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网站版权: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本网站支持IPV6访问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赣公网安备 36010302000288号 

血债血偿!老6团主力营“破关杀鬼”,打出了老红军的威风

血债血偿!老6团主力营“破关杀鬼”,打出了老红军的威风

 熊熊之火 熊熊点兵 昨天

1937年淞沪会战结束后不久,南京保卫战也随即打响,但不到半个月时间后南京便告失陷。日军占领我华东核心地区后,便开始了大范围的屠杀和劫掠,其区域并不仅限于南京一地。

以苏州来说,此地曾是国军吴福线国防工事的重要一部分,淞沪会战时亦是国军第三战区司令部所在地。

淞沪会战期间,日军向苏州投弹4200余颗,仅平民就被炸死炸伤数千人;1937年11月19日苏州城破后,日军又开始大肆烧杀。

日军轰炸苏州

在北寺塔大雄宝殿前,日军用刺刀一次刺死被俘的国军士兵五六十人;在洋泾角村,日军集体屠杀了村民和难民100多人;在葑门附近徐家祠堂里未及撤走的七八十名国军伤兵均被日军枪杀;在一座大庙中,日军还把200多名妇女关在一起肆意凌辱,后又用机枪全部射杀……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苏州沦陷前后,死于日军之手的军民即达上万人之多。

然而,面对日军的暴行,此处的中国军队主力已经撤走,所留下的要么是零散起来的游击队,要么是成分复杂的所谓“忠义救国军”。

日军战线逐步前推后,苏州的伪组织也建立了起来,一大批汉奸伪军成为了侵略者的走狗,在日伪军的淫威下,当地抗战形势极其严峻。

一:老6团来了

东进前的老6团

直到1939年5月后,一支新四军主力部队的到来才改变了当地的抗战形势,这支部队便是我们之前文章中提到的新四军老6团。

说是一个主力团,其实新四军当时团的编制并不大,老6团东进时还少个第3营,因此只有2个作战营,加上团直属部队共计才700余人,但是这700余人却是实打实的精锐。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是在红军主力长征后留在当地坚持斗争的闽东独立师成员,时任团长便是著名的叶飞将军。

而在老6团的团营干部中,可以说是来自于“五湖四海”:

左起:陈毅、刘炎、刘飞、叶飞、吴焜、乔信明

副团长吴焜参加红军时在红四方面军、参谋长乔信明参加红军后长期在红10军团战斗、政治处主任刘飞参加过黄麻起义,也是红四方面军的干部、1营营长王萱春来自于红军主力长征后留在南方坚持斗争的湘赣边红军;2营长廖政国也来自于红四方面军。

过精兵强将不假,但老6团当时的武器装备却不怎么样。迫击炮没有,机枪很少,甚至连步枪都是杂七杂八的型号,还有很多人连枪都没有。

当地老人曾这么回忆初见老6团时的场景:

这支部队每天都在练刺杀,练瞄准,但很少练打枪,因为子弹实在太缺了,不少人身上只有两三发子弹,有的连枪都没有,拿着梭镖大刀,嚷嚷着杀了鬼子后缴枪缴子弹。

700多人的部队,就用这种武器挺进到当时日军视之为腹心地带的苏南(京沪)路东地区,风险还是很大的。

 

 

这一区域之前是国军淞沪会战的主战场,尤其是在吴福线、锡澄线激战期间,国军在短时间内大规模溃败,故而在战区内遗弃了很多武器装备。这些武器并不是说扔在野外没人要了,而是被形形色色的当地武装所搜集,这些武装中一部分是抗日的,一部分则投靠日军,而随着日军控制的逐步稳固,伪军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伪军熟悉当地环境,它们不仅充当了日军稳固统治的爪牙,也使得日军兵力得以大量释放,日军以少部分兵力便实现了对我富庶地区的控制和消化,这恰恰是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

由于国府第三战区的限制,老6团挺进苏南路东地区的作战是秘密行为,因此以江南抗日义勇军第2路军的名义作战,第2路军汇合了第3路军后不久,“江抗”总指挥部成立,由梅光迪任总指挥,叶飞、何克希、吴焜任副总指挥,乔信民任参谋长,刘飞任政治部主任。

1营营长王萱春

2营营长廖政国

老6团以“江抗”第2路番号战斗,原1营即为第1支队,支队长王萱春;原2营为第2支队,支队长廖政国;这2个支队(营)既是2个红军营,也是当时“江抗”部队的主力(除2路、3路外,后来还有4路、5路)。

老6团抵达路东后先是横扫了一批欺压百姓、为虎作伥的伪、匪军;随后又在黄土塘与日军激战,毙伤日伪军铃木大佐以下100余人。

为了教训下手上沾满苏州百姓血债的日军,老6团决定攻击日军在浒墅关车站的据点。

二:目标浒墅关

 

浒墅关,有着“江南要冲地、吴中活码头”之称,是京沪铁路和京杭大运河上的一处要地。

此处向东南距离苏州仅10多公里,向西北离无锡也只有20多公里。在浒墅关附近就有几处日伪据点,而在苏州和无锡则都是日军重兵驻扎的区域,选在浒墅关攻击此处的日军据点,可以说是风险很大的,但也正因为风险大,获胜后的影响力才更大。

当时跟在“江抗”总部身边的主力部队是王萱春的第一支队,因此叶飞决定让第一支队担负攻击浒墅关的重任。

我们前面说过,王萱春来自于红军主力长征后留在南方坚持斗争的湘赣边红军,曾任副大队长、大队长、连长等职。

1939年时的乔信明(左)和王萱春(右)

新四军改编之时,湘赣边红军游击队编为了新四军第1支队第2团第1营,王萱春任该营第3连连长。

在新四军中,对日军的首次战斗是江北的第4支队打的,江南新四军的对日首战则是新四军先遣支队打的;随后,新四军第1支队、第2支队主力挺进苏南的茅山地区,开始了广泛的对日作战。

王萱春作为第1支队第2团第3连的连长,是新四军中最早有对日作战经验的指挥员之一,而他当时所在的1营打得第一仗就是攻击日军的新丰火车站。

新丰火车站位于京沪路镇江到丹阳之间,这里距离南京只有五六十公里,可以说是日军占领区的核心位置。

 

2团1营以1连警戒、2连主攻、3连为预备队,原计划采用偷袭的方式来进攻,但战斗打响后便陷入相持,因此由偷袭转为强攻。

时任3连连长的王萱春率1个排加入攻击,由于我军火力处于劣势,故而采用了将日军油料引燃火攻的方式。

有日军冲出来后,我军则以火力或白刃战将其消灭,就这样歼灭了日军40余人。

因为采用了火攻,所以有的日军武器也被焚毁,但此战依然缴获了13支三八式步枪,并使得京沪铁路一度瘫痪,达到了我军的作战目的。

这次战斗结束后,王萱春还参加了夜袭句容城等一系列战斗,表现突出,因此在1938年底调到老6团1营任营长。

王野翔先生作品《夜袭新丰车站》

而浒墅关的敌人同样是一处火车站,所以由王萱春带1营参加此战,在作战流程上来说并不陌生。

不过在这种火车站通常驻有日军1个满编小队,附近还有伪军,我军当时能够集中起来的主力部队满打满算也就3个连。如果短时间内解决不了战斗,就很可能被日军合围,所以战斗的组织必须周密而完善。

叶飞、乔信明、刘飞等老6团领导之前都是红军时期的师级指挥官,深知战前侦察的重要性。

在战斗发起前,老6团便以熟悉当地环境的参谋周达明和苏州籍女战士李关玉化装进入浒墅关镇侦察敌情。李关玉曾是浒墅关白马涧小学的女教师,她找到了自己以前的同事、同时也是自己结拜姐妹丈夫的徐双林。

徐双林爱好足球,曾跟日本车站的职员踢过球,他不仅介绍了日军车站的配置情况,还画了一张草图,并带着周达明进入了车站,由周达明实地侦察,掌握了一手情报。

周达明(1941年牺牲)

1957年,刘飞中将写给周达明烈士唯一儿子周希曾的信

拿到情报后,周达明回来向叶飞、乔信明、刘飞等领导报告了侦察的情况,李关玉则留下和徐双林一起监视敌人,如有敌情变化,李关玉就速回部队报告。

拿到情报后,老6团开始部署作战计划,由王萱春的第一支队(即1营)担负主攻任务,另将团部侦察排加强给突击队2连,直接参加战斗。同时以“江抗”第3路进攻黄埭的伪军王海宴部,“江抗”第4路警戒望亭方向的敌人,以配合主力部队攻击浒墅关。

 

战斗时间定在6月24日夜,除2连及团侦察排主攻外,另外1连任务是炸掉火车站东段的一处铁路桥,并阻击苏州方向的日军援军;以3连炸掉火车站西段的一处铁路桥,以阻击无锡方向的日军援军。

因此实际上进攻浒墅关车站的老6团部队是1个加强连,但整个作战的计划却比较周密而复杂,要考虑到多种情况的发生。

三:同志们,跟我来!

6月24日傍晚时分,参战部队400多人从无锡梅村出发,“江抗”总部随部队跟进指挥。

老6团进攻部队的首个目标是东桥镇的伪军,团部侦察参谋周后荣率侦察排趁夜摸掉了这里的伪军,抓获了伪镇长和巡警等人。

据时任“江抗”政治部主任的刘飞将军回忆:

 

傍晚,我们从梅村驻地出发不久,暴雨倾泻,天色漆黑,道路泥泞,加之田径狭窄,战士们一步一跳地艰难地前进着。直到将要逼近东桥镇时,天空中才透出朦胧的月色。捷报传来了,侦察排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掉了东桥的伪军,当我们刚刚把指挥所确定在东桥镇时,十几个俘虏就被带到政治部来了。

东桥镇距离浒墅关车站只有几华里,“江抗”的指挥部就设在这里,这就是我军典型的靠前指挥。营连级规模的作战,“江抗”指挥部就在战线几里地外;营级干部直接上一线,连级干部则直接带队突击。

所以我们说国军作战都是“兄弟们,给我冲”,而我军作战则是“同志们,跟我来”。在通讯手段落后的那个时代,指挥官上一线指挥,一方面能够时刻掌握战场态势,更好临机应变;另一方面,对士气也是极大的鼓舞。

所以说“同志们,跟我来”,并非是影视作品的演绎,而是当时的真实写照。但也正因为如此,我军指挥员的伤亡率是很高的。

叶飞

如当时在东桥镇指挥的叶飞将军,1933年执行任务时,头部、胸部、臂部连中数枪。之后,胸部的那颗弹头并没有能取出来,一直在体内留了66年,直到将军去世;

乔信明和警卫员

如乔信明将军,红军时期脚部负重伤后差点截肢,抗战中后期到解放战争时期几乎都是在担架、马背上指挥战斗;

刘飞和小战士

再如刘飞将军,一生6次负伤。在1939年9月的顾山战斗中,部队遭“忠义救国军”袭击,刘飞胸部中弹负重伤,这颗弹头也没能取出,直到45年后将军去世。

当时指挥1营作战的营长王萱春,其实在他刚刚接手1营后不久,便部署了伏击从句容县到丹徒县宝堰镇的日军。在这次战斗中,王萱春营长也负了重伤,这已经是他参加红军以来的第3次负伤了。

王萱春

这次负伤后,王萱春住院40多天才出院。出院后不久,老6团主力改为“江抗”第2路,当时才25岁的王萱春便跟上部队,开始参加战斗了——这就是我们人民军队的指挥员。

有人说指挥员应该是要靠后指挥。从道理上说,这是没错的,可是当时我们的军队武器和通讯条件实在是太差了,关键时刻指挥员不上一线谁上?

在叶飞将军的回忆录中提到过副团长徐焜战斗时经常上一线的片段(尽管他自己也经常在一线):

战斗中,吴焜同志常常挺起身子,端起机枪,带头向敌人冲击。有时,他还要拿过司号员的铜号,吹起冲锋号向前冲。直到现在,老同志回忆往事时,常有人这样说:吴副团长的号一响,能使人忘记一切。除了敌人的脑袋,什么也看不见,好像敌人的子弹都被他冲散了一样,只听见他的声音:天红了,地红了,眼睛红了,杀呀!

吴焜

我曾对吴焜同志说过:身先士卒,临危不惧,这是前辈名将留下的好风格;冲锋在前,退却在后,这是我军三猛作风的好传统。但是,作为一个团的指挥员,就不能只起一个英勇战士的作用了。吴焜同志认真地考虑着,第二天才郑重地回答我:

这支部队是你在闽东游击战争中带出来的,依托根据地,开展游击战,是有丰富经验的。但作为坚强的能攻能守的正规团队,无论军事技术上、战斗作风上都是不够的。不错,我们团在皖南进行了军事训练,成绩不小,但在实战中还是要各级指挥员以身作则,这样才能把部队的顽强战斗作风带出来,才能打不垮,拖不烂!

以身作则,带头打硬仗,这可不是一句空话,而是要流血和牺牲的。

 

远的先不说,在这次袭击浒墅关车站前,王萱春营长便身负重伤;这次战斗几个月后,老6团副团长吴焜便牺牲了,刘飞也在战斗中身负重伤。

所以说主力部队的战斗作风是怎么来的?一次次名副其实的血战,打出来的!

而在袭击浒墅关的战斗中,尽管主战场只是营连级的小规模战斗、尽管是夜袭加偷袭作战,但带队的干部们也是有牺牲的。

四:破关杀鬼

我们前面说过,直接进攻浒墅关的部队是1营的2连,另外还加强有团部直属侦察排。

由于车站较大,目标也有好几处,2连和侦察排是分路进入的,其中2连连长吴立夏带1排、指导员吴立批带2排、团部侦察参谋周后荣带侦察排。

在现有材料中,我们没有看到3排的部署,按照我军作战的惯例,3排很可能是1营营长王萱春和教导员张潮富掌握的,为预备队。此外,还有1连和3连主要担负阻援破桥任务。

除主攻部队外,“江抗”第3路进攻黄埭的伪军,我们前面提过这一点。

 

1营营长王萱春先前有过夜袭新丰车站的战斗经验,在那场战斗中突击连跟日军打成了僵持战。因此在这次进攻浒墅关车站的战斗中,王萱春部署突击队极其注意隐蔽潜入,力求打日军一个措手不及。

午夜时分,部队进入铁路桥上后,恰好撞上一队巡逻的日军,2连指导员吴立批带着2排尾随日军巡逻队,摸进了日军营区;2连连长吴立夏则带着2排堵住日军营区的一处大门,并将机枪架了起来对准门口;周后荣率领团部侦察排则从日军岗亭方向进入,解决掉这里的日军后,再向里面进攻。

为协调进攻速度,以2连长吴立夏投掷手榴弹爆炸为信号,三路部队同时攻击。

当时为什么以2连为主攻呢?除了这支部队擅长攻击之外,还有一个因素值得注意。

因为这个连队有整个1营,甚至是整个老6团唯一一件特殊的武器:苏制DP-27转盘机枪,也就是大家打游戏时俗称的“大盘鸡”。

 

当时苏联向中国提供了大量军事援助,仅机枪就有至少9720挺。由于是全面抗战初期,加上苏联的特殊因素,因此有120挺转盘机枪被拨付给八路军、新四军,这批机枪基本是抗战时期国府拨付机枪数的绝大部分了(注意:抗战期间,国民党军补充机枪总数为10万9144挺)。

而在老6团中,只有这么1挺转盘机枪,装备在2连。转盘机枪虽属轻机枪,但弹容量达47发,火力持续性比当时常见的捷克式机枪要好,而且子弹威力大,是老6团当时的压箱底武器。

在将近一个月前的黄土塘战斗中,1营营长王萱春部署第2连增援,当转盘机枪开打后,前线的战士们高兴得大喊“苏联机枪来了,苏联机枪来了”。

转盘机枪火力猛,但也遭到了日军掷弹筒的重点攻击,机枪手也被打倒。关键时刻,2连指导员赖生弟连续投出手榴弹,掩护别的战士抢回机枪继续射击,但自己也不幸中弹牺牲。

在整个抗日战争中,这种情况经常出现,归根到底还是部队的装备太差,为了一挺机枪、甚至一挺步枪、几颗子弹就牺牲的干部、战士数不胜数。

 

在之前王萱春营长参加的攻击新丰车站的战斗中,也是因为部队火力不足才不得不火攻,有日军冲出后,为了省几发子弹,还有战士上去肉搏。

这一次攻击浒墅关车站,由于距离苏州、无锡极近,都是日军重兵驻防地所在。为了迅速解决战斗,以2连主攻,拿出了老6团压箱底的机枪也可以说是下了血本了。

当时日军的这种据点很少遭到攻击,因此其警惕性并不强,2连连长吴立夏将机枪布置好后,便带队摸了进去。

由于正值夏天,天气炎热,这一路的日军都赤膊睡觉,武器则挂在墙上,吴立夏连长带队直接往日军的营房内扔手榴弹。

手榴弹一炸响,各路同时进攻。

 

2连指导员吴立批这一路的2排长在摸进去时,注意到门边有1挺机枪,因此战斗一开始便控制住了这挺机枪,猛打起来。

侦察排则在参谋周后荣的带领下,要先干掉日军的一处岗亭,这个岗亭外有1名日军“哨兵”,岗亭内有4名日军没睡觉,在打牌,旁边还放着没吃完的西瓜。

手榴弹炸响后,侦察队员们想先活捉那位“哨兵”,结果这是个假人,还连着警报电铃。岗楼内的日军察觉情况不对,想要拿武器,侦察队员们冲进去也是想抓几个活的。

但1939年的日军作战意志还是非常顽强的,眼看着扭打下去也不好抓到活的,遂用驳壳枪将这4名日军全部击毙。

3路攻击部队全部打响,整个浒墅关车站内也是火光一片,由于我军手榴弹的杀伤威力有限,有些未被杀伤的日军提着枪就出来反击。在零散营房内的日军清醒后,也迅速出来反击。在遭到突袭后,日军并没有乱作一团,而是以数人结组或单兵作战的方式与我军殊死搏斗,足见这仗也不是那么好打的。

在混战状态中,有一名赤膊日军突然冲出来,用手枪对着近处的2连战士接连射击,1排长陈阿德被击中头部牺牲(另一说陈阿德是被弹片所伤牺牲的),这名赤膊日军后来查证就是浒墅关车站日军守备队的队长大丸内。

我军2名战士想生擒这名日军军官,但一名战士的胳膊被这个日军小队长咬伤,眼看着也不好活捉,遂将其击毙。

在这场战斗中,我军牺牲的另外一名干部是团部的侦察参谋周后荣,在争夺日军1挺机枪的战斗中,周后荣也不幸牺牲。

抗战中新四军缴获的日军装备

不过在2连和侦察排的突袭下,浒墅关车站的日军也终于被全歼。同时3连按预定计划炸毁了一处铁路桥,“江抗”第3路歼灭了黄棣的伪军1个中队,不过1连受阻于河流未能按计划完全炸毁目标铁路桥。

日军援军出动后,2连在兄弟部队的掩护下撤退,所留下的只是一片被破坏的车站残骸和50多具日军的尸体。这一仗打完后,京沪铁路在此3天未能通车。

由于浒墅关为苏南要地,日军守备队被全歼在当地引发的震动极大,在上海和香港的报纸争相报道。

叶飞将军回忆:

这一仗打得干脆利落,前后只用一个多小时,就全歼了这里的日军。还使铁路停止通车三天。上海和香港的一些中外报纸,发表了消息,刊登了美国进步记者史沫特莱关于这次战斗的通讯。从此“江抗”的旗帜打出去了,日军大为震惊,广大人民欢欣鼓舞。

其实论战斗规模的话,这仗并不大,但日军当时已横行已久,广大群众早已恨之入骨,像浒墅关战斗这样干净利落地歼灭一股侵略军,其实对士气民心的提振作用极大。尤其自日军侵占苏州以来,百姓苦不堪言,新四军主力部队的到来,真的给大家带来了希望。

刘飞

甚至在几个月后,受国民政府第三战区的压力,老6团主力不得不撤离路东地区以后,以刘飞将军为代表的36名伤病员依然可以拉起一支抗日队伍来,这便是日后沙家浜的历史原型。

为什么新四军在敌情严重的苏南地区还能如此壮大?老百姓支持啊!(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仅苏南地区就有5万余人参加新四军,其中7000余人为国捐躯,县团以上干部牺牲者100余人)。

从领导干部到普通一兵,人人敢于争先杀敌;而从领导干部到普通一兵,人人却又待百姓如父母亲人;这样的部队谁不支持呢?

 

值得一提的是,在300多年前的1555年,就有倭寇攻至浒墅关后被全歼。而在1939年的6月24日晚,又一支日军部队在此被中国军队团灭。

浒墅关,侵略者之坟墓也!

资讯列表

新四军为何被称为“铁军”
深刻领会全会精神 赓续铁军红色血脉
九江市新四军老战士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回信精神
风雨兼程百年路 不忘初心再出发
携手体悟铁军精神 共谋服务发展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