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叶道清讲铁军故事

叶道清讲铁军故事

 

 

①  当上新四军才有家

作者  叶道清

 

我叫叶道清。1924年生人,老家在安徽省铜陵县熊安镇长安村。我向别人介绍自已时,最喜欢说的是:我是个新四军老战士。然后举手敬一个军礼!

这些年,好像我一天比一天老了,许多老战友,还有老首长、老领导,都说要给我过过生日。我说我身体硬朗得很,不同意搞。去年秋天,96岁了,大家说这是个好寿年,终于拗不住,过就过吧!但我有个条件:不搞仪式,不收礼,我请大家!

铁军真的就是那么铁!那天,来了好多老领导、老战友、老朋友,老亲友,好热闹!我也做了一点准备,给每个老铁战友、亲朋好友送一张我的照片:井冈山镰刀锤头红旗下,我戴着红五星军帽、穿着老军装、庄严举手敬军礼!上面印着“纪念井冈山胜利70周年”,下面署名:“新四军老战士叶道清(96岁)留念”“二O一九年秋月”。 

我这个人没读过书,文化不高,却喜欢写个诗歌、快板什么的。照片背面抄了毛主席一句诗,印下两行话:

“军旅生涯永难忘,战地黄花分外香”

什么最难忘?照片背面印着:“1941年参加新四军穿军装”。1941年是个什么年?这年1月,蒋介石制造了震憾中外的皖南惨案。新四军流血牺牲遭了大难,我就在这时,参加了新四军穿上了军装!

什么分外香?照片背面印着:“三打丫山,二打枣庄,二打涟水,孟良崮战役侦察立奇功。”我参加打的仗不少,这战地八朵黄花,真正分外香!我叶道清后面同大家一朵一朵讲!

我的家史苦难,父母拖儿带女从皖北逃荒到江南铜陵县,以抬桥砍柴为生。家贫运恶,兄五岁锇病死,姐八岁送人当童养媳亡,爹1924年被山霸打死,我还在娘肚子里,叫做遗腹子,爹只遗留给我一根带血的绳子。

可怜娘,农忙背着我帮人家收割,农闲背着我沿路讨饭,晚上还要打织草鞋卖。我七岁起就帮人放牛,赚碗饭吃。不料十二岁时,日夜劳累养活我的娘病饿交加,拉着我的手、泪眼望着我,痛苦地离开了人间。剩下我小小年纪,孤苦一人,娘给我留下两只下蛋的母鸡,一只四十斤的小猪崽,还有一只被我养活的小花狗相依为命,后来小花狗在我病重不起时用嘴叼来老中医救了我一命。为了埋葬母亲,我向财主恶霸柳扒皮讨要四块木板做棺材,结果要我给他白干三年做“帮工”作交换。

“三年小长工”,我受尽了折磨。不饱不暖不停干,挨打挨骂挨饿饭。柳家的牛发性跑出去硬说是我没栓紧,柳扒皮抡起锄头杆子,把我打得通身青一块紫一块,还不放过,追着打。幸亏被当年中共地下党的赵连诚看见了,我的大恩人哪,他喊着拦着给我解了围,又同地下党派武工队的人一起把我救出来,带到长山乡政府(当时是抗日游击区的,后来成新四军的乡政府)。让我当上小通讯员,参加了革命,参加新四军,穿上了军装。

我叶道清,幼年讨饭,童年苦工,少年跳出火坑,参加革命。我没有了家,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家。共产党救了我,党就是我的父母,革命就是我的家,全国都有我的革命战友,都是我的家。我的家就是国家,我参加新四军就是保卫国家,就是保卫我的家!

(整理:岳军子) 2020.11.

  

  

   拼一条小命充武力

作者:叶道清

 

1941年我被救出火坑,到钢陵县长山乡政府当通讯员。十六七岁的“红小鬼”,从前没吃过饱饭,又瘦又小,常受新四军和武工队员们的疼爱,因此虽不够岁数当共产党员,我总想拼一条小命充武力。

那一天,做了一件我从来没做过的“天大”的事!

那天我正在长山乡政府,胡月亭乡长要我急送一封信到三条冲的铜陵县政府,交铜大(铜陵县大队)首长朱农、杨明收。胡乡长交给我一张小字条,还嘱咐我注意保密,小字条信千万别丢失了!

我急急忙忙地上路了,走到下罗铺天刚亮,猛一乍,发现一队日本鬼子躲在树林里枪口对准我。我一看“情况不妙”!赶紧弯腰把小字条信塞到嘴里吞进肚里。鬼子上来盘查,又问又搜身,确认我是当地农民小崽起早赶路,拿枪一指,示意不准我进树林。

我连忙顺着小路超近路跑到三条冲,找到哨兵,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赶快带我见朱、杨两位首长!”两位首长问情况,我告诉说:“信在肚子里!”首长立即找来卫生队长,飞快地灌了我一肚子肥皂水,我“哇”地一声酸涩苦辣呕吐一地,大幸,信吐出来了,清洗后打开一看:“日伪顽联合扫荡,政府部队行动”。

此事过去八年后,朱农、杨明首长都不认识我了,经介绍才记起来,说:“你命真大!”我编了个顺口溜,以资纪念:送信遇敌,吞吐口张。信在肚里,绞肚牵肠。吃饭不香,喝水不畅。全身酸痛,肚肠辘响。个中滋味,命大反响。

皖南事变后,铜陵县顺安日伪顽明配暗合十分猖狂。鬼子和汉奸伪军为拦截新四军南北通道,联合长山炮兵阵地埋伏要道,抓捕新四军伤病员和地方干部。长山乡胡乡长要我打入长山炮兵阵地充当苦力,指示我的工作有三条:一是早上山,晚下山汇报敌情;二是搞些敌人的弹药出来;三是观察哪些人给日军通风报信联系。

我年龄小、不显眼,半年时间干苦力活,慢慢地跟山上炮兵、鬼头“小太君”混熟了,三项任务都搞得不错,期间还救了五条人命。一次是鬼子下山抓回两个妇女,准备给六十多个鬼子轮奸。我悄悄要她们披头散发,抓烂泥朝头上脸上涂,我去给鬼子“小太君”说,这两个女人毛病大大的,有麻风传染病。鬼头一听,亲自去看确有病的样子,还臭,不能要。骂了几句鬼话,放她们下山了,我救了两条人命。

还有一次,小鬼子兵拦住山脚下三个挑瓷碗下山的人,把他们打得头破血流,还上刺刀准备捅死他们,我赶快找到鬼子“小太君”说:“刺啦,刺端。气难闻!”鬼子小太君叫我告诉这三个人,快快开路,不然死啦死啦的。三人一听赶忙爬起来下山去了,又救了三个人。

我在山上做尽好事,大家都夸我脑袋机灵。我还为武工队搞到敌人的二百发子弹,八支手榴弹,二盒雷管,二十公尺导火线,都是用臭鱼烂虾、剩饭腥菜盖在菜篮里,一股腐烂臭味提出来,鬼子兵一闻,就叫快快开路。同志们很高兴,首长还奖励了我一条毛巾、一把牙刷。有次我提着弹药装在篮子里下山,碰到三个鬼子上山,我怕鬼子检查,装着滑倒,在坡地放开篮子滚下山脚底,幸亏没有爆炸,惊出我一身冷汗!

最苦难、惊心魄,是1942年,日伪顽配合拉网式扫荡,我们四个交通员:郑绍君、郑绍贤、陈爱庚和我,在执行任务时,由于汉奸告密,被日伪军抓住,押往吴家祠堂,集中排查指认新四军人员。

我们的死敌、狗汉奸王诚夏指挥鬼子伪军把我们四个人,五花大绑推拉到顺安镇日伪军营里。王狗汉奸要日伪兵凶狠地用棒子打,压杆子,坐老虎凳,灌毒辣水,反复多次,打得我们皮开肉烂,骨肉分离,变成血人一样,还不放过我们,再拖进水牢,真是比死还难受呀!但是我们四个人半句都未透露军情。

敌人没了办法,把我们拖到刑场处决。日伪兵,真残忍,杀人场,阴沉沉,刽子手,推打行,脚镣拖,手铐紧,乌云盖顶,断了魂!只听到一阵枪响,子弹嗖嗖嗖,没上我的身,只是把我们唤醒了:回头一看,鬼子伪兵倒下七八个!原来是武工队来了,武工队开枪打死了行刑的敌人,是刘队长,带着武工队来救了我们!是党救了我!

中国共产党万岁!共产党再次给了我生命!爹死了,娘生下我,给了我生命;娘死了,我落到地主恶霸手中,共产党救我出火坑;这一次,鬼子汉奸押我上刑场,共产党再救我的命,给了我第三次生命!我要用我全部生命永远感谢共产党,我要用我一辈子报党恩!

(整理:岳军子)2020.11.

 

资讯列表

加强协作 共创“馆会”工作新发展
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了二〇二一年新年贺词
新四军与景德镇
突出五个围绕 提升活动成效
江西省社科联汤水清副主席一行亲临江西省新四军研究会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