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新四军历史上的今天(5月4日)

5月4日


1938年
▲ 毛泽东就新四军发展、进行华中敌后游击战争问题指示项英:“在敌后进行游击战虽有困难,但比在敌前同友军一道并受其指挥反会要好些,方便些,放手些。敌情方面虽较严重,但只要有广大群众,活动地区充分,注意指挥的机动灵活,也能够克服这种困难,这是河北及山东方面的游击战争已经证明了的。在侦察部队出去若干天后,主力就可跟行,在广德、苏州、镇江、南京、芜湖五区之间广大地区创造根据地,发动民众的抗日斗争,组织民众的武装,发展新的游击队,是完全有希望的。在茅山根据地大体建立起来之后,还应准备分兵一部进入苏州、镇江、吴淞三角地区去,再分一部渡江进入江北地区。在一定条件下,平原也是能发展游击战争的……薛岳等的不怀好意,值得严重注意。但现时方针不在与他争若干的时间与若干里的防地,而在服从他的命令,开到他指定的地方去,到达那里以后,就有自己的自由了。尔后,不要对他事事请示与事事报告,只要报告大体上的行动经过及打捷报给他。此外,请始终保持与叶挺同志的良好关系。”

1939年
▲ 新四军军部召开纪念五四运动20周年大会。
▲ 新四军第二团、江南抗日义勇军挺进纵队各一部夜袭镇澄公路上的孟河敌伪据点,破坏孟河公路大桥3座,毙敌6名。
▲ 新四军第六游击大队在湖北礼山县东桥店以西地区,袭击从礼山河口、夏店分两路围攻的日军第三十九师团一部,毙伤日军30余人。

1940年
▲ 中共中央向东南局发出《放手发展抗日力量,抵抗反共顽固派的进攻》的指示,指出:“在一切敌后地区和战争区域,应强调同一性,不应强调特殊性,否则就会是绝大的错误。不论在华北、华中或华南,不论在江北或江南,不论在平原地区、山岳地区或湖沼地区,也不论是八路军、新四军或华南游击队,虽然各有特殊性,但均有同一性,即均有敌人,均在抗战。因此,我们均能够发展,均应该发展。”“所谓发展, 就是不受国民党的限制,超越国民党所能允许的范围,不要别人委任,不靠上级发饷,独立自主地放手地扩大军队,坚决地建立根据地,在这种根据地上独立自主地发动群众,建立共产党领导的抗日统一战线的政权,向一切敌人占领区域发展。例如在江苏境内,应不顾顾祝同、冷欣、韩德勤等反共分子的批评、限制和压迫,西起南京,东至海边,南至杭州,北至徐州,尽可能迅速地并有步骤有计划地将一切可能控制的区域控制在我们手中。”“在国民党反共顽固派坚决地执行其防共、限共、反共政策,并以此为投降日本的准备的时候,我们应强调斗争,不应强调统一,否则就会是绝大的错误。”“这种斗争,应从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出发,也就是自卫的原则、胜利的原则和休战的原则,也就是目前每一具体斗争的防御性、局部性和暂时性。”“我们的任务,是坚持地猛力地执行中央‘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这三项唯一正确的方针,用以达到克服投降危险、争取时局好转的目的”。
▲ 中共中央就新四军各支队发展方向与任务电示项英、陈毅:指出“同意军部后方机关及皖南主力移至苏南,惟请注意皖南力量不要太弱,并须设置轻便指挥机关,以便坚持皖南阵地并发展之”。新四军第一、第二、第三支队主力的主要发展方向,不是溧阳、溧水、郎溪、广德等靠近中央军之地区,而是在苏南、苏北广大敌人后方直至海边之数十个县。尤其是长江以北地区,请按这个方针部署兵力,分配指挥人员及指挥机关,在郎广、两溧只应配置一部分兵力及一部分人员、机关,并须在适当时机取得该地政权。在吴淞口、镇江之间,镇江、南京之间及芜湖以西之沿江南北两岸,控制多数渡口。发动群众,建立政权,创立地方游击部队。务不使敌人切断渡江交通。应责成第四、第五支队恢复无为县。 “速令叶飞在北岸扩大部队,建立政权,不要顾及顾祝同、韩德勤、李明扬之反对”。 
▲ 毛泽东、王稼祥致电刘少奇:“望令叶飞部开返苏北,在苏北地区放手发展,在今年内至少扩大至 2 万人枪。严令叶飞定出分期实现计划,立即动手在高邮、泰县、泰兴、靖江等县建立抗日民主政权,放手发动群众,发展党的组织。”

1941年
▲ 中共中央复刘少奇、陈毅等1日电:“一、同意中原局改用华中局名义。二、同意华中局委员分工。三、军分委以刘少奇为书记。”因刘、陈未收到此电,5月19日刘少奇又请示中央,5月20日,中共中央回电重申上电内容,并同意以饶漱石代理新四军政治部主任。
▲ 刘少奇致电中共中央、陈云、李富春并转郭述申、戴季英:淮海区处陇海路南、灌河北、盐河西及运河东,包括淮阴、涟水、灌云、沭阳、宿迁、泗阳、东海七个县及邳县两区。运河西、邳睢铜边工作未与皖东北打通前,亦归淮海区领导。并详细报告党的组织、政权建设、地方武装情况。
▲ 陈毅、刘少奇、赖传珠发出指示,对加强部队整训提出提高政治教育、建立正规军生活制度、加强部队军事教育、加强支部建设、改善领导方式等要求。
▲ 王稼祥、谭政、傅钟致电黄克诚并转陈毅、刘少奇提出对被俘日军师旅团长家属的处理应将俘虏押解师部或附近其他高级机关处理并予以优待,防止虐待和在紧急情况中被迫任意处置。
▲ 新四军第二师在皖东天长县张公铺镇,以该师军政干部学校为基础,成立抗大第八分校。校长张云逸(兼),副校长罗炳辉(兼),教育长冯文华,政治部主任高志荣。辖七个队(不久改为六个队)。1943年8月,抗大第八分校整编为新四军第二师教导团。团长冯文华,政治委员刘毓标,参谋长黄元庆,政治处主任朱云谦。1945年8月,第二师教导团撤销。
▲ 新四军第二师第五旅、第三师第九旅和第四师第十旅分头开进洪泽湖地区(一说“5月1日”),联合清剿洪泽湖地区的顽匪,历时月余,迫使顽水警大队缴械投降,主要湖匪被歼。洪泽湖、成子湖为新四军控制,成为稳固的抗日根据地。
▲ 锡宜武三县行政委员会召开扩大会议,到会各界人士100余人。正在太滆地区视察的新四军第六师师长谭震林和廖海涛到会作指示。
▲ 晨,新四军第四师第十二旅西移途中,旅直在袁店集与临涣之敌100余人(附炮2门)遭遇。旅直特务连即利用村落掩护主力通过,激战后突围。全连阵亡战士11名,负伤22名,失联43名。

1942年
▲ 淮北苏皖边区青年委员会在淮北中学召开边区青年代表大会,纪念“五四”青年节,并成立总青救会。

1943年
▲ 中共淮北苏皖边区委员会发出《关于开展整风学习的通知》决定由邓子恢、刘子久、刘瑞龙、彭雪枫、吴芝圃、张震、冯定等7人组成边区学习总委员会,主任邓子恢,副主任刘瑞龙。
▲ 江渭清发表《致友军官长书》,指出:“团结抗战是我们一贯的主张,希望友军三思。以国家民族为重,撤回原防,我们是既往不咎的”。

1944年
▲ 新四军第一师兼苏中军区政治部下发《帮助群众夏收夏种与自己动手生产》的动员大纲。

1945年
▲ 毛泽东电示王震、王首道并郑位三、李先念:“顽方既以六个师向你们进攻,你们可以采用机动作战,在你们考虑成熟之后,即可执行。机动办法,或以大部向修(水)、铜(鼓)行动一次,或由王震率精干支队向南行动,均由你们依据情况考虑决定。”“湘鄂赣边区根据地必需创立,以为南北枢纽,区党委组成问题,中央另电通知”。

1946年
▲ 中共中央通过关于《关于清算减租及土地问题的指示》(又称“五四指示”)。指出:“解决土地问题,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是一切工作的基本环节,全党必须认识这一点。”“如能在一万万几千万人口中解决了土地问题,即可长期支持斗争,不觉疲倦”。“只要我们实行了土地改革,农民得到土地,我们的力量更强大,则更能巩固地团结他们。”根据国内矛盾已上升为主要矛盾的情况和农民群众迫切要求,将减租减息政策改为没收地主土地分配给农民的政策。
▲ 中共中央华中分局发出关于保卫解放区,粉碎国民党军新进攻的指示。指出:国民党不惜破坏政协决议,在全国范围内调兵遣将,掀起反共逆流,积极准备全面内战:在津浦线以顾况同为主力,企图打通徐济;而在中原方面,国民党已开始向我第五师(指中原军区)进攻;南通、海州、扬州、泰州、徐州、蚌埠一带也布置进攻我华中解放区,以配合其他各路之作战,全国性的大规模内战即将爆发。为此,华中全党全军各级政府、全体人员,必须立即动员起来,集中力量,协同一致,争取自卫战争的胜利。“各分区、各县地方党与政府必须立即整顿与健全战地后勤组织及工作,备足粮草,组织民夫,调整交通运输,以保证部队战斗时的充分供给。各分区后勤委员会或战地工作委员会,统受军区司令部、政治部派往前线的指挥所领导。必须立即充实县队及边沿区队,整顿民兵,维持治安,配合部队行动。在发生战争时,边沿区及重要城镇可实行戒严。对反动特务或乘机捣乱危害我军战斗行动及后方治安者,可授权各该县区及时逮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