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新四军的廉政为民赢得了广大民心

新四军的廉政为民
赢得了广大民心
党的十八大加大了反腐工作的力度,是顺民心的。在改革开放、党率领全国各族人民奔小康的征途中,一些党政领导干部忘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不想无私奉献,抛弃艰苦朴素优良传统,贪图享乐、行贿受贿,其负面影响较大,使人民群众对政府失去信赖,党和政府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大大降低,抓反腐和廉政建设,势在必行。
从历史看,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夺取全国胜利,就是他们一心为民、无私奉献的行为赢得了广大民众。蒋家王朝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失去民心。因此,研究和宣传新四军历史,以史鉴今、资政育人,意义重大。
(一)抓优良传统教育,首长身先士卒。
在抓优良传统教育中,全军实行官兵一致同甘苦,军部领导以身示职。当年在军部工作过的老新四军回忆时都异口同声地说,为统一军容风纪,政委项英带头剃了光头,和战士着一样穿着灰色土布军装,扎腰带、打绑腿、走路目不斜视,并非行伍出身的项英却有让人敬佩的军人素质……在军部,项英与机关工作人员、警卫战士一起吃食堂,和士兵们同甘共苦。
军长叶挺,利用自己一些特殊条件,在海外购买军械器材、收罗各方面人才、募捐财物,呕心沥血地建设新四军。他妻子李秀文,在海外募捐,卖掉自己的金银首饰,将她父母的养老金捐献出来,购买3600支崭新德国造驳壳手枪和20多箱子弹亲自押送到皖南军部。据副官处叶钦和科长说,当时新四军团以上干部的望远镜,也都是叶挺从香港买的。叶挺军长虽西装革履、着将军服、皮靴、吃小灶,按项英说法是与国民党高级将领和三战区打交道等工作需要。据叶挺警卫员说,叶军长的衬衫补了又补,警卫员就到副官处帮他领来一件新的,叶军长拿着破衬衫反复看了看说:“把领子再补一补还是可以穿的”,坚持把新衬衫退了回去。警卫员拿着破衬衫请一针线好的老大娘帮他缝补好,老大娘惊讶地说:“哎呀,你们军长还穿这样烂的衣裳啊!”新四军军部刚移驻皖南泾县云岭时,政治部副主任邓子恢和民运部的同志在一农民家吃饭,饭是稀饭糠窝头,菜是一碗夹有白蛆的烂腌莱,大家望着碗里的白蛆不敢下筷,他首先将白蛆夹到自己碗里,再给每个同志夹一筷子带白蛆的烂腌菜,带头带动大家吃了起来,当地百姓都称赞说:“新四军的官真平易近人,是我们老百姓的贴心人。
新四军组建后,特别是抗战枪声频频响起后,全国各地青年纷纷奔赴新四军,其中有不少华侨、资本家小孩,他们争取“家财万贯”无私奉献给新四军,而自己在“保持和发扬优良传统”的感召下,和广大新四军指战员一样,过着艰苦朴素的生活。泰国华侨陈子谷,1938年1月参加新四军并加入共产党,任二支队敌工科长,他在军部参加敌工会议时接到泰国叔叔来信,要他回去接受祖父遗产,他即报告组织后回泰国,将继承的20万元遗产,又向亲友们募集到6万元,自己分文未留,全部通过银行汇给了新四军,解决了全军两个月的军饷,还购置了冬天的棉衣。他随即赶回新四军,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
新四军艰苦朴素的事例举不胜举,正如项英说的:“我军的一切优良传统,是构成我军战斗力的因素,坚强战斗力的基础,使我军能够以最劣势武器对抗优势之敌,能够逐渐由劣势转为优势,这是革命军队的特点,也是革命军队能够最终战胜敌人的基本条件之一。”
(二)爱民的纪律,赢得广大民众。
1938年初,南方8省14个地区红军游击队赴皖结集整编时,华中大片国土已沦入敌手,日军肆无忌惮地烧杀淫掳,国军大败退中的散兵游勇打家劫舍,土匪流氓的敲诈勒索,广大民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新四军开进敌后沦陷区时,军部召开排以上干部誓师大会,项英在大会上分析沦陷区形势,明确新四军任务,强调了爱民的纪律。1938年6月,军部在行军途中召开了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确定战时政治工作的“方针、任务、制度与领导方式、工作方法诸基本问题”,要求部队严格执行群众纪律,坚持不拉夫、不派款、不扰民“三不”政策,不准直呼“老百姓”,称“老乡、老大爷、老大娘、大哥、大嫂”,项英及军部领导专门制定了全军统一遵守的《三大纪律、六项要求、十项注意》,群众不让进村就露宿田野,不卖给粮食,宁肯挨饿也不动群众一粒粮食,始终将“增强群众对新四军的信任”作为发动和组织群众抗日的前提,提出“新四军江南化,江南新四军化”的目标。
粟裕率领新四军先遣队初进江南沦陷区时,民众因不了解他们,不让他们进村进屋,队伍靠近村庄,民众自卫组织就开枪驱赶他们。先遣队及开赴敌后的新四军各部队都模范地执行了群众纪律,坚决做到百姓不让进屋就不进屋,不让进村就不进村,无论多么困难都不向百姓发火,宁肯挨饿也不动百姓一粒粮食。新四军铁的纪律、爱民行为,很快从当地传开,赢得了广大民众的信任。一次粟裕率领新四军先遣队在芜湖一祠堂周围宿营,一位老大爷半夜跑来提醒说:“这里靠芜湖近,你们大意不得啊!”说完就离开了。粟裕警觉地叫醒部队转移宿营地点后,日军飞机就从芜湖飞来,对祠堂一带俯冲扫射、狂轰滥炸。陈毅派人给国民党区长樊玉林送信;因天黑樊玉琳没敢开门,两战士就在门外等到天亮樊家开门时将信递上。樊玉琳从这最初的印象中,对新四军由衷敬佩,后与新四车并肩抗战。
新四军每到一地就宣传发动群众,帮百姓做事、排忧解难,在与日军作战的同时,顺应百姓呼声,打掉一些危害乡里、百姓痛恨的“二鬼子”、“游劫队”、“游吃队”,深得民心。当地百姓很快就把新四军与一切旧军队区别开来,疑虑消除,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去找新四军诉说,关系日益亲密,依赖性逐步加大,把“出门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改为“遇到新四军、亲如一家人”,新四军在敌后很快站稳了脚跟。当年在民众中流传着“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的歌谣,涌现出父送子、妻送郎参加新四军的景象,云岭的张素莲担任妇抗会主任后,她全家11口人,除80岁婆婆和婴儿外,有8人跟随新四军参加革命。据军部文化工作委员会总干事钱俊瑞回忆,他做民运工作期间,随意到哪个老百姓家,他们便会告诉你,不是他的儿子在新四车,就是哥哥、弟弟或丈夫在新四军,所以家家都把新四军当作自家人看待。新四军某连在皖中庐江县活动时,当地青年先是三三两两,后就成群结队到连部要求参军,在提高标准、严格挑选下,仍录用200多人。
(三)抓党的建设,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
作为中共东南分局和军分会书记的项英,在抓地方党建设的同时狠抓了军队党的建设,首先将新四军中的骨干分子吸收入党,健全党的组织体系,在支队、团、营逐级建立党委和党总支,连队一律设党支部,]939年新四军的中共党员占全军人数40%还召开了全军党代会,各支队、团也分别召开党代会,使全军各部队置于中共党的绝对领导之下,从军部到各基层连队,建立健全了党员民主生活会制度,官兵平等、互相监督,有效地保持了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共产党员们的那种无私奉献、不怕牺牲、冲锋在前的先锋模范作用激励带动了整个部队。在战场上,面对日车炮火和冲上来的骑兵步兵、头顶日军飞机的炮弹和机枪扫射,共产党员以视死如归、冲锋在前的行动,带动全体官兵杀向敌群,一次次把敌人杀溃下去,便整个战场高潮迭起,直至全线胜利。在军部前沿的父子岭阵地,新四军“保团”一个营阻击日车池田联队2000多人的进攻,日军8门重炮齐轰,炸毁新四军阵地掩体,骑兵、步兵成若干梯队,轮番冲杀,被一批批打退后,又集中炮火、机枪火力覆盖新四军阵地,6架飞机在阵地上空轮番轰炸、扫射,新四军中的党员带动全体指战员跃出战壕,杀向敌群展开肉搏战,将日军杀退回去。另一股日军以稠密的火网覆盖新四军某连阵地的同时,成数路纵队包抄过去,眼看该连将全军覆没。党员连长命令第一、第二排越出阵地突围,他亲自率第三排打掩护而陷入围困中,这时三名党员并肩拉响捆满全身的手榴弹冲向敌群,使全排杀出包围圈,转战到父子岭主阵地,这次战斗取得歼日军1000多人重大胜利。据当年统计,在作战伤亡中,中共党员占60%,共产党的精神成为新四军的军魂。
(四)民众用鲜血和生命掩护新四军。
“皖南事变”后,顽军仍留下6个师5万兵力继续搜剿,泾县云岭、中村、章家渡、北贡、茂林等十几个乡镇是白色恐怖的“重灾区”,国民党党政机构成立各种反动组织,特务密探布及各地,强化地方保甲制度,实行连保连坐,他们在山地、村庄、树林中穿插搜索,新四军驻过的村庄都烧光,无数村庄残垣断壁、一片焦土,大批新四军突围部队和人民群众倒在血泊之中。
笔者爷爷的胞弟、中共党员陈保财,突围回到云岭,秘密组建了一支游击队上山坚持斗争,后被顽军抓到,严刑酷打,企图获得云岭地区中共党的情况,每天都要经受老虎凳、灌辣椒水、铁烙等酷刑,他宁死不说,每次冷水泼醒来时就痛斥刽子手,就这样持续半个多月,被折磨成皮包骨,敌人因什么也没得到,割下头颅挂在青弋江渡口示众,尸体也不准家人收。他居住的云岭南堡村,村里的房屋大部分都被敌人烧毁了,有3个新四军家属被活埋,63岁的党员陈老爹,被反动派把胡子一根一根拔光后,绑到树上,浇上汽油,活活焚烧……
在白色恐怖的日子里,皖南人民用自己和亲人的生命掩护新四军突围,很多百姓因把受伤、突围的新四军隐藏起来,被顽军抓去吊打、灌辣椒水、坐老虎凳、跪烧红的铁饼、十指钉竹签都至死不说,事例举不胜举,笔者的爷爷和奶奶三次将先后突围出来的新四军隐藏在家里,并有幸应付过了顽军的每次盘查,随后,给他们准备了锅巴等干粮从后山前往江边北上。新四军军部三科机务室主任张应平突围到笔者家后,全家人掩护他在云岭隐藏有几个月的时间,爷爷为此被顽军抓去打得头破血流,笔者多次听爷爷说,拷打他的是国民党52师一个姓季的副营长。泾县凤村一姓凤的木匠将新四军五团二营营长陈仁洪、副营长马长炎等隐蔽在旧木炭窑里,每天送吃的。顽军抓住了凤木匠,将他的牙齿打落两颗,用绳子栓住他的两个脚拇指,反吊在屋梁上,用皮鞭抽打,又将他的双手捆紧,顺着指缝钉松树枝,十指都见了骨头,面对酷刑,凤木匠坚贞不屈;中共皖南特委书记李步新等突围到铜陵县缪凤鸣家,日子并不富裕的缪家就将生蛋的老母鸡杀了煨汤给他进补,国民党铜陵警卫队得知到缪家没搜捕到,就将缪家老大抓去,在老虎凳等酷刑下也没说出李步新等下落;有位老大爷接受新四军托付不到两岁的孩子,顽军得知后,把他抓去严刑拷打、百般折磨,逼他交出新四军的孩子,老大爷宁死不交,后顽军从他家将新四军孩子和他的孙子搜查出来,要他指认,老大爷抱起新四军的孩子,含着热泪目睹顽军将他的孙子浇上汽油活活烧死……
皖南人民对新四军有着深厚的阶级感情,他们冒着极大的风险舍生忘死地掩护新四军,体现了新四军和人民群众之间休戚与共、鱼水相依的革命情谊。我们应高歌人民群众舍家支援新四军作战和用鲜血及生命掩护新四军的鱼水情,应高歌新四军那种用生命捍卫党和人民群众利益的无私奉献精神,教育当前党政干部能够以“人民公仆”姿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提高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凝聚力。
 
               (合肥  陈加胜)
 
                      (原载《铁军纵横》2013第二期)
(作者:合肥 陈加胜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