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新四军历史上的今天(7月13日)

7月13日


1937年
▲ 红二十八军政治委员高敬亭从鄂东到皖西岳西县南田村,与中共皖鄂特委书记何耀榜会合,看到姜术堂从西安带回的中共中央有关国共合作的文件,即召开干部会议,商讨同国民党谈判事宜。15日,高敬亭致函国民党鄂豫皖边督办公署主任卫立煌建议停战谈判,共同抗日。20日,卫立煌派刘刚夫为代表到岳西与高敬亭派出的代表何耀榜接触。22 日,双方就停战、改编后部队的性质和独立自主等问题,进行反复协商。27日达成协议。28日高敬亭(化名李守义)和刘刚夫,分别代表双方在协议书上签字。


1940年
▲ 新四军新二支队新三团,在镇江石马庙附近击退日伪军180多人的进攻,毙伤日军30余人,伪军10余人。


1941年
▲ 新四军第七师独立营一部于蒋福安附近伏击企图“扫荡”无为县尚礼岗(开城桥西北)等地区的开城桥敌伪约150余人,毙敌1人、伤3人。


1942年
▲ 中共中央华中局决定苏中行政委员会改为苏中行政公署,主任管文蔚。 
▲ 陈毅、赖传珠电示傅秋涛、孙仲德,指出:“对皖南战略,目前仍应站在自卫立场,坚持扩大游击据点,进行广泛的抗战团结动员的统战工作,以打破敌方的‘清剿’计划。”“皖南顽军尚无后撤征象,我军不应于此时轻举妄动,以示我们以团结抗战为重,不乘人之危,从而争取政治优势,开展友军工作,造成各种有利条件,作为南进的基础。”
▲ 陈毅、赖传珠电示傅秋涛、孙仲德,指出:此次刘焕安(皖南游击大队大队长)的牺牲(由皖南到七师师部汇报途经铜陵时,遭日军伏击),应引起我们的警觉和切戒;皖南游击区的领导干部,因沿途安全无保障,不应轻易亲到根据地来;你们及区党委对皖南各游击区的工作,只作政策上、原则上的指导,放手让他们独立活动,不要过于约束他们,好使他们能根据具体情况进行机动。
▲ 粟裕电示新四军第十六旅:你们提议必要时集中主力团向顽后方进攻,不妥。毛泽东最近对江南及浙赣路方面工作中已明确指出,只宜发展游击战争,主力不宜南进。因此你们只能积极防御,不宜进攻。只有在顽向我进攻,而我在政治上有理、军事上有胜利把握时,才予以有力打击,一次解决战斗,然后提出停战合作,和平谈判,以争取不再引起其继续向我进攻。如无胜利条件,则应避免决战,以免受损。


1944年
 ▲ 刘少奇、陈毅电示张云逸、饶漱石、赖传珠:准备迎击国民党军的进攻,在任何情况下,我皖中阵地必须坚持,你们可考虑,必要时由三师方面增调部队到淮南,增强斗争力量,以便予桂顽以打击,而推进大别山的工作。但在目前条件下,主动的去进攻桂顽是不妥当的。
▲ 延安《解放日报》刊发《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介绍“新四军的建立与概况”、“七年来华中的对敌斗争”、“新四军过去一年的战斗”、“华中抗日根据地的形势”。


1945年
▲ 新四军军部发布命令,以苏浙军区第二纵队第三、第四、第五支队编为纵队第一旅,纵队副司令张翼翔兼任旅长,参谋长谢忠良(兼);以张俊升部(11日起义)编为纵队第二旅,纵队副司令张俊升兼第二旅旅长,政治委员王仲良,副旅长张景南,参谋长徐学道,政治部主任朱人俊。


1946年
▲ 中共中央军委致电陈毅等,通告周恩来12日南京来电内容:苏北大战即将开始,蒋军将由徐州向南,由津浦路向东,由江北向北,三方面同时动作,先求解决苏北,然后打通津浦路、平汉路。同时还指示:“在此情况下,待敌向我苏中、苏北展开进攻,我苏中、苏北各部先在内线打起来,最好先打几个胜仗,看出敌人弱点,然后我鲁南、豫北主力加入战斗,最为有利。”
▲ 华中野战军第一、第六师,第七、第十纵队,第五旅和苏中军区部队发起苏中战役,至8月31日,七战七捷,共歼国民党军六个旅,五个交警大队,约5.3万人。这次战役获得的内线歼敌的宝贵经验,得到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高度评价。
▲ 苏中战役七战七捷首战——宣(宣家堡)、泰(泰兴)战斗:是日夜,华中野战军第一、第六师和第七纵队分头向宣家堡、泰兴城和佴家庄发起战斗,激战至15日拂晓,歼国民党军整编八十三师十九旅大部,初战告捷。华中野战军第六师第十六旅第四十七团政治委员彭茂标在泰兴战斗中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