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新四军历史上的今天(10月3日)

10月3日


1937年
▲ 张闻天、毛泽东电示张文彬(南杰):“国民党企图集中南方各游击队,我们决不可中其计,速派人传达党的正确的方针。”
▲ 顾玉良(顾建业)3日受中共驻南京代表团负责人博古和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负责人叶剑英的派遣,携带中共中央文件和给项英的信到达南昌。次日到达吉安,与陈毅会面。11日抵大余池江,将文件及信函转交项英,并向项英口头传达博古的指示:负责人可以下山谈判,但部队绝不能下山;要提高警惕;要继续扩大部队。


1939年
▲ 中共中央南方局电告中共中央书记处,叶挺已到重庆,对新四军问题他向蒋介石提出:“一、经费至少须增至30万元一月;二、江北各部队均须给以合法名义;三、经费如不加,则新四军将在其驻防区内放县长,就地筹给养。”


1940年
▲ 毛泽东致电周恩来,指出黄克诚部行动方针:“黄克诚部主力决心于本月4日开始行动,南下阜宁并拟继续向盐城推进增援陈毅。”待韩之主力与陈毅冲突后,八路即渡过旧黄河抵阜宁,望你们注意,如国民党质问,即以韩德勤屡次围攻新四军不得不增援作答。韩不攻陈,黄不攻韩;韩若攻陈,黄必攻韩。望先告何应钦制止韩之行动,否则八路军不能坐视。
▲ 陈毅发出关于韩德勤大规模向新四军苏北部队进攻的通电,指出韩德勤不进攻敌寇,专与新四军寻衅,咄咄进逼,势非消灭新四军苏北部队不可。当韩部“猛扑黄桥之际,本部退让及,势必进入激烈战斗”。呼吁迅速转呈层峰,制止韩德勤行动。
▲ 黄桥自卫战:国民党第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江苏省主席韩德勤命令部队分三路向黄桥进攻,企图消灭苏北新四军。顽方部署:以主力国民党第八十九军、第一一七师及独立六旅共1.5万余人为中央纵队,从东北方向进攻黄桥;以苏鲁皖游击总队和税警总团1.2万余人为右纵队,从西北方向进攻黄桥;以江苏省保安第一、第五、第六、第九旅及第十旅大部7000余人为左纵队,从东南方向进攻黄桥。我方陈毅、粟裕任正副指挥的新四军苏北部队三个纵队,共九个团7000余人。依据中共的统战策略,顽军苏鲁皖游击总队和税警总团中立。4日上午,韩以主力八十九军及一一七师为后队,三十三师为前锋,直逼黄桥。新四军第三纵队坚守一整天,给顽军以重大杀伤。同时,第一纵队在黄桥外高桥地区猛攻行进中的独立六旅,歼其全部。午夜,第二纵队插至分界,切断顽军归路。第一、二纵队东西合击,三纵从横桥出击,围歼顽军。至5日上午,顽军大部被歼,一部向北溃逃。6日,新四军在追击中歼敌残部于营溪,并乘胜攻占海安、东台。至此,黄桥自卫战胜利结束。是役,新四军全歼韩部八十九军、独立六旅官兵1.1万余人,其中俘三十三师师长孙启人、九十九旅旅长苗端林等军官600余人,士兵3000余人。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逃跑中溺毙于挖尺沟,独立六旅旅长翁达自杀。战斗中,新四军伤亡900余人。12月7日,韩德勤致电蒋介石、何应钦,报告苏北失败,求派大军驰援,并请求处分辞职,且龟缩在兴化地区再不敢轻举妄动。新四军黄桥作战中,广大群众积极支援,日夜赶做烧饼点心,肩挑手推,送往前线,脍炙人口的《黄桥烧饼歌》就是人民群众支援新四军作战的生动记录。
▲ 日军第十五、第一一六师团各一部及伪军共1万余人,由荻港、铜陵、湾沚等地分路出动“扫荡”皖南。4日起,皖南新四军第一、第三、第五团等部在叶挺军长指挥下,经过左坑围困战、枫坑截击战、泾县争夺战等大小战斗数十次,予日军以严重打击。至11日,共歼日伪军千余人,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收复了泾县县城。


1941年
▲ 毛泽东致电刘少奇并告陈毅:中央决定刘少奇来延安一次,并望能参加“七大”。何时可以动身盼告。
▲ 谭震林、邓振询致电中共中央,报告苏南反“清乡”准备之部署。
▲ 新四军第二师第四旅十团一部在李口子东加集与日汽艇3艘、民船载伪200余人,激战数小时,毙伤敌19人。


1943年
▲ 陈毅、饶漱石关于华中近况与新四军的部署致电毛泽东、刘少奇等:在苏南的方针基本上是“维持现状的坚持方针,并设法打通与浙东联系”;在皖江和淮南路西“加强反桂顽侵入的自卫斗争,确保并开展与五师的地区联系”;“一、三师专力对付敌伪并肃清土顽及潜伏特务”。今冬明春,干部专力整风,部队力争多进行军政训练, 民兵则大加整理。15日,中共中央军委复电同意上述方针及部署。
▲ 中共苏皖区党委发出在日军南犯占领广德、郎溪地区后,给各县(团)委的指示:“全党全军必须加紧反‘扫荡’、反‘清乡’的准备。并乘敌人南进的空隙,在广大人民、士绅中展开广泛的政治宣传,军事行动力求慎重”。


1945年
▲ 中共中央军委总参谋部发出关于国民党军争夺华北、东北、苏北兵力情况的通报。指出:顽军出动七路共约六十五万人,加之五六十万伪军与我争夺华北、东北、苏北。
▲ 中共中央华中局致电中共中央,报告浙东部队向海北、浦东撤退,因缺乏船只及遇风雨,只有一部约2000人已渡钱塘江。顽已发现我浙东部队渡钱塘江,顾祝同已令一二四师,以二个营向我追击;令二十五军以二个团,待车输送进剿。我浙东部队战斗力较弱,在顽全力阻击下,可能遭受损失。我们己令谭启龙、何克希警戒及破坏沪杭铁路,阻顽前进,如遇顽军进攻,除以一小部与顽纠缠,牵制与迷惑顽军外,其余取捷径北进,必要时可分成三四路至四五路北进,使顽目标分散。
▲ 中共中央同意王震、王首道暂时主持鄂东党委工作。并指示郑位三、李先念、陈少敏 “二王部队是一个很有战斗力的部队,望你们注意补充他们,这对你处将来作战是有作用的”。
▲ 饶漱石、张云逸、赖传珠电令新四军第二、第四师:军委2日电令指出,陇海路及津浦南段铁路破坏成绩不大,责成华中部队切实执行。为此,新四军第二、第四师应运用各种手段,力求将津浦路南段彻底破坏。军部现存淮南之炸药近万斤,二师可立即动用爆破沿线主要桥梁;四师应自行搜集炸药(亦可派人至淮南领取一部)作爆破桥梁之用。各部随时电告破路部署及执行情况。
▲ 新四军苏浙军区和地方党政干部共5万余人,开始有计划地分批撤离江南地区,渡江北上。第一、第三纵队及地方干部分路从奔牛与常州之间越过京沪铁路,从武北、澄西地区渡江到达苏中泰兴地区。第四纵队从吴兴、长兴、太湖一线经宜兴、溧阳、句容等地,随第三纵队跟进渡过长江。16日,第一、第三、第四纵队到达泰兴地区。与此同时,苏浙军区第二纵队分批渡过杭州湾至浦东,再经南汇、松江、青浦越过京沪铁路,在太仓、常熟一带渡过长江,至22日全部到达苏中南通地区。
▲ 韦国清率新四军第四师第九旅由河南永城出发,北上鲁南。
▲ 新四军第七师皖南支队、和含支队及师直、第五十六团,当晚起北渡巢湖,5日晚全部安抵巢湖北岸西山驿一带。中旬到达淮南天长地区与先期到达的第十九旅会合。至此第七师和皖江地区的地方干部共3万余人,顺利完成北撤任务。
▲ 由伪税警纵队改编的国民党“镇波军”(“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别动镇波军”)2000余人窜至武进魏村沿江,妄图堵截新四军北移。苏中第五分区特务一团在武进警卫营配合下,奔袭盘踞在魏村马庄湾的“镇波军”一个营,俘敌100余名。5日拂晓,苏浙军区第三纵队八支队在百丈大刘桥迎头痛击“镇波军”残部,毙敌100余名,俘500余名,扫清北移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