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谢团长,宁愿死,不投降

谢团长,宁愿死,不投降
    八年抗战期间,有一首歌曾经广泛传唱于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每一个爱国青年,几乎都会高唱这首壮歌: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
    四方都是炮火,四面都是豺狼。
    宁愿死,不退让,宁愿死,不投降!
    雄壮激昂的旋律如同战斗号角,鼓舞着无数战士“拿八百壮士做榜样,宁愿死,不投降”。这歌声也向世界宣告中华民族宁死不屈的决心,让全世界知道孤军奋战的八百壮士和谢晋元团长,是抗战者的伟大榜样!
率一营孤军坚守最后阵地
   1936年初,日寇加紧侵华步伐,亡我之心昭然若揭。当时,我的父亲谢晋元在第88师262旅任旅部中校参谋主任。为准备抗击日寇,部队从四川万县调无锡一带驻防。为了专心杀敌,父亲多次劝说住在上海龙华镇的母亲回广东原籍,母亲同意后,他亲自护送回乡。谁知这次分别竟成了他们的永诀。
    淞沪会战期间,我军浴血奋战,以重大牺牲为代价,消灭日军数万人,粉碎了敌人“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迷梦。但是,在敌人优势火力的攻击下,中国防线被突破,10月26日,我军全线撤退。
    为掩护数十万大军西撤。25日前,我军全线反攻,使日军不明我意图。此时88师师长孙元良受统帅部命令选派一位坚定果敢的军官,率领一支小部队据守要点,担任掩护。并要求坚持一定时日,以争取即将召开的九国公约会议谴责日本侵略行径,同时期望引起国际舆论对中国抗战的关注、同情和声援。执行这一艰难而危险的任务,唯有勇敢机警和抱定必死信念,方能完成。
    孙元良师长考虑再三,郑重选择后,命令父亲率领524团一营断后掩护。父亲接到师长手令,表示决心以生命报效国家,誓死完成任务。唯要求在原来师部所在地的四行仓库内能多留弹药,以利久战和更多地歼灭敌人。27日凌晨3时,全营在四行仓库齐集。
    四行仓库是金城、大陆、盐业、中南四个银行储蓄会的仓库,位于苏州河北岸新垃圾桥(现西藏路桥)西面,是一幢六层楼的钢筋水泥建筑,仓库内储存了几万包粮食、牛皮和丝茧等物资,由于墙厚楼高,易守难攻。部队进驻后,父亲与一营长杨瑞符集合部队作简短动员,说明奉命掩护大军撤退并据守四行仓库——这个当时上海唯一属于中国军队守卫的国土,第一营已是离开大部队的一支孤军。他要求全体官兵,抱必死决心,与仓库共存亡,剩最后一人,也要坚守阵地。
    当时全体战士情绪激昂,按命令分头设防。父亲命令各连清点人数,造好名册,以便牺牲后,按名册上报,优抚家属。他组织一支敢死队,亲自指挥,以防万一。又在仓库外布置一支部队,沿苏州河边仓库两侧布置沙袋工事,阻击敌人,掩护库内工事作业。待一切部署完毕,已近天亮了。
血战四行四昼夜毙敌200多
    27日下午,敌兵大批涌进,来势凶猛,直抵苏州河边。父亲在楼上窗口见敌接近,即下令开火。掩护部队也突然投弹、射击,与仓库楼上形成交叉火力,杀伤大批敌人,并炸毁敌战车两辆。激战两个多小时后,我警戒部队退入仓库,敌兵企图跟进,堵门攻击,我军从楼上窗口扔下大批手榴弹,敌遗尸溃逃。以后敌军小批部队轮番进攻,在我军扫射下,死伤累累,其余皆惊恐逃窜。第一天战斗,我军共消灭敌兵80余名,伤敌更多,日本侵略者受到中国人民的严厉惩罚。
    驻守新垃圾桥的公共租界英军,见我壮士孤军死守四行仓库,身处绝境,从27日晨开始,多次婉劝我军卸去武装,退入租界,并保证我军人身安全。对此,父亲坚决予以拒绝。他说:“我们是中国军人,宁愿战死在闸北这块领土之内,也决不放弃杀敌的责任。”又说:“我们的魂可以离开我们的身,枪不能离开我们的手。没有命令,死也不退。”英军听了这番话,称赞我军为“勇敢的中国敢死队员”。
    当时父亲为了迷惑敌人,对外宣称一共有800名将士参加了保卫战,实际参战的一共只有452个人,但后来大家都称他们为“八百壮士”。
   租界上的中国民众从报纸和电台广播中,从隔河传来的猛烈的枪炮声中,知道了八百壮士坚守四行仓库英勇杀敌的消息。人们奔走相告,深受鼓舞,纷纷汇集在苏州河南岸和附近高楼上观战和助威。他们不顾流弹横飞,见我军消灭了日本侵略军,就一齐拍手欢呼,高声叫好;见敌军偷袭,便大声喊叫,用大黑板写字、画图,报告我军防备。从早到晚,观战的人群川流不息,多达十几万人。在八百壮士崇高牺牲精神鼓舞下,上海各界人士自发组织起来,捐赠大批食品、药品。
    当了解到我军急需国旗时,女童子军杨惠敏冒着生命危险于夜间爬过西藏路把国旗送入仓库。后因国旗太小,市商会又派人送去特大国旗一面,长竹竿两根,旗绳一根。父亲命令将竹竿接起来,竖在六层楼顶平台上,用绳子将国旗升上蓝天,当代表国家尊严的国旗压倒了周围的太阳旗在晴空飘扬时,租界上观战的民众欢声雷动,齐声高呼“中华民族万岁!”“抗战必胜!”等口号,许多人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民众的爱国热情,进一步鼓舞了八百壮士的斗志。28日晨,父亲亲手阻击,毙敌两名。当天,我军又打退敌人多次进攻。在敌兵企图爆破仓库,用坦克掩护步兵冲击洞口的紧要关头,敢死队队员陈树生在自己身上缚满手榴弹,拉了导火索,从五楼窗口跃入敌丛,与10余敌兵同归于尽,英勇壮烈的情景,令人泪下。
    29日,我军又击退敌人水陆两路进攻,毙敌40余名。
    30日,累遭惨败的敌军,恼羞成怒,不断发射炮弹轰击,密集时竟达每秒一发,隆隆之声,不绝于耳;并以汽油浇洒,到处纵火,使仓库四周成为一片火海;还恶毒地发射毒瓦斯弹,完全不顾国际公法,致我军数人中毒受伤。日军扬言:“将不顾一切后果,采取极端手段,对付中国守军。”
    四行孤军八百壮士打击了侵略军的气焰,鼓舞了人民的斗志,成为当时举世瞩目的事件。但距离仓库近在咫尺的新垃圾桥南面,有两只巨大的煤气柜,日军遭到惨败,扬言采取疯狂手段进行报复,万一煤气柜中弹,则半个上海将化为灰烬,中外人士的生命财产会遭到重大损失。为此,公共租界当局多次电请中国政府命令孤军撤出战斗。
   10月30日晚,最高当局的撤退命令通过多种途径,一再传达到仓库,父亲感到非常突然,再三表示全体官兵均已决心死守到底,要求成全壮士们与仓库共存亡的决心。最后因军令难违,只得含泪指挥部队撤退。午夜以后,趁敌人炮火稀疏之时,我军布置三挺机枪作掩护,打灭了敌军探照灯,各连有秩序通过西藏路,经老垃圾桥撤入租界。八百壮士以弹丸之地,抗击日军数万人,激战四昼夜,毙敌200余人,伤敌无数,取得了军事上、政治上、道义上的胜利。
    八百壮士浴血奋斗的事迹通过新闻广播,迅速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目睹孤军英勇战斗的租界英军司令史摩莱少将说:“我们都是经历过欧战的军人,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比中国敢死队员最后保卫闸北更英勇、更壮烈的事了。”
孤军营中坚持气节遭杀害
    八百壮士在四行仓库血战四昼夜后,奉命撤入租界,原商定通过沪西返回部队参加战斗,不料租界当局屈服于日军压力,违背诺言,将八百壮士解除武装,羁留在胶州路新加坡路口(今余姚路)一块15英亩的空地里,上海市民称此为“孤军营”。孤军营住房十分简陋,下雨满地泥泞,生活条件非常恶劣。在艰苦的环境里,父亲督促孤军励精图治,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每天按教育、生产、体育三项内容安排时间。早晨4时30分起床,5时至7时早操军训,8时由万国商团白俄队检查人数,9时吃饭,10时至11时30分上课,4时晚膳,5时至7时教练拳术或唱歌,7时30分至8时休息,9时就寝。早晚两餐组织官兵自办,以改善孤军生活。
    他带领战士平整场地,自盖房屋,逐步开办制皂、织袜、毛巾等工厂,使战士学习技能,便于今后独立生活。生产收入除补贴生活费外,还捐款数千元,支援政府作抗战经费。他还积极领导开展文娱体育活动,教拳、打球、唱歌、组织运动会。并亲率士兵坚持出操上课,以木枪练习瞄准刺杀,还举行精神升旗典礼,勉励全体官兵,“含辛茹苦,以待光明来临”。且时为文告,激励孤岛同胞,坚定抗战必胜信念。
    八百壮士撤入租界时,日军即要求租界当局引渡。迫于我国民众的舆论压力,工部局始终不敢答应。后日伪又阴谋劫持和暗杀,多次派日本浪人或汉奸,怀藏手榴弹、短枪等武器,闯至孤军营图谋暗害,但未能得逞。
    对于父亲和八百壮士的处境,中外人士十分焦急,多次提出拟用上海难民,以到孤军营慰问联欢为名,分批将孤军调换,通过浦东游击队转道四明山游击区,重返前线。各界人士的这些要求,一一为父亲所拒绝。他严正地表示:“余自奉令撤退之始,即知今后环境之艰危,当十倍于固守四行之时。地方人士曾有私自潜离上海之建议,但经余拒绝。因余为奉令撤退,光明而来,亦当正大而去。”
    汪伪上台后,又多次派人以高官厚禄诱父变节,均遭严词拒绝。
   日伪见各种奸计不逞,便策划了卑鄙的阴谋。1941年4月24日晨5时,父亲按例率领官兵早操,当时有上等兵郝鼎诚等4人迟到,父亲即询问其原因。谁知道他们早被汪伪收买,突然取出预先带进营内的匕首及铁镐等凶器,蜂拥而上,猛刺父亲胸部及左太阳穴。父亲多处重伤,流血不止,至6时许悲壮长逝,年仅37岁。全营官兵均痛哭不止。上海各界人士闻讯,深为震惊,前往吊唁者30万人,途为之塞。5月8日,中国政府下令追授父亲为陆军步兵少将衔。
    我没有见过父亲,对他的印象来自母亲的介绍。抗战胜利后,母亲带我们4个孩子回到上海。为了家庭和许多孤军士兵的生活,她四处奔走,却毫无结果。后来,利用父亲生前关系及各种办法,解决了生活问题。她每月都给孤军士兵发放生活费,后来增加到100多人。从那时起,我就从这些孤军士兵那里了解当年四行仓库战斗和孤军营斗争的情况。我收集父亲带领八百壮士英勇抗日事迹,最终写出了《我的父亲谢晋元将军》一书,比较真实地反映了八百壮士在中国抗战史上作出的伟大历史贡献,为自己的后辈和广大青年留下了一本爱国主义教育的真实教材。
父亲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宁死不屈、反抗侵略的爱国主义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奋勇前进。
人物小传
    谢晋元(1905~1941年),广东蕉岭人。1925年12月入黄埔军校第4期,先入步兵科,后转政治科。1926年10月提前毕业,参加北伐,隶属东路军指挥部。历任国民政府军排、连、营长、旅参谋主任及团附等职。
    1931年“一·二八”事变爆发后参加淞沪抗战。1937年8月再次投入“八一三”淞沪会战中,给敌人以沉重打击。10月27日,谢晋元奉命率第88师524团第二营400多人,死守上海阵地,掩护闸北地区友军撤退。在日军的重重包围下,谢晋元率部在四行仓库奋战四天四夜,歼敌200余人,掩护其他部队顺利撤退,在中国抗战史上写下光辉一页,史称“八百壮士”。
    谢晋元与部下撤离四行仓库进入租界后被软禁。1941年4月,谢晋元被叛徒杀害。国民政府追授其为陆军少将。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等地建立晋元中学、晋元路等,以纪念这位民族英雄。
作者简介
    谢继民,男,1936年生,广东省蕉岭县人,谢晋元将军次子。上海市杨浦区人大常委会第十、十一、十二届副主任。上海市人大第十、十一届代表。民革第七、八、九届中央委员,上海市黄埔军校同学会亲联中心顾问。著有《我的父亲谢晋元将军》一书。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