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抗日战场首位殉国将领

抗日战场首位殉国将领
 
我的父亲韩家麟是著名爱国抗日将领马占山(我妻子的祖父)的部将。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后,黑龙江省代主席马占山临危受命,率黑龙江省军民奋起抗击。嫩江桥一战,重挫日军,威震中外,史称“江桥抗战”。父亲追随左右,竭诚合作,驰骋沙场,始终不渝,1932年于小兴安岭庆城(今庆安)县东山里罗圈甸子与日军鏖战时阵亡。 
坚决拒绝充当日本人帮凶
 
父亲16岁时被时任奉系吴俊升部骑兵二旅三团少校连长的马占山看中,收为义子,从此走上了军旅生涯。随着官职的晋升,父亲深感知识不足,还要继续深造,于1930年考入沈阳“东北高等军事研究班”(隶属东北讲武堂),家眷也同往。 >>
1931年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时,父亲正在军校。当天夜里,军校即被日军占领。次日,在校任教的日本教官和派入的日军头目开始对学员进行利诱,迫使他们与日军合作,当时有一些学生叛国投敌。但父亲等人的爱国仇敌之志并不为敌人的利诱所动摇,抱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坚决拒绝充当日本人的帮凶。他与同学马荣久(东北边防军第53军军长兼黑龙江省政府主席万福麟的副官)等设法逃离军校,在农民家中躲藏几日后,化装潜回家中。此后他们携家眷混入逃难人群中,冒死从沈阳跑到皇姑屯搭火车入关到了北平。他们的行动充分表现了一个爱国军人高尚的民族气节。
到达北平后,父亲与马荣久辗转找到驻防北平的53军军部,面见军长万福麟。向万陈述了日本人占领沈阳后的暴行,并要求返回黑龙江省原部队,万允予考虑。
马占山在“九一八”事变时任黑龙江省步兵第三旅中将旅长兼黑河警备司令。日军逼近省城齐齐哈尔时,城内只有一个卫队团,周围也仅有四五个省防旅。省城内群龙无首,人心惶惶,投降派和日本特务活动猖獗,形势逼人。于是张学良在请示南京中央政府后任命马占山为黑龙江省政府代主席兼军事总指挥(可调动全省及周边部队)。
1931年11月4日晨,日军第二师团步、骑、炮兵1300多人挟汉奸张海鹏部,在飞机、坦克掩护下对齐齐哈尔南面的泰来嫩江哈尔葛铁路桥马占山部江桥阵地直接发起大规模攻击。出乎日军预料,他们遭到了马占山部的坚决抵抗,激战三昼夜,日伪军死伤惨重,弃尸桥头,狼狈败退。江桥之战是我军自“九一八”以来取得的首次大捷,打响了“武装抗日的第一枪”。
“江桥抗战”历时近半月。日军先后投入兵力3万余人,且装备精良。马占山部投入兵力1万多人,皆为地方部队且装备比较简陋。在东北大部分国土沦丧,国民党将领的一片恐日声中,黑龙江省地方守备部队以简陋的武器阻击不可一世的强大的日军于江桥,使投降派论调受到打击,使全国的抗日热情达到了高潮。
往返北平黑龙江传达军事机密
 
日军对黑龙江省的入侵,切断了张学良、万福麟与黑龙江省军政部门的联系,张与万当时急需了解黑龙江省抗战的详细情况,以便对战局作出重要部署和指示。因此,张、万批准了父亲要求返回黑龙江省的请求,并委派他为专使,负责为马占山传递机密指令。 
父亲接到批准命令后,非常兴奋,随即着手准备启程。他置办衣服将自己化装成商人模样,母亲为他将一件写在丝织品上的张学良指令絮在棉裤里,父亲简单安排一下家事就冒险上路了。
马占山率部在江桥一线与日军鏖战的生死关头,父亲带来了张学良的密令。马占山见到受过正规化军事训练的义子回来助战,非常高兴,任命父亲为黑龙江省军署少将参议兼省府机要秘书。他既参与制定部队作战计划,也参与省府的各项重要机密工作,是马占山的得力助手。在父亲等将领的协助下,马占山率部多次予以日军大本营急调的专门用于寒地作战的精锐部队多门师团以重创。多门师团长多门二郎的胞弟被我军击毙,多门二郎本人也险些被俘,多名联队长级敌酋毙命,更有敌机被我军击落。
“江桥抗战”失利后,马占山率部及省政府退守海伦。此时,马占山又派父亲返回北平,向张学良和万福麟汇报江省抗战情况。
父亲第二次从北平携带张、万的密令返回黑龙江省后,继续跟随马占山抗日。而此时东北局部抗战的性质,除黑龙江省抗战政府还在独立支撑外,实际上已由政府行为转变为民间行为。许多东北军将领相继收集旧部及乡间民团和民众组成抗日义勇军,灵活机动地打击日军。1932年2月,父亲受任黑龙江抗日救国义勇军总司令部参谋长,为抗日出谋献策,不遗余力,始终不渝。
重举义旗抗日到底
 
从1931年11月4日正式打响江桥之战到1932年2月,马占山的部队历经大小数次战役,人员伤亡惨重,武器弹药消耗殆尽。他多次向国民政府请求支援,并派秘书韩立如往南京向国民政府报告战事和请求接济事宜。但他没得到南京政府一兵一卒,一枪一弹的支援,面临日军合围、孤军奋战、伤亡惨重的严峻形势。日军在军事打击的同时,也派出汉奸以“联省自治”名义极力拉拢之。马占山与父亲等经慎重考虑,为摆脱目前困境,保住黑龙江,以图东山再起,便行韬晦之计,决定采取诈降的策略,暂时接受伪满的任职。其后马占山借机整编部队,补充枪支弹药、粮饷经费。马占山诈降的策略,令许多人不理解、不认可。一些将领离他而去,一些部队投奔他处。而日本人也撕毁当初的承诺,不断加强对马占山的控制,这些都令马占山非常苦恼。
父亲一方面劝慰马占山;一方面尽最大努力安抚那些不明真相的将领和部队。1932年3月12日,马占山由长春返回后告诉父亲,要他去军政部任职是调虎离山,此去长春已见日人野心毕露,江省也恐难保。两人彻夜未眠,反复研究,可选之路只有一条:重举义旗,抗日到底。而此时韩立如也受张学良的委派潜回江省告知马占山国联调查团即将到东北进行调查的消息,马占山认为反正的时机已到。
1932年3月下旬,父亲按预先与马占山制定的计划,开始了一系列准备活动。他亲赴海伦、拜泉一带与各县长和部队长官取得联系,为进一步唤起民众,采取以民为兵策略,编练民团,并向伪黑龙江省政府发出“部队不稳,急需安抚”等假报告,作为制造马占山离开齐齐哈尔到各地视察部队的借口。
随后,父亲又以接马占山家眷来省城为名去海伦县,秘密通知马家人迅速离去。安排他们先取道黑河过国境到苏联海参崴,再乘船去天津。家眷的顺利离去,完全解除了马占山再次抗日的后顾之忧。之后父亲暗里串联和收复反军,并利用民间枪多的条件编练新军。他还调马占山卫队开赴黑河,编入步兵旅,以造成马占山要去长春赴任,不再用卫队的假象。
4月2日零时,马占山密令步兵一营,乘汽车20辆,与骑兵一营转移先出省城。黎明,马占山与父亲两人带随从数人,乘坐汽车急赴黑河。7日在黑河重组江省抗日政府和抗日救国义勇军总司令部。12日父亲拟定电稿,马占山通电全国,宣布重举义旗,抗日到底,表示了“为民而战,不灭夷寇,誓不生还”的坚定信念。父亲在马占山摆脱日伪虎口反正,返回黑河,重举抗日旗帜的准备工作中和其后与日军的艰苦战斗中,均起到了重要作用,直至战死疆场,以身殉国。
马占山重举义旗后,分别致电张学良和国联调查团揭露日本人阴谋建立伪满洲国的罪行,表明再度抗战的决心。这使日军十分震惊,也让日本人在国际上丢尽了脸面。因此对他恨之入骨,决心集中优势兵力,不惜一切代价要将其消灭。
遗体被日军误认为马占山
 
6月下旬至7月上旬,日军集中兵力,沿齐克、呼海两铁路夹击马占山部队。马占山部则越过呼海铁路,在庆城一带同日军激战,并占据大青山为根据地,以期借助天险进行长期抗战。 
7月中旬,日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大青山马部发起猛攻,前后四次血战,历经六昼夜。战斗之激烈,较之江桥之战,有过之而无不及。此役日军死伤千余人,遗尸遍野。马占山部竭力抵抗,加以青纱帐起,江河泛滥,大山中交通闭塞,蚊虫食人,日军被迫于25日退回呼海铁路。马占山率骑兵2000余人再次东进,于26日在海伦、东安、古镇、罗圈甸子等处与日军作战。后行至庆城县东山里张河白硷子山口时,遭遇日军步、炮兵千余人的伏击,猝不及防,被日军重重包围。激战三昼夜,马部人员伤亡惨重,马占山面部受伤,辎重损失殆尽,形势万分险恶。于是马占山与父亲决定各带一部,分两路向不同方向突围。父亲率领官兵百余人和马驮子50多匹向北突围而走,以吸引日军主力掩护马占山。
这次突围,马占山进入深山老林荒无人烟的地区,后面追兵渐渐远离,因而得以脱险。40多天后,马占山带领余部走出山区,来到龙城县城。而龙城县官员及军民在此之前,已从报纸上看到“马占山阵亡”的消息及日本人在现场拍的尸体和海伦县城上挂着的马占山首级的照片。今见到马占山一行突然到来,均惊奇不解。马占山等闻之,也不知其故。后来他们听到和父亲一同突围的一名幸存归来卫士的报告才真相大白,并明白了日军后来不再追他们的原因。
原来,马、韩各率部队分头突围后,日军见向北突围的人数比较多,又有马驮子随行,便认定马占山必在其中,于是紧追不放。经过一天的急行军,父亲所部将日军甩在后面。当天晚上,父亲率部行到庆城县东山里罗圈甸子一处时,见山间有民房,因人困马乏,疲惫不堪,又后无追兵,乃行宿营。不料午夜之后,日军田中大队追兵赶到,即将他们团团围住。7月29日拂晓,日军发动袭击,父亲率部凭借房屋院墙奋起迎击。经过一天的激战,父亲身负重伤数处,最后中弹壮烈牺牲。全体官兵拒不投降,几乎悉数战死或被杀害。
当日军打扫战场时,发现一位身着呢料军服、足蹬马靴的小个子军官。他面部已血肉模糊,鼻下尚有胡须,其身材、相貌与马占山酷似。同时,又从他身背皮质挎包中搜出马占山的名帖及私人印章一枚、溥仪送给马占山的玉质镶金名贵烟具一套。因此,日军田中信男少佐确认死者定是马占山无疑。他对此如获至宝,立即现场拍摄照片,并把首级割下(后悬挂于海伦县城上示众),然后火速将击毙马占山的消息报告上级。日军头目得知这个消息后更是欣喜若狂,立即向东京陆军省和天皇报告请功。伪满及日本报纸和电台,均报道了马占山已经被击毙的头号新闻,并刊登了战场照片。后来,日军将父亲的首级送至日本首都东京,并举办展览会庆贺“击毙”马占山的“胜利”,演出了一幕遗臭万年的滑稽闹剧。
马占山得知父亲壮烈殉国的消息时,涕泪俱下,长时间不思饮食。
父亲为国捐躯时年仅34岁,是“九一八”国难以来,中国抗日战场上阵亡的将级军官中的第一人。他的大无畏英雄气概、壮烈为国捐躯的光辉业绩将永载史册,名垂千古。
人物小传
 
韩家麟(1898—1932),国民党东北军少将。吉林省梨树县人,祖籍山东黄县,高小毕业后,回家务农。“九一八”事变后,跟随马占山参加江桥抗战,打响抗日第一枪。曾任黑龙江省军署少将参议兼省府机要秘书、黑龙江抗日救国义勇军总司令部参谋长等职。1932年在黑龙江庆城与日寇作战时,壮烈牺牲。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颁发证书,追认其为革命烈士。 
作者简介
 
韩宝轩,1918年生,吉林省梨树县人。复旦大学毕业,离休干部,民革成员。1942年上大四时响应政府征召,投笔从戎加入中国远征军任美军顾问团中校翻译官。随军在云南、桂林、广西对日军作战,直到日本投降。复员后在辽宁、天津等处银行任职。 
(作者:韩宝轩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