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汤明东 追忆我在地下党的日子里

追忆我在地下党的日子里
 
汤明东 
               
    鱼米之乡到处流浪
    我的老家在江苏常州(武进)北区,沪宁铁路的北面,靠长江边上,离小河镇一华里,是苏南的“鱼米之乡”。俗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其实在旧社会三座大山的压迫之下,哪有穷人的立足之地。
    我父亲从小就学铁匠,帮人家起早摸黑地打铁三十余年。伯父做裁缝,到处流浪。终日辛勤劳动,只能吃饱肚子而已。
    我于1921年2月出生。从小读私塾八年半。我们村子里的人都种蔬菜到街上去卖。我母亲经常把青菜、黄瓜、茄子、辣椒等挑到小河街上去卖。我在十岁时也上街去卖菜。养猪、牛、羊等也是副业。由于人多田少,人口密度大,不少人到城镇做苦工,养家糊口,过着艰苦的生活。
    我五岁时,母亲就病故了,从小没有得到母爱。本来我还想到洋学堂继续读书。由于战争动乱,经济上也有困难,就在家帮助种田。一条小牛由我为主来饲养。
    有一年夏天,我到野外黄山脚下割满一大篮青草,背在肩上回家时遇到大雷阵雨,不小心滑到小沟里。右手腕下侧被割了一个大口子,一块肉和皮还挂在上面,鲜血满手,昏倒在地。慢慢苏醒过来时,全身已变成一个落汤鸡似的泥人了。因严重污染而化脓,两个多月才好。当年冬天,铡稻草喂牛时不慎把左手中指铡掉一块肉。因农村无医疗条件,很久才痊愈。这一年真是雪上加霜,困苦难忘!
    “七·七”事变人民遭殃
    1937年7月7日深夜,日军在卢沟桥附近进行挑衅性军事演习,并借口演习中,一日本士兵“失踪”,突然向中国驻军发动进攻,中国驻卢沟桥守军忍无可忍,奋起抵抗。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在上海发动了“八.一三”淞沪侵略战争,民族英雄谢晋元团长,率八百将士,浴血奋战,给敌人沉重打击。由于蒋介石反动政府的不抵抗政策,上海很快沦陷。日本侵略军长驱直入,烧、杀、抢、奸,无恶不做,千万难民无家可归。同年1 2月1 3日,南京失守。日寇对手无寸铁的民众进行大屠杀,死亡30余万人,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
    沪宁沿线的乡村地区,也无法逃脱日寇铁蹄的蹂躏。同年11月日本鬼子到小河地区扫荡,把舅舅孙玉良绑在长板凳上,用刺刀在脖子上捅了个大洞,舅舅当场身亡。村里哭声一片,烧成废墟的房屋冒着烟,看着被杀死、烧死的乡亲,对日寇深恶痛绝,刻骨仇恨。不久,日寇再次扫荡,姐夫孙冬生被子弹击穿腰部,医治及时,幸免遇难。叔伯姐夫张廷贞,被日寇活活砸死,抛到河中。叔伯姐姐家两个七十多岁的老婆婆被烧死。
    1940年春节,我去小河镇南面的亲戚家拜年,走到半路遇上扫荡的日寇。鬼子的小队长用指挥刀,顶住我的脖子,硬说我是游击队,并把我的衣服全部剥光。天下着小雪,我冻得发抖。鬼子用步枪对着我的央,逼我承认是游击队。我说绝对不是。翻译要我把衣服穿好,跟着鬼子向小河镇方向走。在路上我看到侵略者用机枪扫射沿途拜
年的群众,大批无辜平民倒下,血流满地。到了小河镇,鬼子四处抢劫。趁鬼子追赶妇女,我钻进“复兴”饭店,从后门,一口气逃到小河镇北面的潘家村,免遭杀身之祸。
      参加革命报仇恨
    几天几夜,吃不下,睡不着,热血沸腾,忍无可忍,我不杀他,他要杀我。1 940年2月,瞒着亲友,我参加了抗日救亡工作。不久,被武进县第一区王正区长任为龙亭乡抗日自卫大队长,下设自卫中队。
    1942年夏天,石桥镇的日、伪军,到小河镇扫荡,自卫中队长管仲康同志不幸被捕。日寇把他绑在凳台上,砍下脑袋,抛到河中。日寇走后,我迅速赶到小河,动员老百姓下河,拉网式把遗体、头颅摸到,会同亲属处理好后事。管仲康同志年仅1 6岁,为民族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被批准为英雄烈士。
    同年10月,被我军打败的伪军躲在小河东乡农村。我带领自卫中队长潘松德及队员,缴获步枪、手枪各一支,手榴弹若干。经区长批准手枪上缴,其余武器留大队使用。
    在半夜间,我常带领队员袭击孟城敌人,向敌人开枪、丢手榴弹。敌人不敢出来,只在据点里,猛烈还击。等敌人不打时,我们又打。使其惊慌失措,不得安宁,很好地贯彻了毛主席“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方针。
    1942年秋,我大队与东陆乡大队、山北乡大队,共同配合新四军部队攻打孟城镇的日、伪军。发动了五千多自卫队员、老百姓,破坏西夏墅以西公路,达七公里,锯掉大批电话线木杆。迫使日伪军不敢动弹。广大军民欢欣鼓舞,扬眉吐气,因我军另有重要任务,撤出战斗。
      深入虎穴  消灭敌特
    1943年9月,武进县委决定派我到苏州汪伪江苏省新国民特务训练所受训,同时派武进县三区副区长张云打入魏村镇敌人内部。1 944年春节后,接到通知,立即去无锡县伪政府报到。我当即向我县委组织部长蒋建乔同志汇报。他说:“你马上去准备。对外说,去做生意,和我单线联系,不要写信,特别注意隐蔽。
到无锡后,在伪政工团集训两天,发了一支手枪、五发子弹以及枪证、身份证,分配到伪无锡县荡口区政工分团任二股股员。过了几天,借口订婚,我请假回家。到家次日,在小河镇“三星园”茶馆遇到徐成典同志,得知县委在八圩圹召开县区领导扩大会议。当即返家,换了衣服直奔县委。县委书记陈寒、县长顾维衡、组织部长蒋建乔等同志详细听我汇报了无锡地区敌人“高度清乡”的部署。我把伪政工团发的手枪、证件给他们看了,表明想留在县里,不去无锡了。这样,可得到一支手枪及子弹。县委领导耐心做我的思想-作,并说:“我们是需要枪,但更需要搞清敌人的情况,你还是要呆在敌人内部。   
饭后,区长徐敏同志很关注小河镇上敌伪的动态,要我找内部人员了解一下,并问我婚事的情况。我说:“她不知道我的实际情况,认为我是敌伪人员,不愿与我接触。”徐区长很关心地说:“我马上派人去做思想工作,讲明你是人在曹营心在汉,白皮红心。她是我的表妹,会听我的话。你明天就到她家去谈谈。”
第二天,徐敏同志派人找我,我把小河镇孙国政等敌伪分子蠢蠢欲动的情况说了。县委决定:杀一儆百,狠狠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第三天,小河镇北面潘家村搭戏台,上演锡剧《小寡妇上坟》。孙国政带着老婆来看戏。我短枪队俞开度、费炳昌、徐巧德等同志,在内线指点下,欲把孙国政拉出来。孙预感末日来临,抱着戏台柱子,死活不肯走。为避免发生意外,俞开度当机立断,向孙国政腰部开了一枪,短枪队其他同志大喊:“新四军来找坏蛋算帐了。”戏场乱作一团,俞开度又向孙的头上补了一枪。混乱之中,短枪队胜利地完成了任务。
当天晚上,县委派人通知:让我在亲友家住一夜,第二天早晨返回无锡,留在敌人内部有更重要的任务。遵照县委的指示,第二天一大早,到奔牛火车站乘车。该站警察检查:“从何处来,到何处去?”我说:“从孟河来,到无锡去,都是一条战线上的人。车子马上要开,误了我的任务,找你算帐”。警察不敢噜嗦了。我顺利地回到了无锡,把事先准备好、染红了的订婚鸡蛋送给每个同事。同年6月,伪无锡县政工团宣布:“本县‘高度清乡’行动结束,大部分人调往武进县继续‘高度清乡’行动。”我被派到武进县洛阳区政工分团第二股。
三天后,我请假回家,向武进县委汇报详情。陈寒同志指示:“反法西斯战线和中国的抗日战争的形势大好,黑暗将要过去,曙光就在面前。现在,敌人必然要做临死挣扎。你要更加提高警惕,预防万一,不宜在小河久留。”第二天,我返回了洛阳。
七月初的一天,常州市派驻在洛阳政工团的特务周斌,带一批伪警察清乡扫荡抡劫。在离洛阳区七、八里路的李家桥附近,突然受到新四军王向荣部队袭击,死伤惨重。听到枪声,我立即隐蔽在公路边的小水沟里,以免不测。从此,日伪人员再也不敢下乡扫荡了。武进县伪政工团把周斌等人带到常州去审讯,周斌被关押,我被开除,伪政工团也解散了。
到家第三天,我找到蒋建乔同志,汇报了伪洛阳政工团解散等情况。蒋建乔同志要我暂在家待命,尽量了解小河敌伪动态。把个人的家事安排好,有事再联系。同年十一月底,我与匡玲风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1945年春节后,接武进县长顾维衡的通知,到县里报到。顾县长详细地讲了国内外反法西斯和抗日战争的大好形势。午饭后,布置了任务,要我尽快到常州做地下工作。回家后,耐心地做爱人的思想工作:“目前我党经费困难,把订婚的金戒指给我,作为活动的经费。”她欣然同意了。
        不幸被捕  受尽折磨
    第二天,我离家出发赴常州,住在“佳乐”旅馆。积极活动争取尽早站稳脚根。到常州的第四天晚上,日军警备队长带着三个鬼子,突然来到旅馆,把我抓到日军大队部。鬼子狠狠地打我耳光,把我单独关押存牢房里。一天上午,从牢房的小窗口,我看到伪小河区长祁生荣身穿白绸大褂,头戴草帽,手拿一把白纸扇,向鬼子大队部走,原来是他告的密。当天下午,小鬼子对我审讯,严刑拷打,上老虎凳,灌辣椒水,把我吊在半空中又突然摔下来。用尽酷刑,我始终未暴露
身份,只承认:“小时参加过民兵自卫队,父亲不同意就没干了,后来到无锡、武进县政工团工作。这次来常州准备做点小生意”。经过三次严刑拷打后,鬼子把我关到一个大牢房中,连我一起七人,其中有新四军三人,“伪忠救军”四人。刚关进去时,他们怀疑我是敌人的“苦肉计”,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了解,消除了疑虑。他们做了大量越狱前的准备工作,如在狱外劳动,趁鬼子睡午觉,他们到旁边的马房里拿麻绳、铁钉,藏在饭桶里,上面盖些剩菜剩饭带回牢房。
  顽强拼搏  逃离虎口
    经过大家周密慎重的研究,决定:一、加快越狱,二、必须在刮大风下大雨的恶劣天气越狱。三、安排好一名重病不能行动的狱友,做好他的思想工作。四、选我为总指挥。
    我决定:让我军的一名区队排长和一名国民党忠义救国军(名姓忘了)负责挖洞,其他人负责翻越围墙的工作。布置完任务后,我请大家提意见补充,大家表示一致赞成。我最后说:“等待天气,做好行动准备,满怀胜利的信心,冲出牢门,走向光明大道。”
    我被日本鬼子关押一个多月后,小河地区个别坏分子错误地认为我一定会被敌人杀害,扬言要抢我的老婆,吓得我爱人隐藏在她大姐家不敢出门,还日夜担心我的安危。我武进县区领导人知道后,严厉地发出警告:“汤明东同志还未死,他的深仇大恨尚未报,谁敢动他爱人一根毫毛,立即叫他上西天去。
    1945年5月初5,端午节的夜晚,狂风暴雨,我们决定半夜越狱。我在牢房隐蔽处挖了一个洞后,下令一个接着一个爬出洞去,用人梯翻出围墙,由修械所向东南方爬上城墙,按预定计划用麻绳捆在小树上,抓着绳子,滑下城墙。恰好落在伪警察住的小院子里,一时找不到院门出去,一名国民党忠救军看到房内开了电灯,就敲门询问,被开门的警察抓住,这时我们已找到院门,五人冲出院去,游过护城河,一口气向东南跑出约二公里。东方将要发白,两名忠义救国军说:“向东过铁路就是我们的活动范围,一起到那里去比较方便。”当即,我询问邵纪林同志,我武南县游击区如何走?有多少路程?他已明白我的意思。邵纪林说:“从这里向东约二华里就是白家桥,镇上驻有日军和伪军警备部队。通过白家桥,向西三华里,就是我军的游击活动区。”我立即说:“愿意跟我走的,站到这边来”。结果全部过来了,我说:“现在,我们已经逃出虎口,必须同生死,共患难。立即向白家桥出发,必须在天亮前越过白家桥。”我们来到桥头,看到桥中间站着一位穿雨衣、戴雨帽的人。走在前头的的忠义救国军马上往后
退,我立即喊叫:“冲过去。”原来是一位女人,看到我们冲上桥,吓得直发抖。大家顺利过了白家桥,飞毛腿似的到了我们的乡政府。
我们向乡干部说明了来意,他们特别热情,照顾我们换衣服,洗脸,端上热气腾腾的粽子。用完早餐,送我们到区政府。区领导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吃了午饭。区长派人把我们送到了武南县政府。县领导向我们表示亲切地慰问并讲了当前抗战的大好形势,同时问我们有什么要求。我提出请他们把我送回武进县。其余两个忠义救国军,一名家在四川,一名家就在武进东面,县政府发给他们路费各自回家。两名当地的新四军就地安排。当天晚上,我到了庄贤。第二天下午,根据我的要求,由一名十三岁的小通员把我送过奔牛铁路一华里。下午三点多钟,我到了夏西墅夏施巷里连襟张福生家。因我骨瘦如柴,他们都不认识我了。我要张福生马上送我到三区巢凤翥区长那里。篥区长看过庄贤区长的介绍信,向我表示亲切慰问。并说:“我们马上转移,近日鬼子要大扫荡,临死挣扎。详情到目的地再谈。”我们转移到丹阳县境内,避开武进北乡鬼子扫荡。
第三天,到达武进县政府,顾维衡县长见了我,首先表示慰问。他说:“你这次在常州吃了很多苦,你很坚强,非常勇敢,我向你表示敬意。希望你好好休养,恢复健康。为党和人民努力工作,县政府准备把你送到地委干部训练班学习。”当天深夜,我回到家中,看望了父母与妻子。他们只能听出我的声音,但都认不出我了,爱人和我抱头痛哭,我安慰她,要他们多多保重,并告知我要到干部训练班去学习。日本侵略者很快就要垮台,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家中不宜久留,家人将要用的衣物包好,我立即离家,到达县委指定的交通站。连夜,我就被送到地委简师干校。这期间,我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健康!
    1945年8月15日,地委的宣传部长兼干校教育长江坚同志召集全体学员和教职工,在广场上开大会。他首先宣布:“告诉你们一个特别重大的喜讯,日本帝国主义向全世界人民宣布无条件投降了。”全场两百余人立即沸腾起来,欢笑声,口号声响彻云霄。吹口琴,扭秧歌舞,大家尽情地狂欢,喜悦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八年抗战,
中国人民灾难深重!接着江坚同志又宣布:“各县纷纷来讯,要求把他们派来学习的干部立即送返,大量艰巨的任务等待他们承担。冈此,各位同志必须马上准备,晚饭过后立刻出发。”
    八月十六日天亮时,武进县的干部到小河镇县政府组织部报到了,我被分配在陈忠廉同志那里,做策反敌伪军的工作,后因形势变化,派我到县政府做粮食管理员的工作。我和县财经科陈保中同志负责将大批公粮转移到苏北解放区。后来,我负责动员青壮年参军,在短短十多天就有40余人参加了县大队。在解放战争申,他们中不少人成为营、连、排干部。有一位近邻袁XX任团政治处主任,大军南下后,转业到南昌针织内衣厂任书记兼厂长。“文革”时期曾来我家看望过几次。
    中国共产党在八年抗日战争中,领导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抗日纵队、各地方游击队、民兵自卫队等,紧紧地包围着敌、伪、顽军。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密切配合和大力支持下,对敌伪顽军进行大小战斗十九万次,毙伤敌伪军一百余万人次,解放了一亿多人口,成绩巨大,为全面反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苏联对日宣战时,毛主席就说:“苏联对日宣战已使对日战争大大缩短,中国人民抗日力量应举行全国规模的大反攻!中国人民应注意制止内战危机。”
    同年8月11日,中共中央作出了《关于日本投降后党的任务的决定》,指出:“日本投降后,国民党积极准备向我解放区收复失地,夺取抗战胜利的果实。这一争夺战极其猛烈,在此情况下,我党任务分两个阶段:目前阶段,应集中主要力量迫使敌伪向我投降,不投降者,按具体情况发动进攻,逐一消灭之。猛力扩大解放区,占领一切可能与必须的大小城市及交通要道;夺取武器与资源,并放手武装基本群众,不应稍有犹豫。将来阶段,国民党可能向我大举进攻,我党应准备调动兵力,对付内战。”同年8月12日,根据国共两党实力对比及蒋、美、日、伪互相勾结阻止解放区军民受降的严重形势,中共中央调整了进占大城市和交通要道的任务,指出:“郑州以西,陇海路以南,平汉路、长江以南各要道及大城市,根本不作进占计划,而置重点于占领广大之乡村,并积极准备对付蒋介石之进攻,在城市要道未得到前,乡村仍是我党的根据地"。
各界广大人民群众,扬眉吐气,兴高采烈,精神振奋,全武进县铁路以北的敌伪军害怕被我军消灭,全部自动撤退到大中城市。我武进县党政军和群众团体的机关,白天在小河镇上挂牌办公,晚上在我家和其他人家住宿。大部分同志分散到区、乡发动群众支援前线。1 0月上旬,苏浙军区机关和第一、第三纵队完成了长江以南,对日伪军全面反攻作战任务后,及时收拢部队,配合当地政府,妥善地做好人民群众的工作后,开始北撤。这时,国民党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竟然下令国民党军沿途进行拦击,妄图消灭北撤的新四军。1 0月5日第三纵队由宜兴地区经太湖、隔湖地区向长江边迸发,遇到盘踞在常州以北地区的伪警备第6纵队的拦击。第三纵队第七支队坚决进行
反击,在行进中,将中港守敌歼灭。第八支队和特务团、第五军分区独立第一团,在魏村及其以南地区,歼灭了阻拦的伪税警团,俘其数百人,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及蒋敌伪合流妄图歼灭新四军于江南的大量文件,胜利地打开了北上的通路,全纵队于江阴西石桥胜利渡过长江。
  为了和平  忍痛北撤
 同年9月上旬,我武进县党政军各级组织,根据上级指示,向坚持苏南地区的抗日干部进行宣传动员教育,并召开地方各界代表会议,广泛宣传为了和平、民主和团结,顾全大局,制止内战,忍痛撤出苏南解放区,我在顾维衡县长动员大会上,首光报名坚决北撤,当即回家告知父母和爱人等亲友,拿了衣服后,耐心的向她们进行安慰,我们一定会回来的,当即与全县干部第一次北撤了。
 
 
汤明东简介
 
    汤明东  原南昌铁路老战士协会办公室副主任
 
江苏省武进市人,1921年2月26日生,1940年12月参加革命,194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抗日战争时期:历任苏南武进县第二区龙亭乡抗日自卫队大队长。1943年9月,根据党组织决定,转入地下工作,打进汪伪苏州新国民训练所受训,并在无锡、武进县伪政工团做敌军工作。
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1946年1月起,历任苏中泰县张甸区货管分所所长,苏南武进、丹阳地区武工队队员,苏中溱潼县双港区货管所所长,江都县滨江区公安、民政股股长(参加区委),长江工委工作组组长。1949年4月起,历任镇江军管会驻龙潭、下蜀、桥头镇、高资火车站军代表、接管组组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历任南昌铁路办事处机要秘书、直属党支部书记、南昌铁路分局政治处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南昌客运段党委书记、鹰潭铁路地区党委副书记、南昌铁路局向塘工业劳动大学党委副书记、南昌铁路中心医院党委书记、政委、南昌铁路分局党校副校长兼书记。1978年起,历任南昌铁路局集体企业办公室副主任(主持工作)兼党支部书记、老战士协会办公室副主任兼党支部书记。
受奖情况:1947年,在苏中溱潼县双港区前沿游击斗争中,立小功1次;1993年,被评为上海铁路局南昌直属老干部部先进离休干部并给物资奖励。
1983年11月离休。离休后任铁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任江西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理事、常务理事、顾问。2009年12月30日在南昌逝世。  
(作者:汤明东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