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宋哲元至死仍挂念抗战杀敌

宋哲元至死仍挂念抗战杀敌
 
 新中国成立初期,一些老百姓提及国民党抗战将领宋哲元时便会说:“他就是当年签订《华北防共自治协定》的卖国贼。”
《华北防共自治协定》是《何梅协定》的延续。《何梅协定》(1935年)让中方放弃了华北主权,日寇想借机使中方再签订《华北防共自治协定》,以实现所谓的“华北高度自治”。
每次听到对舅舅的类似评价时,我心里都会有疑问。舅舅不是这样的人,我所了解和看到过的宋哲元不是这样的人。
上世纪80年代,我受邀赴美国参加学术会议。在那次会议后,我立志要查清历史真相:到底宋哲元是不是“卖国贼”?
我在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里调出了当年《华北防共自治协定》的文本。我一看,上面“昭和”年月日都是空着的,文本上没有宋哲元的签名,也没有任何中国人的签名。这是我得到的第一个、也是当时获得的最好的历史证据资料。
请武师训练29军“无极刀法”
舅舅宋哲元曾在家乡做私塾先生。23岁时,他听说冯玉祥在北平招兵,便决意北上进入武备学堂。舅舅有文化、人品也好,冯玉祥一眼看中了他。十年之中,他由士兵一路被提拔为将军,成为西北军“五虎上将”之一。
1930年中原大战后,西北军旧部投奔东北军少帅张学良。张学良久慕舅舅的指挥才能,决定收编这支能征善战的队伍归于自己麾下。张学良特赠舅舅一把将军指挥刀,部队改称为东北边防军第三军,张学良东北易帜后全国军队统一编制,舅舅的部队被编为国民革命军第29军,下辖三个师,舅舅任军长。
29军装备极差,武器十分落后,舅舅保留了原西北军时使用的大刀,以弥补枪械不足。他特意聘请了一些身怀绝技的武术名家来任教习,传授武术,如当时著名的武术大师李尧臣。李根据大刀的特点及日军步枪上刺刀的情况,结合原来的六合刀法,创造出一套“无极刀法”。其中一招叫“空手夺白刃”,它虚实结合,可克敌制胜。同时还训练士兵夜行军、急行军,达到一昼夜行军180里,所以29军又有“飞毛腿”的称号。经过两年多的苦练,29军已成为一支能征善战的劲旅。
喜峰口大捷大刀队扬名
令29军扬名海内外的,是长城喜峰口一役。
1933年初,日本继“九一八”吞并我东三省后又挥兵南下,企图越过长城,再吞华北。为遏止日军的攻势,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将北方各派系的军队组成八个军团,沿长城一线布防。29军与40军组成第三军团,舅舅被任命为总指挥,负责热河以东岭南一线长达270里的防务。
是年3月9日,29军37师先头部队抵达喜峰口,发现这里已被日军第14混成旅团所占领。接下来两天,37师先头部队与进攻喜峰口两侧的日军展开肉搏战,先组成500人的大刀敢死队,双方来回拉锯,争夺激烈。残酷的战斗使双方伤亡惨重,500人的大刀敢死队仅生还23人。舅舅再集中全军优势兵力统一指挥,他急调37师赵登禹旅、王治邦旅及38师佟泽光旅直奔前线,并任命赵登禹为喜峰口方面作战军前敌总指挥。11日夜,赵登禹旅长率两个团为一路从左翼出潘家口绕至敌右侧,趁日军尚在熟睡之机,将手榴弹扔入帐篷,对由帐篷逃出之日军则一刀一个人头落地,随后又将阵地上的火炮、辎重、粮草一一炸毁,夜袭一次杀日军700余人。从此,打响了29军武装抗敌的第一枪。
日军在喜峰口受挫之后,并不甘心,又企图转攻罗文峪。罗文峪是古都北平门户,如果失守则古都危急。守军诱敌深入,待敌临近阵前,战士们由战壕跃出,以大刀及手榴弹拼杀,战况极为激烈。激战三天后,罗文峪以北10里内已无敌踪。
喜峰口、罗文峪战斗之胜利,打出了中国军队的威风,振奋了全国人心。尤其是上海《申报》对每日战况的报道,对29军的赞扬,激起了广大青年的爱国心。当时上海一个公司的小职员孙培元年仅19岁,他满怀激情,以“麦新”为笔名创作了《大刀进行曲》献给29军大刀队。此后,《大刀进行曲》成为29军军歌。
 
 
(作者:李惠兰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