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新四军历史上的今天(6月6日)

6月6日


1938年
▲ 新四军先遣支队在溧阳西北与100余名日军激战,并袭击上沛埠之敌军。


1940年
▲ 中央军委电示项英、陈毅:汪精卫在南京登台,我苏北新四军部队应积极反对汪精卫,打击日伪军,并应乘此时机扩大自己的部队,在敌后肃清反动势力,建立根据地。我们反汪运动及战斗胜利的消息,应尽力设法传播到上海去。
▲ 刘少奇致电毛泽东、王稼祥并朱德、彭德怀、张云逸、彭雪枫:根据各方情况,目前我江北部队应首先向东发展,向西防御,集中主力打击韩德勤,大体上解决苏北之任务,以后集中主力向西解决皖东、皖东北问题。
▲ 刘少奇致电毛泽东、王稼祥(并致朱德、彭德怀、彭雪枫),报告江北新四军各部(新四军第四、第五支队、李先念部、张爱萍部、彭雪枫部)活动情况。
▲ 昨晚,段焕竞率新四军新六团第二营发动群众破坏二圣桥附近公路后,在句(容)二区的东、西宋庄等地宿营。今晨,日军纠集驻句容、天王寺、薛埠、金坛等11个据点的3000余人分进合击第二营驻地。中共句容县委组织部长李珊得到情报后,立即通知第二营,即分散突围,在唐家边、丁家边、龙岗、石头岗一线与日军遭遇,团长段焕竞负伤。3天后,部队集中在史家边一带休整,粟裕亲临总结经验教训。


1941年
▲ 中共中央军委华中分会(暨中共中央军委新四军分会)在盐城召开扩大会议,历时2天,陈毅作关于建军工作的报告(后整理成《论建军工作》),刘少奇就各项工作作重要讲话。会议检查总结新四军组建以来的建军工作,清算前期在建军工作中削弱共产党的领导、过早实行“精兵主义”、追求形式上的正规化等错误倾向。提出要把新四军建设成正规化党军,坚决执行党的政策和法令,完成党赋予的任务。强调从“加强政治委员制度和政治工作制度,健全党的组织,加强党的领导,充分发挥连队党支部的堡垒作用”;“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增强干部的党性;加强军事训练和司令部工作建设”;“加强行政管理,健全后勤工作。确定建立军区和军分区,以加强对地方武装的领导,建立地方兵团,大量发展自卫军,以利抗日根据地的坚持”等三个方面加强部队建设。
▲ 新四军苏中军区召开地方武装会议(新四军苏中军区地方县团有:二分区的东台、泰东、兴化三个独立团,三分区的靖江、如西、泰兴、泰县四个警卫团),次日粟裕作《关于苏中地方武装建设问题》的报告。
▲ 中共路西北特委《八个月来群众工作的总结和今后工作的决定》。


1942年
▲ 陈毅等致电中央军委、抗大总校并各分校,华中抗大总分校于6月1日在阴空寺举行开学典礼。
▲ 陈毅签发华中局、军分会关于夏收与秋收之间工作的指示。
▲ 粟裕关于国民党“忠义救国军”北犯和南撤经过电示十六旅并报陈毅、饶漱石、赖传珠:“忠救”到金丹武区,为求立足可能,在该地与我摩擦。我应设法集中优势兵力,予以有力的打击,如因敌伪据点不便集中主力时,应在有利时机予以奇袭,逐渐消耗。但该部战斗力相当强,你们不可轻视。如仅以三个连兵力进击之,万一不利,则你们在苏南工作将会受到影响。你们应慎重留意。我已令十八旅继续派兵南渡,加强活动,开展工作,以防“忠救”再行北窜。
▲ 南进支队(5月,浙东军分会与绍属特派员杨思一商议,决定由“暂三纵”二大队及四明游击指挥部独立大队组成南进支队,代号“达谊部队”)从余姚渡曹娥江西进,经汤浦到王坛,西穿会稽山,6月中旬在嵊县西乡寺西园与绍属特派员杨思一会合。月底到达诸北枫桥(暂三纵:国民党苏鲁战区淞沪游击队暂编第三纵队)。
▲ 关押在上饶集中营的新四军官兵和其他“政治犯”,在特务宪兵押送下,向福建转移。第六中队党支部研究决定在转移途中伺机暴动。


1944年
▲ 为了准备在杭州湾北部建立立足点,便于与苏南和浦东打通联系,浙东游击纵队五支队一大队和海防大队一中队,临时组成海北支队,由张季伦、曾平、金子明率领,北渡杭州湾在海盐澉浦西南登陆,在海北地下党的配合下,打击日伪,8月26日,部队撤回三北,海北支队随之撤销。
▲ 新四军第四师兼淮北军区所属部队对以张楼据点为中心的伪淮海省剿匪支队第六总队张海生部发动攻势,历时45天,共歼日伪军800余人,其中俘日军5人,伪军530余人,控制了睢(宁)泗(县)公路全线,扫清了泗县周围据点。


1945年
▲ 张云逸、饶漱石、曾山、赖传珠再电示粟裕、叶飞并报中央“应按3日电部署江浙工作,并指出:目前发展江南与过去发展苏北的环境和条件是不同的。苏北为完全敌后,顽军与后方孤立隔绝,我只须取得数次有决定意义的战役胜利后,即可基本解决问题,同时在决战中,我们对力量的消耗亦较少顾虑,因局面打开后即可转向全面巩固与发展。但江南完全不同,如果敌情无新的变化,则顽、我斗争必为长期艰苦纠缠,决非数次战役的胜利能够解决问题。如果我们此时与顽陷于连续消耗战斗中,则对我极不利,国顽则正希望从连续不断战斗中来达到疲惫、消耗、削弱我们”。


1946年
▲ 中共中央电示华东局和华中分局:“力争和平,但具体工作必须是一切都准备打。”
▲ 华中军区政治部发出粉碎国民党军新进攻的动员要点,指出:国民党的精锐部队攫取东北,围攻中原,在江南进行清乡,在其他各地发动进攻,已先后占我六合、靖江、泰兴、定远等县城,血洗我南通地区,现正企图夺取苏中。我决心粉碎敌人进攻,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保卫华中,保卫苏中,策应东北。
▲ 华中军区司令员张鼎丞在淮安发表谈话,对国民党军的进攻表示要坚决自卫,消灭敌人,保卫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