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方 梅: 方志敏与他的胞弟方志慧

方梅简历

 

 

 

 

    1932年11月生,祖籍江西弋阳县。中共党员,经济师,江西省交通厅航运管理局退休干部,江西省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江西省方志敏研究会顾问。2007年、2008年连续两年被评为省航运局优秀党员。

方梅是方志敏烈士唯一的女儿。1977年萌生为父亲立传的念头,开始查找资料,采访父亲的战友和有关人员。 退休后,更是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对父亲史料的搜集和整理中,并在全国报刊杂志发表纪念文章30余篇,撰写出版了《方志敏全传》、《方志敏和他的亲人们》。曾受到胡锦涛、曾庆红等各级领导的接见和鼓励。长期以来,她不顾年迈,走机关、进校园演讲,致力宣扬方志敏烈士的爱国革命精神。

 

 

方志敏与他的胞弟方志慧

 

    

 

    方志敏精神是爱国、清贫、创造、奉献”,我的先辈们正是以这种精神战斗生活。今天讲我父亲的胞弟、我的叔叔方志慧的人生。以故事形式,从另一个侧面宣讲,同样体现了方志敏的精神。

    方志慧生于1907年,族名方远沛,是方志敏的胞弟,他性格活泼乐观,灵活过人,在党的培育下,为革命做了很多工作。他追随方志敏,出生人死,勇猛顽强,曾屡屡血战疆场,成为军人献身革命的典范,他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谱写了一个共产党人的光辉篇早。

    1927年夏,英俊且爱说爱笑的方远沛,近来突然沉默寡言,并且常常深夜一个人在村子边的水口林中徘徊,他是在等待哥哥方志敏回家。他知道国民党正在屠杀共产党人,哥哥也一定会遭遇到危险,他多么希望哥哥快点回家!多么希望为哥哥分忧解难。

    一天深夜,哥哥像叫花子一样回家了。可是,哥哥不容家人多说,要远沛速去通知附近各村的骨干前来相见,研究重起炉灶、组织农民暴动的大事。远沛拿起一把鸟铳,迅速地消失在黑夜之中。当夜,不少革命骨干前来与方志敏相见,使一度沉寂的湖塘村又热闹起来,方志敏再度点燃了熊熊的革命烈火。

    暴动还在准备中,白军一个营和地主靖卫团组成的“铲共团”就来围剿。方志敏率领暴动队撤退到山中,与敌人周旋。敌人无法与暴动队员进行山地战,更无法抓到方志敏,只得准备第二天火烧湖塘村出这口气。黑夜中,湖塘村的人都躲在深山里,远沛突然站起来大喊父老乡亲们,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等着敌人来烧屋,来踏平湖塘村吗?不!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和敌人进行坚决的斗争!狠狠地打击敌人!”于是,一些年轻人在方远沛的带领下,趁黑夜潜回到湖塘村,作迎击敌人的准备。

    次日清晨,“共团”来到湖塘村,看见全村家家关门闭户,格外肃静,顿觉纳闷。不一会,有几户人家的屋内传出狗叫声,一伙团丁破门而人。他们一进屋,看见有一笼子的活鸡,便伸手扑过去抓,可他们脚下踩着的木板一声断裂,几个人同时掉进坑里。这个坑,口子不大,但里面却很深很宽,坑的底层,铺上了木板,木板上插着尖刀、钉子之类的利器,上面掩盖了一层粪便,掉进坑里的团丁,尽管没有死,但个个都受了伤,流了血,满身臭味。与此同时,其他几家也出现类似的情况。团丁们一气之下,把鸡狗全部打死,火烧湖塘村,然后悻悻回了烈桥“铲共团”团部。

    当年秋,方志敏患了一场重病,经过九死一生的磨难。痊愈后,他辗转从鄱阳县搞到10支抢,正要运回家乡。这天深夜,他带着方远贵等人走在村口丛林,突然从丛林的左侧窜出两个蒙面人,不容分说就把方远贵等劫人林子里。丛林右边冲出两个“铲共团”“团丁”,两枝长枪对准了他。方志敏猛地一把抓住两枝枪的枪杆,飞起右脚,将一“团丁”踢倒在地;随即他又举起枪杆,向另一“团丁”砸去,只听得那个“团丁”大声喊:“哥哥别打!是我,是我!”这时,有人从庙里为他们送来松柴火把,方远贵也都从丛林中跑了出来,方志敏定睛一看,那个“团丁”原来是弟弟远沛。他终于明白过来,笑着说:“你们想联合起来吓唬我呀!”

远沛脱下团丁服,举起手中的枪,说道:“哥哥,这是我和远雷乘

铲共团团丁抽大烟时缴到的两支枪!你看,我们用这个作礼物来迎接你。唉,没有料到你还有两下功夫,我俩都搞不过你,连枪都给你夺去了!这两枝枪,应该奖给我和远雷吧?”

    说到枪方志敏严肃起来,他想了想对大家说:“这两枝枪,一枝送给方远雷,另一枝送给暴动队。”

    方远沛大声地叫:“我不干了,我缴到的枪,为什么不奖给我?”说完气冲冲地撒腿就要跑。

    方志敏追上去远沛,从敌人手中夺的枪,就要奖给你吗?这不成了你为自己夺枪!干革命决不能事事为自己着想!”

    远沛急切地解释道:“哥哥,我已是共产党员了。我要枪,也是为革命,打敌人!好,这次听你的,枪给暴动队,但下次我再夺枪,你一定奖给我。还有,我要求你给我改名字的事,你想好了吗?”

    方志敏想好了!你看^方志慧,好不好?”

    方远沛好!我喜欢‘志’字。”

    方志敏:“‘志’代表人生的志向,‘慧’是愿你将自己的智慧投人到革命中去,做一个有奉献精神的人!”

    方志慧认真地思索着……

    1929年夏,敌人用“砍树”的办法来围剿方志敏等创建的根据地,一时间闹得鸡犬不宁。为了粉碎敌人这个愚蠢的计划,方志慧等人打人敌人组织的砍树队伍里。一天深夜,砍树队正在一个村的祠堂里睡觉,枪声“乒乒乓乓”响起来,红军的袭击开始了。这时,方志慧背着个装有小石块的麻袋,爬到祠堂边一颗弯形的大樟树上。树下的敌人乱作一团,有的开始逃跑了。方志慧就用石块往下猛击,打伤了不少敌兵。随即,他又从树上下来,与敌人展开肉搏战,夺到了几枝枪。

战斗结束后,方志敏表扬了方志慧等人以智取胜的可贵精神,当场奖给方志慧一枝枪,方志慧高兴地跳了起来。

    敌人对赣东北苏区实行残酷的经济封锁时,方志慧负责去白区采购物资的工作。

    他机智勇敢,将大批苏区紧缺物资运回苏区,有力地支援了苏区军民的革命斗争。苏区政府授予方志慧“红色采办”的光荣称号。

    一年春季,他领着一条采购船,载着食物、布匹、药材等物资,船行到德兴县龙头山一带时,突然山洪爆发,河水猛涨,船被打沉。千钧一发之际他命令同伴每人紧抱一捆葱,与洪水搏斗,终于脱离了生命的危险。

    方志慧采购出了名,很快被苏区的买枪大王李长先看上。于是,方志慧跟着李长先到白区大城市逛鸦片烟馆,陪白军军官吃喝玩乐,密谈军火生意,真的从白军军官手中买到了大批军火。但方志慧却染上毒瘾,没有烟抽,他便卧床不起,奄奄一息。方志敏要家里人将志慧送到苏区政府所在地弋阳九区黄家源村,留在他身边医治。这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方志敏看到弟弟已到死亡的边缘,心痛极了。但他决心要狠狠治他,挽救他。于是,他要堂弟方志纯等负责将志慧关进黄家源村一家农民的糯谷仓里,谷仓锁匙由他保管。到了第五天,志慧开始说话,吵着要出来,说糯谷芒针将他彻底刺醒,他必须出去!但没有谁敢讨保他出仓。志慧又想到,必须找哥哥的挚友邵式平帮忙。第七天,邵式平来到仓边大声地说:“志慧,我是向你哥哥讨了保的,如果你今后还戒不了毒瘾,我将和你一起被关仓!”

    志慧跪在邵式平脚下哭泣,半天说不出话,只是一个劲地磕头。邵式平扶起他,“志慧,快起来,只要你戒了烟,好好干革命,就是对我最好的感激。”

    志慧:“邵大哥,这谷仓,彻底戒了我的毒瘾,我要将功补过,请你……”

    邵式平:“我知道,你还是想到部队上去!但这要经过你哥哥同意的,你也不能恨你哥哥,你哥哥对你是十分关心的。”

    志慧:“我最爱我的哥哥,没有我哥哥的教育,哪有我今天!”

    说曹操,曹操就到。方志敏特地来看志慧。志慧抢先跪下我的好哥哥,你彻底帮我戒了毒瘾,今后,我一定好好干革命!”

    志敏抱起弟弟:“什么都不要再说了,知错改错,就是好同志!相信你会做一个模范的共产党员!”

    志慧;“一定按照哥哥的教育做人!”

    志敏纠正他:“按照党的要求行动!”

    邵式平把志敏拉到一边说道:“我真佩服你,既狠狠地教育了志慧,又注意了方法,见到成效。志慧一直要求到部队上去工作,我想把志慧安排到军委会下属的修枪所担任领导,那里有很多坏枪,急需肯钻研而又敢闯敢干的人去,我看志慧很适合去那里工作,不知你意见如何?”

    志敏:“你是军委会主席,你选用就可以了。”

    方志慧来到设在弋阳县山沟的修枪所,这里只有几个职工,但急待修理的坏枪不少,志慧感觉担子很重。他上任的第一天,就向全所同志提出要求:“同志们,修枪所就是如何把坏枪修好,让它再上战场杀敌立功,要修好枪,首先必须爱枪,就像爱你的老婆孩子一样热爱它,像救老婆孩子一样把枪救活。这里,关键是技术,枪是人造出来的,人也可以把它修好!如何修枪,各自为阵。谁修好了第一枝枪,得头奖。修好的枪,要经过打野兽验证,能打死野兽的才是修好了的枪,若没有按时修好枪,也要受罚。”

    志慧和工人把坏枪卸下来研究,在研究过程中,他发现枪和鸟铳有相同的特点。他是会制造鸟铳的,他根据枪和铳各自的特点,很快掌握了修枪的关键。于是,他废寝忘食,经常在油灯下修枪到深夜。有时到第二天清晨,还见他抱着一支枪在怀里睡觉。

    功夫不负有心人,方志慧终于修好了第一支坏枪,用它打死了一头野猪。在方志慧的带领下,全所同志奋力拼搏,修好了不少枪,有力地支援了前线的战斗。

    一天,邵式平来到修枪所,对方志慧的工作表示满意,他说:“志慧,为了工作的需要,也是你长期的愿望,组织上决定调你去部队工作,你的意见如何?”

    志慧:“真的要离开修枪所时,我还真有点舍不得!”

    邵式平:“那你就留在修枪所好好干吧!”

    志慧感慨万分地说:“不!我要到部队上去,与敌人拼搏是我长期的愿望啊!”

    1929年冬,方志慧调到部队工作。

    1932年,方志敏担任赣东北省苏维埃政府主席。这年冬的一天清晨,他从贵溪县到余江县检査工作,途经贵溪与余江县之间的信江牛皮滩,在河边遇到赣东北省地方武装赤色警卫师政委邵式平,他正率部队从这里过河去攻占东乡县城。挚友相见,又是一番肺腑交谈。此刻,余江县的渔民船队队长祝金南匆匆来报告:“方主席,邵政委,发现一艘大客船,正逆水向这里开来,船上有两挺机枪,有背驳壳枪的人,还有哨兵把守,请红军打吧。”方志敏听说船上有枪,不禁脱口而出:“打!”邵式平:“好!志敏,由你指挥打客船。”方志敏两手一摊说没有兵,怎么打仗?”邵式平当即和其他领导商量,决定留下师特务连由方志敏指挥打敌船。此时,一位军人来到方志敏身边行军礼说:

“赤色警卫师特务连副连长方志慧向方主席报告,特务连一定完成打敌船的任务!”

    方志敏一个大步上前,握着弟弟的手,微笑着说:“志慧,不错,有军人的风度!”邵式平:“志敏,志慧无论是政治思想,军事技能,还是组织领导能力,进步很快。他工作上很会想办法,不时地有创新,而且特别会带兵,我真为你高兴!”

    方志敏由衷的喜悦。

    志慧:“邵大哥,我忘不了你对我的培育……”

    邵式平:“你应该记住你的好哥哥。”

    接着,邵式平率部离去。

    在研究打敌船方案时,志慧提出:“我和祝金南队长从苏区贸易开始就是好搭档,今天再度合作,一定能取胜。我水性好,由我带几个战士潜人敌船底下,监视敌人行动,配合祝队长和岸上的战斗。”

    大家表示同意。

    早饭后,敌船进入方志敏设下的两岸包围圈。这是一艘全新的由省专程护送到东乡县任职的县长的大客船。船上有一个排的保安部队和两挺机枪保驾,要获取这艘客船,并非轻而易举的事。

    很快,祝金南和另一名特务连战士,划着一条渔船,向敌船靠拢。看见渔船上活蹦乱跳的鲜鱼,馋得客船上的人都想去抢夺,但祝金南始终咬定高价不放,气得那些当官的破口大骂,命令士兵将祝金南抓起来。于是,士兵将枪口对着祝金南喝道:“快把鱼送上船来,否则,我就要开枪了!”祝金南趁势将士兵拉下水,拧起他的头,哈哈大笑地往水里按:“让你喂鱼去!”可那士兵水性好,不一会又从水里钻出来,向祝金南射击。这时志慧从客船底下一跃而起,将那士兵死死抱住往水底拖,祝金南也跳入水中,俩人将那士兵擒住。

    岸边,方志敏命令部队向敌船射击。顿时,敌船上的人乱成一团,机枪对着岸边猛烈射击。志慧等人一跃跳上了客船,迅速制服了两挺机枪。志慧端起机枪,对准船上的士兵喝道;“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缴枪不杀!快放下武器!”此时,岸边的红军队伍打出了“中国工农红军赤色警卫师”的军旗,对敌人展开了政治攻势。在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客船上的敌兵全部投降。

    在这艘客船上,红军缴获两挺机枪、30多支步枪、数箱子弹和毛毯、布匹、药材、粮食、火腿等,揪出了伪装伙夫的县长张津和,我方则无一伤亡。

    打了个胜仗,方志敏便要赶往余江,方志慧向哥哥行告别礼,押解着战利品回根据地了。

    不久,方志慧被提升为红十军八十一团副团长。因该团没有团长和政委,他挑起了政治工作和战斗训练的两副重担。他一如既往,加倍努力地工作,以模范带兵、训练队伍出了名,率领部队打了不少出色的仗,缴获了敌人大量的武器。八十一团因而获得了“战斗模范团”的光荣称号,方志慧也被提升为团长兼政委。

    为了实行对赣东北苏区的围剿,敌人在贵溪县琬港桥的一栋庙宇上加盖一层,建了一座碉堡作为据点,几挺机枪日夜把守,四周修起了坚固的高围墙,堡内有特种部队80余人,地下通道有充足的弹药。碉堡距离弋阳县城仅10华里,是阻击红军向外出击、保证白军进剿苏区的要害阵地,对赣东北苏区构成极大的威胁。红军部队攻打了好几次,都没能拿下这座碉堡。于是,红十军军部下达命令,要求八十一团尽快攻下该碉堡,寄希望于这个红军的“战斗模范团”。

    方志慧察看地形后,经过研究决定采用佯攻迂回战术。

    1933年7月的一天黎明,八十一团特务连发起对敌碉堡佯攻,敌人以强大的火力阻击。此时,由方志慧率领埋伏在敌碉堡后山的敢死队,正向碉堡进行爆破,当一名爆破战士要进入战地时,被敌人发现。顿时,战士遭到猛烈的火力阻击,眼看爆破战士即刻就要中弹倒下时,方志慧跃身扒在战士身上,以身体挡住了敌人射来的子弹,鲜血从他身上的弹孔中流出,他不顾一切地命令战士快!快爆破!不要管我!”此时此刻,方志慧已看到了爆破的滚滚浓烟,他笑着慢慢地闭上了双眼。一个屡立战功,战绩赫赫的青年红军团长,在关键时刻,为了救护自己的战友,为了扫除红军前进路上的障碍,为了中国革命事业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方志慧牺牲时年仅26岁。

    当天清早,方志慧的遗体被战士们抬回湖塘村。方志敏赶到家里。他伏在满身血迹的弟弟身上,失声痛哭:“我的好弟弟!你怎么这么快就离开我们呀!你是‘红军模范团’英雄团长,现在,红军是多么需要你啊!还有很多的仗等待你去指挥呀!平我对你严格过分,关爱太少,我多想弥补啊……”

    在一旁哭泣的母亲说:“志慧,你听到志敏说的话吗?你们哥俩一直这么好,志敏怎能舍得你啊……”

    方志敏为志慧洗去身上的血迹,替他换上新军装,戴上新军帽,穿上花草鞋,他紧贴着弟弟的脸:“好弟弟,生前,我们是好兄弟,你死了,我也会永远把你记在心里!”

 

(作者:方 梅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