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留守红军的九路突围

留守红军的九路突围
 
 
        中央苏区的军民虽然与国民党军展开了英勇顽强的斗争,但由于敌强我弱,最后仍受到严重挫折。到1935年2月中旬,中央苏区全部丧失。中央分局、中央政府办事处、中央军区以及赣南省党、政、军机关和红军部队共约1.5万人,均被困在会昌县西江和于都县黄龙、宽田之间狭小的地区内,经费、粮食、枪支弹药已十分缺乏。这一切表明,中央苏区面临的形势已十分严峻。
  为此,中央分局曾多次致电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请示目前的行动方针,但一直到遵义会议后才收到中央书记处的急电指示。随后中央又两次致电中央分局,指示突围要注意几个问题:行动前必须将行动的任务及目前形势在干部、在指战员中进行充分的解释与动员;所有出发的游击部队,必须绝对轻装;每一部队不要拥挤很多干部,除项英、陈潭秋、贺昌3人外,其他同志可在其他部队内负责工作,分局带的人员全部不应超过10人;苏区干部除分散到游击队去的外,应有一部分派回到被占领区域去;在游击活动中必须特别反对关门主义,反对机械地使用老苏区的一切办法的倾向,等等。
  2月17日,中央分局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如何贯彻中央指示,组织部队突出重围。会议决定放弃原来拟定的集团出动计划,将部队分成九路,向外突围,开展游击战争。与此同时,根据中央电报指示,成立了项英、陈毅、贺昌等5人组成的中央苏区军分会,以项英为主席。项英、陈毅当时对部队突围的具体部署是:“1、少共中央分局李才莲率领独立第七团,从会昌穿越封锁线至汀瑞边转至闽赣苏区,如有可能再到博生(宁都)县以北,进行游击战争。2、由中共中央分局委员陈潭秋及谭震林率领红二十四师的4个连去闽西,与张鼎丞部会合,在闽粤边坚持游击战争。3、由中共中央分局保卫局长汪金祥率领红二十四师的4个连,在寻乌南部和平远、焦岭、武平一带进行游击战争。4、由李天柱、孙发力率领红二十四师的4个连,依靠寻乌南部原有的游击区,向广东东江发展,与古大存部取得联系。5、红二十四师的2个连向三南(龙南、定南、全南)挺进,建立于南游击区,并与信(丰)南游击区打成一片。6、由中央军区参谋长龚楚(后叛变)和红二十四师七十一团政委石友生率领该团的9个连,经信丰大余油山转至湘南,收容西征的红三十四师失散队伍,并在该地区发展游击区。7、由独立三团团长徐鸿、政委张凯率领该团,并派曾在湘赣、湘鄂赣工作的同志,过信丰河到湘赣传达指示,并留在该地区开展游击战争。8、留独立六团在赣南,由赣南省军区司令员蔡会文、赣南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阮啸仙、赣南省军区政治部主任刘伯坚指挥,坚持游击战争。9、中央军区司令部直接统率红七十团(周建平为团长,杨英为政治委员)在中央苏区一带穿插游击,并与各苏区取得联系和指导工作。中央分局书记项英和委员陈毅、贺昌随红七十团行动,其余机关工作人员,派到各地和各部队去工作。”
  在这一新部署下,中共中央分局把所有机关人员分配到部队行动或派到其他地区加强领导,只留项英、陈毅、贺昌3人随七十四团行动。2月19日,项英向博古、朱德、周恩来电报了中共中央分局贯彻中共中央指示的情况。2月21日,项英再次电报朱德、周恩来、洛甫,报告了各路部队突围方向及中共中央分局的行动。2月23日,中共中央书记处致电中央军区,对中共中央分局、中央政府办事处、中央军区机关、部队及地方干部的分散突围,以及开展游击战争等问题,再次作了具体部署。根据中共中央指示,项英、陈毅又对分散突围人员作了个别调整。尔后,项英、陈毅即率中央分局、办事处和中央军区机关少数人员,从于南禾丰地区转移到上坪地区。2月28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又致电中央军区,传达了遵义会议决议的基本精神。项英、陈毅得知遵义会议批判了“左”倾中央领导人在军事领导上的单纯防御错误,重新肯定了毛泽东的战略战术原则,异常兴奋,增强了坚持斗争、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
从2月中下旬起,在项英、陈毅统一指挥下,被围困在于都南部的各路突围部队,即按照中共中央分局部署陆续出发,分头突围。鉴于敌情变化,中共中央分局对突围部署又有适当调整。但由于突围时间过迟和敌军包围圈越缩越紧,敌我力量对比过于悬殊,部队在突围中受到重大损失。经过顽强战斗,有些部队被打散了,许多领导骨干和红军战士牺牲了。冲出敌军重围的同志,就是后来坚持三年游击战争的种子和骨干。
当时各路部队突围情况如下:
  1、李才莲率领独立第七团,于2月下旬从瑞金铜钵山区向博生县北部突围转移。部队行至瑞金九堡遭敌阻击,与敌激战,队伍被打散。李才莲率领剩下的部队转移到闽粤边,因情况变化,只好回到铜钵山区,与中共瑞西特委书记赖昌祚会合。赖昌祚、李才莲率领瑞金独立营一部在瑞金观音岽一带进行游击活动,被敌包围,部队遭受重大损失,李才莲在战斗中牺牲。赖昌祚等少数人突出重围,在汀瑞边坚持游击战争。
  2、陈潭秋、谭震林率领的红二十四师的4个连,于2月底突围到达福建省委驻地长汀四都,后经河田、朱奋、才溪、紫金山等地,突破敌人重重封锁与围攻,4月底到达福建省永定县,与张鼎丞部会合。接着成立闽西南军政委员会,领导闽西南的游击战争。何叔衡在突围时坠岩负伤,被敌人枪杀。瞿秋白在小径村被俘后从容就义。
  3、汪金祥、李天柱、孙发力率领的两支队伍,从于都南部出发,穿过安远、会昌边界,于2月25日到达安远、寻乌的清溪一带,遇粤军第四师堵击。部队与敌激战3日,损失重大。汪金祥、李天柱等率领余部二三十人于月底到达寻乌南部,不久与周建屏部会合。同年5月,李天柱不幸在战斗中牺牲。
  4、龚楚、石友生率领的红七十一团,从于南禾丰地区出发,于2月24日到达信丰安息、极富地区,被粤军余汉谋部第二师发觉。25日,在极富地区与敌激战后,突围至信丰油山,留下2个连就地打游击,后即至湘南。
  5、徐鸿、张凯率领的独立第三团,从于都南部的小溪地区出发,于2月25日到达赣县王母渡河,部队渡过一半即被敌人发觉,被截为两半。张凯率部六七百人在杨雅附近与敌激战后,根据项英电令,转回于都南部,再沿安远、信丰边界向信丰南部突围。3月4日,到达信丰石背,又遭敌堵击,只好折向安远岗头前进,再次被粤军第四师截击、封锁。3月上旬末,张凯和随队行动的原江西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陈正人夫妇及周以栗等,率100余人到达安远、寻乌南部山区,与周建屏、李天柱两部会合。独立三团团长徐鸿在突围中牺牲。3月下旬,活动在广东兴宁的罗屏汉,率游击队六七十人来安远、寻乌地区,与张凯等会合。5月间,陈正人、周建屏化装离开安远,经广东梅县、潮汕到达香港。周以栗在转赴白区途中遇敌,光荣牺牲。
  6、毛泽覃率领红二十四师1个连,于2月中旬从于南禾丰地区出发,经会昌白鹅、小密到达闽西,原拟与福建省委书记万永诚等率领部队会合。4月26日,毛泽覃在瑞金红林地区与敌作战中英勇牺牲。
  7、赣南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王孚善,率领“兴龙寻安县革命委员会”工作人员和挺进营400余人,于2月中旬从于南禾丰出发,经会昌、安远边界向寻乌方向突围。2月底,在安远、寻乌交界之分水坳,遭粤军独立四师1个团袭击包围,经过7昼夜激战,部队伤亡极大。王孚善率50余人突围,不幸中弹牺牲。
  8、阮啸仙、蔡会文、刘伯坚、梁柏台等率领的独立六团及赣南省领导机关和“工农剧社”、《红色中华》报社等1800余人,原拟在于都南部坚持游击战争。3月上旬,因敌军分南北两路向于南禾丰、黎村进攻,便决定突围到三南(龙南、定南、全南)与信丰活动。3月4日,部队从于都的上坪地区出发,5至6日行至于都祁禄山乡畚岭地区被粤敌包围。激战数小时,部队被打散。刘伯坚、梁伯台在突围中受伤,被俘后英勇就义。阮啸仙在信丰小埂被流弹击中,壮烈牺牲。突围部队只剩80余人,他们转向定南,又转回信丰,艰苦奋战,沿途收集失散人员共有300多人,于4月上旬到达油山,与刚刚到达油山不久的项英、陈毅以及李乐天、杨尚奎部会合。
  9、最后离开中央苏区的是项英、陈毅、贺昌率领的第九路突围部队,原计划去福建省长汀地区,准备在那里开展游击战争。3月9日部队遭敌人伏击,被打散,贺昌受伤后壮烈牺牲。项英、陈毅率领部队向福建条汀突围,遭遇强敌截击,部队被打散,乃折向赣粤边转移,于4月底到达油山地区,与李乐天、杨尚奎等会合。从此,以油山为中心,开始艰苦卓绝的南方三年游击战争。
  留守红军的九路突围中,党和红军遭受了惨重损失,但从此实现了从大兵团正规作战向群众性游击战争的战略转变。留守红军的九路突围粉碎了国民党军企图一举消灭留守中央苏区红军的妄想,保存了一部分革命力量和重要领导骨干,加强了各游击区的领导,充实和扩大了各地红军游击队的队伍,为最终胜利坚持三年游击战争奠定了基础。 
 
                                                                                                                  来源::赣州党务公开网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