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新四军历史上的今天(7月29日)

7月29日


1938年
▲ 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二团第一营在丹阳北之孔家村东吴桥附近,破坏铁路一段,由镇江开往上海之日军军车一列被颠覆,毙车上日军数十人。
▲ 新四军第四支队第七团一部全歼无为石涧埠汉奸武装。


1939年
▲ 八路军苏鲁豫支队第七大队第三连、驻僖山地区教导大队在河北永城东北,与日军步、骑兵200余人交战,毙伤日军60余人。


1940年
▲ 陈毅致电中共中央报告:我苏北军,25日由江都大桥地区东进,至29日东进初步计划已完成,即停止进攻。此后任务,转到积极布置反“扫荡”、反摩擦的战场及根据地工作;我们一面歼顽部队,一面作群众工作,一面分途派代表做交朋友工作,力求与韩德勤进行和平合作谈判,将来相机派队到如皋至海边创造第三个根据地。
▲ 新四军苏北指挥部在姜堰黄桥成立黄桥军民联合办理处,主任陈同生。 
▲ 黄桥、蒋垛、古溪、加力战斗: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一、第二、第三纵队在江苏省泰兴、如皋等县境内与国民党军保安四旅及国民党军陈泰运部激战,歼灭顽军2000 余人。


1941年
▲ 陈毅、刘少奇、饶漱石、赖传珠电令新四军第三师:部队应在东沟以北及其附近积极活动,以吸引敌人,转移敌之视线,掩护军部为要。党校及供给部、鲁艺组成一个单位,拟在周门、陈家集、板湖地区活动,归你们指挥,并注意收容军直属队人员,随你们行动。
▲ 中共苏中区党委给四地委的信中指出,在敌人“扫荡”的情况下,四地委的中心任务仍是“继续发展”根据地,并以“巩固作为中心”。


1942年
▲ 陈毅、赖传珠、曾山复粟裕19日电,所提坚持苏中斗争的建议“原则上同意”,并提出:“苏中斗争是长期的,……是华中全局对敌伪斗争的杠杆,只要在领导和指挥上不犯大的错误,必然可以达到坚持的目的。一师及苏中工作在华中全局的地位是不会落后的”、“一切取决于党内团结、步调一致,本位观念、独立分散倾向必招致失败”、“苏中工作应以领导武装斗争、建立敌伪军工作组织、领导革命两面派、领导民兵为中心,其他任务均应围绕此一中心去进行”、“领导和组织方式,以分区为单位进行独立活动”、“部队不应再有主力与地方的区别,保持四个主力团,余均与地方武装合编”、“机关大量裁减到可能的限度,以便利坚持打埋伏并进行工作”。“谭(震林)师长暂不能到一师。一、六两师政委,谭未到前即由粟师长兼代,一、六两师统一归粟指挥,以便利事权统一”。
▲ 中共中央书记处电示李先念并转告陈毅、饶漱石:“军政委员会书记由先念担任,不要推辞。”(“李先念曾于3月16日致电中共中央军委,建议组织新四军第五师军政委员会,并由陈少敏担任书记”)
▲ 陈毅电示黄逸峰:敌伪正对我三分区进行“清乡”运动,为打破其计划,除军事积极部署,予以破袭打击外,烦兄代表我军向杨仲华提出警告,谓如彼等如此助敌,殊为国家民族之祸,彼等应考虑尔后出路,并表示凡愿与我军结10年、20年仇恨者,必将自食其果,我军日后对之决不宽宥。祈妥善办理。
▲ 新四军第四师第十一旅一部在皖东北灵璧县藕庄、草沟集一带,袭击抢粮的日伪军,毙日军小队长以下6人,伤伪军6人。


1944年
▲ 新四军第五师以原在豫南活动的淮南支队、信应独立第二十五团和第十三旅第三十八团等各一部共1000余人,组成新四军第五师豫南游击兵团,指挥长黄林,政治委员任质斌(兼)向豫南敌后挺进。11月,豫南游击兵团改称河南挺进兵团。
▲ 新四军第一师兼苏中军区第二军分区特务团、台北独立团强攻台北县(今大丰县)西团镇,歼伪“屯垦”警备第一纵队第五大队270余人,平毁碉堡13座。接着又攻克谢家庄、洪家垛、河口、墩头、湖北庄、朱家舍等日伪据点。
▲ 新四军第五师豫南游击兵团先遣部队五个连,分批由陡沟、明港间北渡淮河,进入正阳、明港、陡沟间三角地区,随即以正阳胡冲店地区为中心,开展地方工作,建立立足点。
▲ 中共丹北中心县委《丹北16个月反“清乡”斗争基本总结》。


1945年
▲ 新四军参谋处向叶剑英报告:皖东顽、伪勾结配合,侵占我含和地区详情。
▲ 中共淮北区委下达粉碎敌人打通淮河企图的紧急指示:立即在干部与群众中进行广泛而深入的动员,说明敌人打通长淮之企图,出扰之必然性,打破干部和群众的观望和侥幸心理;对淮河及洪泽湖沿岸的市镇要点,要进行彻底的破坏,一切可能被敌人利用的公私建筑物,不论其价值如何,均一律拆除,并将拆下的砖瓦、石头、木料等完全运走,不留一点东西给敌人;根据敌人可能占领之市镇,立即准备封锁和围困工作;动员组织民夫挖封锁沟,建立守望堡垒;整理民兵、划分防区;准备各种封锁器材和武装举行围困及反“扫荡”演习;这些工作都是异常紧急的措置,统限于接得通知后10日内完成。


1946年
▲ 华中野战军第二师兼淮南军区主力奉命撤出淮南地区,留下第六旅第十六团和部分地方武装坚持游击战争。第六旅撤至苏北与第五军分区合并为第六旅兼第五军分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