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1941年新四军在苏北最大的一次攻坚战

1941年新四军在苏北最大的一次攻坚战

 

 

194181517日,新四军曾经在江苏省大丰市(1951年由东台、兴化两县析置)裕华镇(现已并入大中镇)发起当时苏北境内最大的一次攻坚战。新四军第一师第二旅在旅长王必成、参谋长杜屏的指挥下,创造了以步枪、机枪加手榴弹攻克筑有钢筋水泥结构坚固碉堡的裕华镇,全歼该镇日伪军的奇迹。战斗中,有近百名英雄为国捐躯,特别是两名共产党员舍身炸碉堡的壮举,至今在人民群众中广为流传。粟裕在1943年纪念抗日战争6周年的文章里曾回忆:“民国三十年(1941)8月间,裕华战斗,当我攻入敌据点后,敌人以两挺机枪封锁门口,无人敢入。当时两个党员即自告奋勇,全身以棉絮缚住,带手榴弹冲锋,将敌人炸死,同时自己也被炸死,终于将裕华之敌全部歼灭。”

重建军部 反击日伪“扫荡”

19401010,新四军与八路军在江苏大丰白驹狮子口胜利会师,苏中、苏北的广大地区成为抗日根据地。19411月皖南事变后,新四军军部在盐城重新建立,盐城成为华中的党政军领导中心,抗日民主根据地随之创立,各项抗日事业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日本侵略军把盐城看成是眼中钉,从四周逐步向盐城逼近。他们先后占领东台、射阳、宝应、兴化等地,离盐城均只有100多里路。为保卫军部、保卫盐城,广大人民群众立即行动起来,他们纷纷唱起仿照《黄河大合唱》曲子谱写的《保卫苏北》的歌曲:“风在吼,马在啸,盐城在咆哮,盐城在咆哮。东台兴化沦陷了,日本(鬼子)伪军打来了,东海边上抗日英雄真不少,范公堤上游击健儿逞英豪。拿起了洋枪大刀,端起了土枪土炮,保卫家乡,保卫盐城,保卫苏北,保卫全中国。”通过宣传教育,广大军民在精神上物质上做好了反“扫荡”的准备。

19417月,日军集中了南浦独立第十二旅团以及第十五师团、第十七师团各一部,加上李长江、杨仲华的伪军17000余人,分四路向盐城进攻,并派飞机对盐城进行狂轰滥炸,妄图将新四军军部及其主力部队歼灭。

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军部后,黄克诚领导的八路军第五纵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三师。盐城属于第三师部队防区,粉碎敌人“扫荡”的任务主要落在该师身上。为牵制敌人,减轻敌人对盐城新四军军部的压力,粟裕领导的第一师第一、第三旅部队向苏中南线的黄桥、蒋垛、曲塘、姜堰等地发起进攻,直逼泰州城下,使敌处于顾此失彼境地。当时,第一师第二旅部队临时划属军部直接指挥。军部给第二旅的任务是:在通榆公路沿线,积极抵御从东台方向进攻之敌,在南至东台、北至南洋、西至秦南、东至黄海边的范围内打击进攻之敌,阻滞其进攻盐城的速度。

由于敌强我弱,不能硬拼,新四军军部及机关在敌军进入盐城之前撤离。敌军于721日占领盐城及其附近的伍佑、刘庄、大中集、裕华等地作为屏障。敌军占领盐城后,对盐阜区进行大“扫荡”。王必成指挥第二旅寻机袭击了刘庄、伍佑、上岗等敌据点,有力地配合了新四军第三师部队的反“扫荡”。

决定攻坚 拔除“钉子”

敌人虽然占领了盐城,但并没有达到消灭新四军军部及我主力部队的目的。而敌后方却在我第一师部队的打击下岌岌可危。南浦深怕其巢穴被端,只好率部于813日调头南下,对苏中抗日根据地进行大“扫荡”。军部指示第一师第二旅要以积极军事行动拖住敌军南下。旅长王必成和政委刘培善等第二旅领导根据军部指示,研究决定围歼裕华之敌。

裕华虽是一个不足千人的小镇,但其地理位置却十分重要。它位于沿海南北交通线上。敌人占领后,割断了我苏中与苏北两大抗日根据地在沿海的南北交通联系,如不拔除这颗深入我根据地的“钉子”,对根据地今后的发展极为不利。

裕华地区原是抗日根据地,群众基础好。日军占领裕华后,奸淫烧杀,人民群众受尽了蹂躏之苦,无时无刻不在“北望南师”解救他们。裕华据点周边,除西边15里处的大中集和北面的新丰镇有日伪据点外,都是我抗日民主根据地,便于我军集中优势兵力围歼敌人。进攻的不利条件是敌人侵占裕华后构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其主堡是钢筋水泥结构,位于高墩上,有两层楼房高,居高临下,视野开阔,便于发挥火力优势。除主堡外,日军还修筑了瞭望台、暗堡、铁丝网,布有鹿砦等障碍物。据点的南边有一个10多米宽的月牙形深水池塘,只在西南角上有一条约1米宽的坝埂与街道相通。据点的东边、北边是开阔地,无法接敌。西北边是伪军据点,再西边是南北方向子午河。从敌据点周围地形看,是很难接近敌主堡的。加之敌人武器精良,我军只有机步枪、手榴弹等常规武器,要夺取裕华攻坚战的完全胜利实非易事,攻坚难度可想而知。

周密部署 围点打援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王必成旅长尽管腿部负过伤,走路不太方便,仍坚持深入阵地前沿,亲自观察地形,研究战斗部署。

要保证裕华攻坚战取得胜利,其中的一个关键就是要做好打援。敌人的直接援助是来自西边大中集方向的日伪军。为此,第四团团长刘别生三次亲自侦察地形,选择伏击地段,构筑防御工事,并在河里设置障碍物,以阻击敌汽船通过。

兵民是胜利之本。旅政委刘培善召集东台地区的主要负责人开会,通报了部队将要攻打裕华敌据点的作战部署,要求地方上发动群众,做好后勤保障工作,以配合部队作战。地方领导表示,将发动并组织310名民兵支前,全力以赴,支援部队打胜仗。

为全歼裕华守敌,第二旅的主要部队都投入战斗。主力第四团负责攻打裕华敌据点,第六团及第四团一部阻击大中集方向敌人的增援部队,第五团则部署在小海、西团、新团一线,以阻击东台、白驹、刘庄方向敌人的增援部队。做好准备后,旅部召开各团负责人会议,参谋长杜屏下达了作战命令。最后,王必成旅长讲话,他说:“攻打裕华是一场硬仗,不论主攻还是打援,都必须发扬我军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和不怕牺牲的勇敢精神,做到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相互协作,保证作战任务的完成。”

参战部队于815日分别从数十里以外以急行军速度进入阵地,午夜完成了对裕华敌据点的包围,切断了裕华与外界的联系。

英勇攻坚 壮烈千秋

我军的作战步骤是先攻打伪军据点,后集中力量强攻日军碉堡。我军从西边越过子午河,对伪军实施包围。首先开展政治攻势,向其喊话:“和平军弟兄们,我们是新四军,是来打鬼子的,你们赶快放下武器,我们优待俘虏。”这些乌合之众,一听说新四军主力部队来了,吓得魂不附体,有的放下武器投诚,有的脱下军装,乘黑夜逃跑。对于少数不肯投降的顽固分子,我军给予狠狠打击。不到一个小时,就攻克了伪军据点。伪军据点离日军碉堡只有几十米,这便成为我军进攻日军碉堡的前沿阵地。

日军碉堡周围,除了沟河、池塘,就是开阔地,接敌十分困难,远距离冲锋必定会带来很大伤亡。因此,指挥部决定通过挖蛇形通道向敌堡逼近。蛇形通道挖好后,已是16日黎明前。指挥部下令集中全部火力压制敌人,突击队从西南坝口和东北方向的战壕里同时向敌发起攻击。勇士们如猛虎下山,一下子冲到了铁丝网的外围,狡猾的敌人投掷催泪弹,施放毒气。因事先不知敌人有毒气,没有做好防备,不少指战员中毒,进攻受挫。

敌人居高临下,火力凶猛,若白天继续进攻,必将带来更大伤亡。16日白天,我军一边休息,一边召开“诸葛亮会”,研究进攻方案。同时,动员发动群众送来棉絮胎和大桌子、门板、担架等物资,做好晚上进攻的准备。根据侦察与情报人员报告,东台、盐城敌人活动异常,如不迅速解决裕华之敌,有可能遭到从几个方向来的敌人的围攻。

旅部决定在16日晚上发动总攻,要求在午夜必须拿下敌据点。第四团团长刘别生传达了旅部的命令,要求坚决、干净地全歼敌人,务必做到不使一个敌人漏网。指战员们听了旅、团首长的动员,纷纷向党表决心,请党组织在火线上考验自己。

用机步枪、单个手榴弹无法摧毁钢筋结构的坚固碉堡,只有用集束手榴弹才有可能。而集束手榴弹又怎样才能投到碉堡里去呢?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夜幕已经降临,各级领导利用夜幕深入到前沿观察地形,考虑对策,并征求大家的意见。有的战士讲:“敌人放催泪弹,我们能不能放烟幕弹,蒙住敌人的眼睛,使其机枪发挥不了作用。”不少共产党员则主动站出来,要求当突击队员。部队领导经反复考虑,决定用火攻。火攻的方法是将棉絮缠在竹签或手榴弹柄上,浇上火油,摔到哪里,就可烧到哪里。一方面是将敌人外围工事铁丝网、鹿砦烧毁,扫除通往主堡的障碍;另一方面利用烟雾遮住敌人的视线。还有的指战员提出用“土坦克”,即在方桌上蒙上用水浇湿的棉被,使敌人子弹难以打穿,抱着集束手榴弹的人在方桌下用头顶着向前冲锋。

指挥部经过研究,决定采用“土坦克”的方法,并安排立即准备。准备工作全部做好后已是深夜时分。

17日凌晨,团长刘别生下达进攻命令,信号弹腾空而起。随即,一个个带着棉絮和煤油的竹签、手榴弹飞向敌堡。顷刻间,鹿砦、房屋等易燃物都着了火。冲杀声与枪声、手榴弹爆炸声交织在一起,惊天动地,气壮山河。面对烟雾火海,敌人慌作一团。三排长徐德胜顶着“土坦克”冲向暗堡,拉响绑在身上的9颗手榴弹,将暗堡炸毁。此时,刚参加新四军不久,出生于东台县南阳镇诚心村的战士李保辉等6人,顶着用3张方桌裹上浇湿的棉被组成的“土坦克”冲向敌主堡。途中,两个“土坦克”被打毁,李保辉等4人牺牲,只剩下两名共产党员顶着一个“土坦克”,一直冲到敌主堡门前。一名共产党员拉响了绑在身上的集束手榴弹,一声巨响,主堡的大门被炸开。另一名共产党员趁机钻进敌堡,也拉响了集束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在巨响声中,敌人的机枪顿时成了哑巴。勇士们在为战友报仇的喊杀声中冲到敌堡前。这时,没有被炸死的日本侵略军像一群疯狂的野兽,嚎叫着横冲直撞,与我军展开白刃战。我军战士英勇顽强,勇敢杀敌。

战斗结束了,战场上敌尸累累,血肉模糊,横七竖八地躺在碉堡前面的地上。团长命令,对敌尸体一个一个进行检查。结果,在尸体中查出两个重伤、两个轻伤、一个装死的。这些俘虏中了“武士道”精神的毒,死也不肯投降,他们喊叫着“死啦死啦的”,并咬人、踢人,战士们只好将他们绑在门板上抬走。

击退援军 乘胜追击

我军在包围敌裕华据点之初,就切断了敌与外界的联系,日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断地打信号弹求救。大中集的日军虽知裕华被新四军围困,但惧怕夜战,不敢出动。直等到16日天快亮时才派出增援部队,分水陆两路向裕华镇扑来。敌人被我警戒部队牵到距裕华镇七里半的伏击地带,遭到我军猛烈袭击。我军果断发起冲锋,在陆地与二卯酉河上同敌展开激战,击毁敌船一艘,活捉日军军曹(班长)一名,击毙与俘虏伪军数十名。敌人的第一次增援被打退后,又发动了第二次、第三次增援,均被我军击退。

16日下午,当我军快打退敌人的第三次增援时,王必成旅长从裕华攻坚前线来到我军阻击阵地前,听取阻击情况的汇报。为了保证裕华攻坚战的胜利,防止敌人再次出动增援,王必成当机立断,决定跟踪追击。只见王必成将手一挥:“跟我来,再打一个胜仗,消灭大中集的敌人!”指战员们情绪高涨,立即跟着王必成追击逃跑的敌人,并攻打大中集据点。

16日深夜,第四团第一营及特务连从北门、东门进攻,第六团第一营从南门进攻,分别消灭了驻北门中棉公司仓库和二卯酉河南据点的伪军,只剩下日军据点未攻下。

17日凌晨,裕华敌军已被完全消灭,为防止天亮后敌从东台、盐城等方向增援给我军带来被动,王必成下令部队从大中集撤出,整个战斗胜利结束。

战果辉煌 精神永存

裕华攻坚战(包括打援、攻打大中集),共消灭日军70余人,其中俘虏7人,消灭和瓦解伪军400余人,其中俘虏160余人。这是第一师第二旅到苏北以来歼灭日伪军最多最艰苦的一次攻坚战,也是新四军这一年在苏北打的最大的一次攻坚战。战斗中,共缴获重机枪3挺、轻机枪8挺,掷弹筒4枚,步、短枪400余支,子弹3万多发,轮、拖船各1艘。这一仗,无论从歼、俘敌军人数,还是从缴获武器数量上讲,在当时都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胜利。陈毅军长非常高兴,还特地给部队发来了嘉奖电。

裕华攻坚战的胜利,粉碎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打击了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大大振奋了军心、民心。这对发动群众抗战,粉碎日伪对根据地的“扫荡”,坚持敌后长期抗战,巩固抗日民主根据地起了重要作用。裕华据点的拔除,打破了敌人对我沿海根据地的封锁,使苏中、苏北两大抗日根据地重新连在了一起,为以后的抗战奠定了胜利基础。裕华攻坚战的胜利,是指战员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战斗中,我军伤亡七八十人,第四团第三营第七连第二班班长、共产党员张广德,战士、共产党员陈友德等40多人壮烈牺牲;团特务连副连长蒋小毛,第三排排长徐德胜、副排长张洪根、班长张孝洪等数十人为夺取裕华战斗胜利英勇捐躯。烈士们为祖国为人民而英勇献身的大无畏精神将永远留在人民的心中。

 

 

                                                  茅沄沄  茅永怀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