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新四军历史上的今天(7月30日)

7月30日


1938年
▲ 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二团第二营袭击沪宁铁路间镇江以西高资镇火车站日伪军绥靖队,击毙日军15人,俘伪军70余人,破坏铁路一段。
▲ 《抗敌报》特刊报道“第四支队在蒋家河口首战告捷”。


1940年
▲ 毛泽东、朱德、王稼祥电示刘少奇、黄克诚、彭雪枫并告彭德怀:“彭朱支队(彭明治、朱涤新八路军苏鲁豫支队)可开津浦路东、淮河以北地区活动,以发展苏北,如觉兵力不足,请雪枫、克诚抽一部兵力交彭明治、朱涤新带往路东。苏北指挥,请考虑可否派田守尧同志去担任”、“豫皖边如觉兵力过多没有饭吃,除去津浦路东外,可再派一部兵力至第四、第五支队地区活动,必须用新四军第四、第五支队××番号”、“在华中敌情没有大变化前,即敌未过平汉路前,我们部队不应过新黄河以南及淮南路以西”、“李品仙有和平之意,我们应力争对五路军的和平”、“我军去苏北注意自卫原则,不可先去进攻韩德勤,在他来攻时则在自卫立场上消灭之”。


1941年
▲ 毛泽东电示黄克诚并刘少奇:假如日冒险攻苏,蒋迫我北上,我之方针亦无变更,政治上仍是反法西斯国际统一战线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军事上在武器未改变前仍是与敌人无时间的不冒险亦不消极的长期游击战争。华中、山东部队决不北上,对蒋之进迫则取自卫政策,对国民党每一反共宣传与反共行动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方针,对蒋介石、何应钦,是何反我,我亦反何,何停我亦停。此种方针应准备长期坚持下去,不为一时一事所冲动,望注意为盼。
▲ 陈毅、刘少奇、饶漱石、赖传珠电令新四军第三师:对东沟、益林、阜宁之敌,应采取积极行动,袭击敌人,可威胁其撤退,同时可阻敌下乡“扫荡”。转令黄逸峰将联抗全部即开来陈家集。


1943年
▲ 中共苏皖区委作出《关于目前情况与工作部署》。
▲ 中共苏皖区党委发出《关于主力集结向溧武路南进行短时期的军事行动后给各级党委的指示信》,指出:此次主要目的是为胜利的坚持敌后斗争,争取溧武路南日顽空隙地区。为表明我坚持团结抗战的一贯主张,和我们在敌后的斗争岗位,主力仍然转入敌后分散坚持斗争。并进行了具体工作部署。
▲ 中共苏中区委向各级党委发出《关于与日寇汪伪货币斗争问题》的指示,要求阻遏伪币、查禁伪币,进行物资管理。
▲ 黄逸峰在《联抗报》发表《我对友军的态度》一文,阐明联抗是联合各阶层民众、各抗日友军共同抗战的武装,它的建军宗旨为人所共知。我仍“愿以一贯的团结抗战,爱护友军的态度,与所有抗日友军合作,并愿接受任何一方面的指示与领导,也同样愿意以以往的热忱给予任何友军以友谊与同情”。


1944年
▲ 张云逸、饶漱石、赖传珠向新四军第二师下达准备实施淮南路西自卫反击战役的命令,一切准备工作务于8月20日以前完成,至于战役具体部署,由罗炳辉、谭震林决心实行。
▲ 伪军第三十四师第一三三团第一营营长郭达材率全营官兵200余人反正,参加新四军领导的苏北民抗军通如纵队。


1945年
▲ 陈毅致电饶漱石、张云逸:“华中干部百余名及新调南来工作者约600,均准备于8月初东来,估计10月初可到军部,我亦定8月初动身回来,请令路西淮北四师注意打通陇海路北的联系工作,以便通行。”


1946年
▲ 苏中战役七战七捷第三战——海安防御战。国民党第一绥靖区集中六个旅兵力,分别由如皋、姜堰合击海安,企图与华中野战军主力决战,华野为保障主力休整,令第七纵队以两个团结合地方武装进行运动防御,连续阻击5天,歼敌3000余人。8月3日,华中野战军主动放弃海安。
▲ 中共中央军委致电张鼎丞、邓子恢、粟裕:“此次粟部歼敌2万,打得很好,今后作战亦不要过于性急,总以打胜仗为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