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新四军历史上的今天(11月18日)

11月18日


1939年
▲ 新四军参谋长兼江北指挥部指挥张云逸,致电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兼河南省政府主席卫立煌,要求严惩制造“竹沟惨案”的凶犯,抚恤遇难人员家属,并保证抗日军人及家属的安全。


1940年
▲ 中共中央批转陈毅《关于苏北统战工作的经过与主要经验》的报告,要求各部队团以上干部“深切研究统战策略,破除其狭隘而不开展,顾小利而忘大利,逞英雄而少办法的观点”。陈毅在这份报告中说:黄逸峰、季方均为苏北人,他们以重庆党政委员会视察员身份回苏北,通过他们开展统战工作,对于中立两李、税警团均有帮助。
▲ 项英致电毛泽东、朱德并周恩来、叶剑英、刘少奇,报告叶挺与顾祝同谈判情况:希夷已于18日回军部。见顾祝同谈(上官云相参加)无具体解决,仅要我军北移。允经苏南,不批准驻地,限12月1日起苏北、皖南同时北移。顾对叶所提补充,只说转呈军何(应钦)批准;对移动安全,则说以政治人格担保;而对汤恩伯调兵事,推说不知,因此对停止进兵为第一问题之谈判不能实现。顾之态度,显然以局部解决方式逼我北移,可以发见国民党之方针,对北守南逼中打之企图,此事中央具体方针和指示如何,以便此间作具体布置(移或拖)。北移方针当无问题。如依目前情况确定速移,则我们仍再交涉北移期限延长,无论如何弄点补充,并作各种实际之准备和布置;如认目前局势有拖下之必要,也请指示,以作应付。
▲ 刘少奇、陈毅、赖传珠致电中共中央,报告华中顽我近况,提出击退顽进攻的四个方案:立即先机解决韩(德勤);现不解决韩,待汤、李进攻紧张时找到理由再解决;决心在不得已时放弃苏北,我与韩立即和解,向韩及东北军作大的让步;华北及江南迅速增兵华中,力保皖东、皖北,我各部暂不动,静观变化。


1941年
▲ 陈毅到新四军第四师第九旅视察,并在该旅召开的欢迎大会上宣布:调张爱萍任第三师副师长,韦国清改任第九旅旅长,康志强任第九旅政治委员。
▲ 中共苏皖特委对今后工作作出决定,今后工作:坚持江南长期斗争、彻底转变组织工作、开展交朋友工作、完成扩军任务。
▲ 新四军第一师第二旅一部攻克苏北盐城以西新河庙日伪据点,全歼伪盐城特务总队第三支队200余人。


1942年
▲ 陈毅、饶漱石、赖传珠电示中共浙东区委员会,指出:敌后为我最好的发展地区,浙东形势南进暂无可能,四明、会稽地区为敌顽接合部,必须首先在巩固三北敌后地区的条件下,才能在四明、会稽作敌、顽、我长期性的三角坚持。如不首先巩固三北,平均使用兵力,必造成以后极大困难。因此区党委及浙东主力应移三北作统一三北的工作,而四明、会稽地区则暂保持游击坚持工作。这个工作应立即付诸实施。所谓统一三北工作,一面依靠群众,一面依靠对“忠救”各部采取中立争取、分化、抗击,分别多方不同的政策,纯粹用武力统一是不对的。
▲ 陈毅、饶漱石、赖传珠电示新四军各师应进行必要的反“扫荡”动员、部署与准备。对敌战术,以不失时机,坚决打击敌人,驱逐敌人,不让敌人建立据点为原则。


1943年
▲ 鄂豫边区党委发出关于彻底开展整风运动的指示,要求边区全党抓紧目前相对稳定的局面,立即全面开展整风运动。


1944年
▲ 中共盐阜地委发出关于打击伪军孙良诚部的紧急通知:据息,孙良诚先头部队万余已开至海州,即将来苏北地区接防。各县应做好打击伪军孙良诚部和反“扫荡”的思想、工作准备,特别是阜东、阜宁、涟东、滨海四县。要求:必须做充分准备,以粉碎敌人与孙良诚“扫荡”与占领自响水口至阜宁点线的企图。即使敌伪占领了此点线,亦必须积极展开群众与武装结合、政治与军事结合的反伪化斗争,以围困敌伪新占领的点线,而不准其扩大伪化。


1945年
▲ 李先念、郑位三致电中共中央:干部分配除照中央批准名单外,我们变动了两点:王树声原为中原军区第一纵队司令员,改为中原军区副司令员兼第一纵队司令员。曾传六为常委、地方军副政委(曾传六原为中原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改为副政治委员),刘型为军区副主任兼中央局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