致电中共中央军委、中原局、江北指挥部,报告襄西近况。


1941年
▲ 陈毅电示新四军第一师,提出苏中反“扫荡”的三点措施:一、我主力部队不应在敌人“扫荡”未退却前与敌作战,而应迅速转移地区,跳出敌人之“扫荡”圈,只以少数兵力分散和敌人作麻雀战;二、军政党机关人员速即分散,着便衣隐蔽,并多组织便衣队袭击敌人,保护机关物品,捕杀汉奸;三、布告人民一律不得助敌,不得为敌带路,不得向敌报告我军行动,并严令民众保护我军人员、物品,否则严办。


1943年
▲ 陈毅、饶漱石、赖传珠关于反击国民党军进攻的方针复电浙东指挥部:“现在张(俊升)、田(岫山)表示坚决打击国顽,你们同意并积极配合与协同动作是对的。……争取与巩固张、田与我合作,必须善于利用时机,坚决打击国顽;又要善于抓住时机扩大自己本身力量(首先是扩大军事力量);同时必须顾到张、田利益,这三方面都不可缺少的”,“国顽现分三路向我进犯,但在军事上应主动的采取各个击破的战略方针。其动作就是集中优势兵力,先打击有胜利把握之一路,再相机继续打击其他两路”,“在政治上我们仍坚持统一战线政策方针”,“同意你们与张俊升、田岫山共同组织统一指挥机构”。


1945年
▲ 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日本宣布投降后我党的任务的决定》,提出:我党任务分为两个阶段,目前阶段,应集中主要力量迫使敌伪向我投降,不投降者,按具体情况发动进攻,逐一消灭之。猛烈扩大解放区,占领一切可能与必须占领的大小城市与交通要道,夺取武器与资源,并放手武装基本群众,不应稍有犹豫。将来阶段,国民党可能向我大举进攻,我党应准备调动兵力,对付内战,其数量与规模,依情况决定。一部分地区如江南、豫鄂、晋绥等地,第一阶段之时间可能甚短,对此应有充分估计。
▲ 延安总部发出第5号命令:命令所有沿北(京)宁路(沈阳)、北(京)绥(绥远包头)路、平(北京)汉(汉口)路、同(大同)蒲(经蒲州至风陵渡)路、德(州)石(家庄)路、正(定)太(原)路、白晋路(当时祁县白圭至晋城的一条未完成的铁路)、道清路(道口即今滑县至清化即今博爱之间的一条旧铁路)、(天)津浦(口)路、陇海路(兰州至连云港)、粤汉路(广州至汉口)、沪宁路(上海至南京)、京芜路(南京至芜湖)、沪杭甬路(上海至杭州、宁波)、广九路(指广州至九龙)、潮(州)汕(头)路等铁路线及其他解放区一切敌占交通要道两侧之中国解放区抗日军队,统应积极举行进攻,迫使敌伪无条件投降。如遇抗拒,应坚决消灭之。
▲ 延安总部发出第7号命令:命令解放区抗日部队进入敌伪侵占之城镇要塞后,各部队司令员负责实施紧急军事管制。
▲ 新四军向华中各地日军发出通牒:“立即命令所属部队及机关停止一切抵抗,并在原驻地听候处置”、“将一切武器、交通工具、军用器材及所有物资,于24小时内全部交与就近之本军部队,不得有任何损坏,亦不得交与本军以外任何方面”、“对中国人民及盟国俘虏不得有任何损害行为”、“即派代表到就近本军部队接洽”。在日军遵行上列诸项后,本军即按照优待俘虏条例,予以生命安全之保障。如违反上列任何一项,即视为敌对行为,本军则予以坚决消灭。
▲ 新四军政治部向各师政治部发布命令,提出“伟大胜利的日子已经到了,我们要坚决勇敢的完成党交给我们的一切光荣任务”、“进占各城市,解放一切沦陷区,克服前进路上的一切阻碍”、“解除敌伪武装,摧毁一切伪政权,如遇抗拒,坚决消灭”、“坚决执行命令,服从统一指挥,严肃军纪,整饬军容”、“严格执行优待俘虏政策,不枪杀虐待”、“进入城市及新地区,要正确执行政策,保护各阶层人民利益,服从民主政府法令,安定社会秩序,保护私人企业,保护一切公私建筑物,不损害群众一针一线,不许乱没收东西,严格实行公平买卖,尊重各地民情风俗”、“帮助沦陷区人民武装起来,并建立民主政权”、“不要让胜利冲昏头脑,防止骄傲,进一步加强内部团结,向兄弟部队虚心学习”等8个口号,命令各部立即在此口号下,用各种方式,深入进行动员。
▲ 张云逸、饶漱石、赖传珠电示新四军各部,提出我军各部队执行朱总司令10日关于日本已无条件投降命令,应注意:对各地区之敌伪,可利用各种社会关系劝说投降缴械;各地主力部队,应选择该区一二个主要拒绝投降之顽化伪军,给予坚决的歼灭,以达到威逼其他次要敌伪据点就范;对其他次要敌伪据点,应以军事威力达到政治争取和解决之目的;凡自愿对我缴械之敌军,应保障其生命财产之安全;凡自愿投我之伪军,应给以不改编、不缴械、不降级、不剥夺其军权的保证;以传单布告方式广为散发朱总司令命令;各部队接此命令后,应按当地具体情况部署施行。
▲ 张云逸、饶漱石、赖传珠向新四军各部,下达执行中共中央10日电进军部署及任务:苏浙军区部队重点以夺取南京,粉碎顽军进犯,并阻击顽之进占上海之任务,应迅即集结主力于适当位置,派一部主力于江宁、当涂地区对敌活动,准备截击桂顽可能南渡及不失时机进占南京。二纵队除留必要地方武装及金萧支队就地坚持并破坏交通外,主力应转移至沪宁线地带。现命浦东、浦西部队设法收缴敌伪武装、肃清“忠救”土顽,阻止顽军向上海挺进,并策应上海的地下军及附近部队相机占领上海;七师部队留二个主力团及各个支队、地方武装就地坚持江北地区,并威胁桂顽进出南京之后背外,该师另一个旅约三个主力团迅速南渡,汇合江南部队(共约五个团的兵力),控制芜湖、当涂以南地区,准备夺取芜湖并击退顽军进犯;二师主力以阻击桂顽向南京及津浦线(由蚌埠至浦口)之进出,以一部肃清浦口、江浦以北津浦路两侧之敌伪、土顽,并适时的夺取浦口与蚌埠的任务;第三师黄师长亲率八旅南下并指挥苏中部队,迅即坚决消灭孙良诚部队及其他顽化伪军。七旅留淮南直归本部指挥。十旅迅即在该地集结待令,准备收复淮阴等县城;四师迅速解决路东反顽战役后,主力应立即集结于路西,以阻击涡河以南顽军向徐州及津浦线之进犯,并准备夺取徐州至蚌埠线之任务。
▲ 中共中央华中局关于福建工作电示曾镜冰:日本无条件投降,福建部队应依山面向群众,继续进行隐蔽分散游击战争,准备应付内战。应加紧群众工作,组织扩大民兵,加强军民关系,巩固党内军内团结,一切本着自力更生不靠外援的方针,尽一切方法坚持阵地,并创造与扩大周围防卫游击基地,多购电料,确保电台联络。
▲ 粟裕、叶飞、金明致电张云逸、饶漱石、赖传珠,报告江南情况估计与部署:我们为准备应付新的大局事变,在华中局没有指示前,先将主力部署适当加以调整,以准备应付即将到来之事变。三纵队即令九支队二个营回宣城、宁国地区,配合陈洪任政治委员的宣城游击大队确保苏南与皖南之联系,留一个营仍在广德县南部地区活动;八支队于溧高(溧阳、高淳)战役结束后,仍开回广南地区活动。四纵队第十、第十一支队,即在场口西南马剑镇适当集结待命,并即迅速筹款筹粮,准备撤回浙西地区。廖政国、韦一平应即派一得力干部,带侦察部队至新登以东、浙赣铁路以西地区活动,侦察了解日军、顽军之情况,并保持与临安支队的联系。
▲ 郑位三、李先念、陈少敏致电毛泽东并中央:为迅速适应新情况,已根据中央指示及朱总司令命令,目前基本工作为收复小城市,收集资材,扩大影响,扩大地区。为应付内战,我们想以大别山西部、桐柏山东部为反内战基地。
▲ 李先念、任质斌、张树才发出《对日本驻军通牒》,限期缴械投降,在指定地区集结,否则予以消灭。同时下达紧急命令,要求新四军第五师及军分区(旅)部队立即行动起来,迅速占领日伪军盘踞的大小城市、交通要道。
▲ 粟裕、叶飞、谭震林、钟期光签发《苏浙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布告》“本军为收复城镇,解放人民,进军所至地区,所携带苏浙区抗日民主政府所发行之抗币,计有江南银行一元、五元、十元抗币,江淮银行一元、五元、十元抗币,一律通用。凡交易买卖,不得拒绝使用及抬高物价、压低币值情事。如有故违,以破坏金融论罪,合行布告周知,仰各界人士一体遵照。此布”。
▲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连续发布三道命令。命令伪军“各就现地负责维持地方良好次序”,作“有效的防御”;命令第十八集团军所属部队“应就地驻防待命”,“勿擅自行动”;命令国民党军“积极推进”,“勿稍松懈”。
▲ 浙东各界妇女举行座谈会,成立浙东妇女联合会筹备委员会,主任谢飞。选举已在延安的陈学昭为出席全国解放区妇女代表大会的浙东妇女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