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金冲及:我军多数高级将领在南昌起义中接受第一次红色洗礼

金冲及:我军多数高级将领
在南昌起义中接受第一次红色洗礼
 
八月一日,是一个光荣的日子,伟大的日子。中国共产党历来十分重视这个日子,称它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1933年,以毛泽东同志为主席的中央政府,规定每年“八一”为中国工农红军的纪念日。人民解放军的军旗上,写上“八一”两个大字。这是许多其他赞扬和奖励难以相比的。
要谈南昌起义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所处的特殊地位,不能离开它的历史大背景。
南昌起义前夜,中国共产党正面对一个生死关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汪精卫宣布反共,持续了四五年的国共合作顿时破裂。昔日的盟友忽然变成凶残的刽子手,到处在搜捕,到处在屠杀。中国共产党党员从原来的近六万人一下减少到一万多人。李大钊、赵世炎、陈延年、萧楚女等多少优秀人物被杀害。共产党人的血流得太多太多了。
对这样突然袭击的到来,共产党人缺乏足够的精神准备和应对经验。许多地方的党组织被摧毁,一些不坚定的分子纷纷脱离组织,报上经常可以看到他们的“悔过启事”,有的甚至带着敌人搜捕原来的同志。党内的思想相当混乱,不少人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世界历史上我们看到过许多这样的例子:革命者曾经创造出轰轰烈烈的历史场面,但在遭到全副武装是反动派突然袭击和血腥镇压后,一下子被打散了,很长很长时间内翻不过身来。中国革命这时候显然已进入低潮。社会上许多人认为共产党在这样的沉重打击下,面对比自己力量大多少倍的敌人,大概已经无法生存下去,再也翻不过身来。
放在中国共产党面前的,确实有两种可能性:或者是灭亡;或者是不屈不挠挺身站立起来,把革命推向新的阶段。这是生活在平静日子里的人难以想象的生死考验。刚成立六年的中国共产党是好样的。正如毛泽东所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下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
在这样血和火的生死搏斗中,只有用革命的武装力量来反对武装到牙齿的反动派。但以前由于党内的右倾机会主义领导并没有重视掌握武装,能够由党掌握的军队主要贺龙、叶挺率领的在九江的两支部队,而汪精卫等已经决定对这两支部队下手。这真是千钧一发的时刻。以周恩来为书记的总前委,还有朱德、贺龙、叶挺、刘伯承等同志,毅然决然地排除张国焘等的干扰,义无反顾地在南昌领导部队打响了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这种在极端险恶的环境中表现出来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八十五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依然令人神往。
在南昌打响的这第一枪,是出乎许多人意料之外的。它使人们在一片混乱中重新看到共产党的力量依然存在,看到新的出路,燃起新的希望。李立三在两年多后的1930年初说:“南昌暴动在革命历史上有他的伟大意义。在广大群众没有出路的时候,全国竖起新的革命旗帜,使革命有新的中心,南昌暴动是很重要的时期。”接着就是八七会议的召开,秋收起义、广州起义的发动。所以南昌起义意义,不仅仅表现占领南昌和继续南下,甚至也不只在它的首先发难,而且在于它在重大历史时刻高举红旗,把革命事业又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 
    南昌起义和它以后局势的发展,还逐步改变中共中央对军事工作的认识。这在中国革命历史上是一个有着极端重要意义的大事。
前面说到,中共中央在大革命时期忽视了军事工作的重要性。毛泽东在八七会议的发言中说:“对军事方面。从前我们骂孙中山专做军事运动,我们恰恰相反,不做军事运动,专做民众运动。蒋唐都是拿枪杆子起的,我们独不管。现在虽已注意,但仍无坚决的概念。”“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
毛泽东所说的“仍无坚决的概念”,一个重要的表现是:土地革命初期,中共中央最看重的仍是工农暴动,常把军事运动、特别是做正规军的工作,严厉批评为“军事投机”,不同意多做这方面的工作。事实上,在长期持久、规模不断扩大的军事行动中,如果缺乏既有革命思想、又受过严格军事训练、遵守组织纪律的军队作为骨干,只临时发动缺乏严格军事素养的工农暴动,是很不容易战胜敌人的。
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队伍中,以卢德铭为首的原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因为没有赶上南昌起义而正停留湘赣边界。以后的元帅罗荣桓、大将如谭政、上将如张宗逊,还有何长工、杨立三、何挺颖、伍中豪,就是随这支队伍参加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如果没有这支部队的参加,单靠平江、浏阳的农民自卫军和安源路矿的工人武装,是很难取得上井冈山后那样大的发展的。
朱德、陈毅率领留守在三河坝的南昌起义余部,以北伐劲旅叶挺独立团为基础,有着很强的战斗力。这支队伍保留下来,朱德同志、陈毅同志有很大的功劳。当时在这支队伍中的粟裕回忆道:“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那时如果不是朱德同志的领导和陈毅同志的协助,这支部队肯定是要垮掉的。”朱毛会师,对井冈山斗争的发展更起到很大作用。谭震林同志说过:“朱德、毛泽东井冈山会师,部队大了,我们有力量打下永新。当然,在这之前打了茶陵、遂川,也占领了宁冈县城。那时候不敢走远,因为国民党来上两个团,我们就打不赢,可是朱毛会师我们力量就大了,所以一打永新,二打永新,尤其是七溪岭打了一仗。这样就把江西来的三个师打败了。”
当然,在这以后还有一个把这支军队进一步锻炼和改造成为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军队的问题。但再没有人把这些称作“军事投机”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十个元帅,有六个参加了南昌起义,他们是:朱德、贺龙、刘伯承、林彪、陈毅、聂荣臻。叶挺如果不是遇到空难,自然也应该有这样的地位。十个大将,有四个参加了南昌起义军,他们是:粟裕、陈赓、张云逸、许光达。肖劲光原来是要参加南昌起义的,临时调去苏联了。黄克诚参加了湘南起义。上将中还有肖克等参加了南昌起义。人民解放军的大多数最高级将领,在南昌起义中接受了第一次同国民党作战的“红色洗礼”。
南昌起义失败了。周恩来把它的教训沉痛归结到一点,就是没有“就地闹革命”。这也不奇怪,中国共产党还很年轻。在军事方面,以往参加过的只有广东东征和北伐那种以占领重要城市为目标的正规军作战;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这样的事情先前还不曾有过。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实践中来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最初的目标也是进攻长沙,失败了,在实践中取得教训,才决定南下,以后上了井冈山。
人总是容易根据自己原有的经验来处理新遇到的问题。南昌起义也是这样。通常需要在实践中经过多少次胜利和失败的反复比较,才能把原来不清楚的事情逐渐认识清楚。这也叫“摸着石头过河”吧!对于前所未有的创举,尤其是这样。
(作者:金冲及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