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鏖战平型关 威震冀鲁豫

鏖战平型关 威震冀鲁豫
 
1937年1月,时任红一军团第二师师长的父亲杨得志,与第一师师长陈赓,带领军团的一批干部赴延安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学习。对于父亲这位放牛娃出身的红军指挥员来说,是非常宝贵的学习机会。
但是,开学刚半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发动大规模全面侵华战争。军委命令:“抗大”全体学员提前毕业,参加全面抗日战争。父亲赶回115师报到,聂荣臻副师长说:“要你到685团去当团长,两个原因,一是这个团是你原来工作过的二师改编的;二是这个团是全师的先头部队。现在部队已经到了黄河西岸韩城、合阳之间的芝川镇,你们的任务是过黄河进入山西。如今山西及整个华北吃紧得很哪!”父亲接受任务后火速出发,日夜兼程赶往芝川镇。
平型关“是先烈们用鲜血洗染过的”
父亲追赶部队,直到过了黄河,才在山西侯马市郊见到副团长陈正湘、肖远久。他率领部队登上北行的火车,这是整个八路军开赴前线的第一列火车。火车到达太原后,父亲进城去见林彪师长。林彪交代我父亲要加快北上的速度,把部队直接开到平型关一线。
平型关前有一条公路,蜿蜒通向灵丘、涞源,这是日军坂垣师团21旅团侵占平型关的必经之路。从关前至东河南镇之间的十余里路段,路北侧沟高坡陡,很难攀爬,路南侧相对平缓,易于出击。上级决定685、686团由南侧出击。
父亲率685团利用夜黑从上寨出发,冒着狂风大雨,拂晓到达伏击地域李庄。大约上午八点钟左右,听到汽车马达声,接着隐约看到插着太阳旗的引导车,后面跟着大车、马车一大溜。汽车上坐满了头戴闪亮钢盔的日本兵,身穿黄呢大衣,上着刺刀的步枪揽在胸前。
我军战士上好刺刀的枪膛里压满了子弹,紧盯着一辆接一辆进入伏击地域的汽车。当鬼子的头几辆汽车开到685团阵地前山脚下时,父亲一声令下:“打!”机枪、步枪一齐开火。鬼子最前面的汽车被打着了火,后边的汽车、大车、马匹等互相撞击,走不动了。鬼子们嗷嗷叫着跳下车来四处散开。
应当说坂垣师团21旅团还是很有战斗力的。他们从懵懂中一清醒过来,骄横、凶狠、毒辣、残忍的本性就发作了。指挥官举着军刀拼命地嗥叫着,躲在汽车底下的士兵钻出来拼命往山上爬,敌人想占领制高点。父亲立即命令:“附近的制高点一个也不准鬼子占领!”这时,刘营长已指挥一营把公路上的敌人分成了几段。他马上指挥一、三连,向公路边两个山头冲去。山沟里的鬼子也在往山上爬,可是不等他们爬上去,先其一步登上山头的一、三连紧接着又反冲下来,一顿猛砸猛打,把这群鬼子消灭了。这个营的四连,行动稍慢一步,被鬼子先占了山头。连长在冲锋中负了伤,一排长就主动代替指挥,两面夹击很快把山头夺了回来,将鬼子逼回沟底全部消灭。
最激烈的白刃格斗在二、三营的阵地上展开。二营五连连长曾贤生同志,外号叫“猛子”。战斗打响前,他就鼓动部队说:“靠我们近战夜战的光荣传统,用手榴弹、刺刀和鬼子干,让他们死也不能囫囵了。”发起冲锋后,他率先向敌人突击,20分钟内全连用手榴弹炸毁了20多辆汽车。在白刃格斗中,他一个人刺死十几个鬼子。他身上到处是伤和血,一群鬼子向他逼近,曾贤生拉响了身边仅有的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这是血战!这是意志的搏斗,也是毅力的考验!
战斗持续到下午,以我军的最后胜利结束了战斗。此役共歼灭日军1000余人,坂垣师团21旅团在与八路军的首战中,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父亲在回忆录中写道:“平型关是英雄关,因为她是先烈们用鲜血洗染过的!平型关是难忘的关,因为她记载着中国人民抗击日寇的第一次伟大的胜利!”
 
(作者:杨建华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