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新四军历史上的今天(4月12日)

4月12日


1938年
▲ 新四军秘书处实力统计表,已集中的有军部633人、第一支队2366人、第二支队1270人、第三支队1915人、第四支队3136人;尚未到达岩寺的还有浙南、闽东、闽西、闽中等地游击队1009人,全军共计10329人。


1939年
▲ 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会议,听取刘少奇关于华中工作的报告。会议指出:六中全会决议发展华中的方针是正确的,现有两万党员,将近两万军队,这是很大的成绩,比华北的发展更大。现在敌人准备大举进攻华北,派大臣及大将到华北部署大的进攻,将来趋势我们经济将更困难,部队也将缩小,地区也将缩小。现在全国共产党与游击战争的主要发展方向是华中。


1940年
▲ 中共中央军委发出关于对待中间派方针的指示,要求对中间派采取“直接派人或间接托人或公开寄信、发传单,表示我们完全不愿同他们摩擦,请他们顾全大局,保存友谊,以免两败俱伤,渔人得利”;“当他们迫于某方命令向我进攻时,我应在不妨害自己根本利益条件下,先让一步,表示仁至义尽,并求得中途妥协,言归于好”;“当他们不顾一切向我进攻,妨害我之根本利益时,我应对其一部分给以坚决打击,作为警告,打后仍求得互相妥协”。“只有中间派转变成了坚决的不可变化的顽固派……才采取完全决裂政策,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消灭之”。“中央军对我进攻时,亦须同样采取此方针。因为中央军各级长官中只有一部分军官及政训系统是顽固派,其他多是中间派,亦有一部分进步派,决不能把中央军完全看成都是顽固派”。

 
1941年
▲ 日军集中1000余人、伪军5000余人开始“扫荡”苏中三分区。新四军第一旅第一、第二团在泰黄线上(泰兴至黄桥),围攻姚家岱、失迷两据点,歼日军30名,俘日军2名,歼伪军500余名。
▲ 新四军第二师第十一团袭击黄泥岗,俘伪军中队长、分队长各1人。


1943年
▲ 粟裕复电新四军第一师第十六旅王必成、江渭清,指出今后苏南可能是延续的摩擦与反摩擦斗争的局面。提出在自卫原则下,求得在一个战役中迅速、有利地解决一个战斗,即适可而止,以便休养兵力,准备应付可能继续到来的顽军的第二个战役进攻的作战方针。同意11日电的部署,同时进行大规模的政治攻势,取得政治上对我更为有利的局面。对俘虏,大量优发路费,分头送往顽方,以动摇其军心,但其中优秀者可以争取。并指出特别注意各兵团密切协同,这是决定兵团战斗胜利的条件之一。
▲ 国民党军第三战区第三十二集团军副总司令陶广,指挥第五十二、第一九二师及江苏省保安第一纵队、挺进军第二纵队等部共十三个团入侵苏南溧阳、溧水地区抗日根据地。新四军第十六旅和抗大第九分校等部被迫自卫,苦战三昼夜,经历曾甲、上兴埠、七里山、榆树岭、观山、铜山、芝山、曹山、回峰山、北经巷、和尚山等战斗,歼其一个多团。但因兵力悬殊,我军被迫撤出溧阳、溧水地区。


1944年
▲ 毛泽东在中共中央西北局高级干部会议上作关于学习和时局问题的报告。这个报告和同年5月20日在中共中央党校第一部的报告,合并整理成《学习和时局》一文。指出: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现在的任务是要准备担负比较过去更为重大的责任。我们要准备不论在何种情况下把日寇打出中国去。为使我党能够担负这种责任,就要使我党我军和我们的根据地更加发展和更加巩固起来,就要注意大城市和交通要道的工作,要把城市工作和根据地工作提到同等重要的地位。”


1946年
▲ 中共代表团关于叶挺等遇难的讣告:本党中央委员王若飞同志、秦邦宪同志,新四军军长叶挺同志,解放区职工联合会筹备会主任邓发同志,第十八集团军中校参谋李绍华同志、副官魏万吉、赵登俊两同志,偕同贵州教育界前辈黄齐生先生及其孙黄晓庄先生,叶军长夫人李秀文女士及其女叶扬眉、子叶九、女工高琼,于本月八日乘美机由重庆因公赴延,不幸因气候变化,方向迷失,在当日下午于山西兴县东南之黑茶山遇险机焚,与美军机师四人全体遇难。若飞诸同志与黄齐生先生正为和平、民主、团结、统一之实现,竭精殚思,奔走呼号,不遗余力,竟以飞机遇险,一时俱丧,不仅本党之重大损失,实亦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之不幸。哀痛之情,匪可言宣。除另择期举行追悼外,特此讣告。即祈矜鉴!次日重庆《新华日报》全文刊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