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新四军历史上的今天(4月28日)

4月28日


1938年
▲ 刘少奇复彭雪枫25日电:贵处目前中心工作是在各重要地区打下巩固基础,以备将来迎击日寇进攻。目前应埋头苦干,准备武装与地方党的工作,不要虚张声势,避免与国民党“西西”派正面冲突。教导队如可能应继续办,大批训练干部,尤其要注意军事干部的训练,这是中心工作。
▲ 新四军军部从第一、第二、第三支队抽调干部战士400余人,组成的先遣支队(司令兼政委粟裕、政治部主任钟期光,下辖三个侦察连)是日从皖南出发,到苏南敌后进行战略侦察。5月19日该队抵达江宁铜山,进入苏南敌后地区,实施侦察。


1939年
▲ 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一团一部在皖南铜陵县顺安以南塌里王设伏,击毙日军16人,伤日军14人。
▲ 八路军陇海南进游击支队展开邳县战斗,次日再度收复邳县县城,毙伤伪军64人,俘虏伪军93人。


1940年
▲ 刘少奇21日离开半塔集赴皖东北视察、指导工作。是日抵达泗县罗岗,先后听取了刘瑞龙、张爱萍、金明、江华等关于皖东北工作的汇报。
▲ 陈毅致电毛泽东、王稼祥,提出新四军皖南、苏南力量合并统一,“新四军江南部队皖南、苏南力量相等,合则两利,否则两面孤单,而且目前主要发展方向是苏南。我们在苏南敌后充实力量后再南进天目山脉,西取黄山山脉是比较稳当的事。军部东移,领导力量增强,干部加多,且可控制主力在手中以应付事变,并提高质量,故为比较稳妥政策”。
▲ 新四军第六支队部队破击铁路,在安徽省萧县西北黄口车站以西颠覆敌火车一列。


1941年
▲ 宁绍地区沦陷后,毛泽东、朱德等给刘少奇、陈毅、饶漱石的电报中指出:“敌占宁波、奉化、温州、福州,如系久占,你们应注意组织各该地之游击战争。有地方党者,指导地方党组织之,你们派少数人帮助之;无地方党者,由你们派人组织之。从吴淞经上海、杭州、宁波直至福州,可以发展广大游击战争。上海杭州线的军事领导不可仅委托谭震林,他一人管不到许多,有单独成立战略单位之必要(此区有大发展前途),可划为第八师区域”。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接到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这个指示后,30日决定开辟浙东的任务暂由新四军第六师师长兼政委、江南区党委书记谭震林负责。
▲ 陈毅、刘少奇电示彭雪枫:我们认为四师作战甚久,目前迫切需要休整补充,但在路西又不可能,故以主力路东休整、布置阵地,作持久打算为好。 
▲ 洪学智率抗大总校华中第二派遣大队教职员工100余人,由河北省邢台县浆水镇到达苏北盐城,加强抗大第五分校的教学力量。洪学智任第五分校副校长。
▲ 新四军第十六旅在宜兴闸口召开成立大会。第十六旅全体指战员致电中共中央军委,表示“与江南同胞戮力同心”,“巩固斗争阵地,完成光荣伟大之任务”。


1942年
▲ 新四军军部电示各师,立即组织武装保护夏收,并动员部队帮助群众收割。


1943年
▲ 新四军政治部发出关于防止日军假投降的指示:对一切自动投我的日本官兵,一面当表示诚恳欢迎,另方面必须进行严格审查、追究,非经长期考查及有事实和行动的证明,不可轻予信任。对一切日敌俘虏及自动投我的日兵,均须直接解到或拘押到我党、政、军首脑机关附近,一般在我领导机关较远而又便于监视或监禁的地方。在游击地区与无敌军工作经验同志的地方,敌军俘虏采取随捉随放的方针。
▲ 新四军第六师第十六旅旅长王必成、政治委员江渭清向国民党江南行署、第三十二集团军、五十二师、一九二师、挺进军二纵队、保安一纵队、忠义救国军发出《为反对进攻新四军、残害江南人民、破坏团结抗战,向友军提出严重抗议书》。指出:“望以国家民族为重,放弃反共成见,改善苏南国共两党关系,互相合作共同坚持抗战,争取最后胜利”。
▲ 中共苏皖区委就顽军“清剿”进攻给各县县委的指示信,指出苏皖斗争形势仍然是敌、顽、我三角斗争的形势,今后会更加残酷、更加困难,战斗更加频繁,但这种困难是暂时的,必须提高全党全军的斗争意识,在坚持苏南敌后斗争总的方针下,今后一切具体工作必须坚决、迅速地执行区党委屡次的指示精神,贯彻精兵简政,厉行节约,加强边区、敌占区的敌伪军工作。


1945年
▲ 新四军第十八旅兼苏中军区第一军分区第五十二团、特务五团、江都县独立团和军分区特务营在高邮以东三垛河口设伏,全歼伪军第五集团军独立团和日军两个中队共1800余人。毙日军中队长以下240人,俘日军三本顾问以下7人、伪军少将团长马佑铭以下958人,受到新四军一师师部、苏中军区和新四军军部的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