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新四军历史上的今天(11月27日)

11月27日


1940年
▲ 叶挺、项英致电毛泽东、朱德,报告:昨日顾祝同即对该部参谋处签呈作为命令下达,对我提出×电文各项,均置之不理。经我们多方研究与考虑,由苏南北移路线,途中困难多,危险性较大,反不如由三支地区兼程北移皖北较利(仅有一道封锁与长江),既时间经济,又直接增援皖东。我们决心将大批工作人员即可化装过封锁与部分资材先经苏南至苏北,同时以迷惑各方,再以突击方式,将部队由现地区突过长江至皖北。目前正在积极布置中。
▲ 刘少奇、陈毅致电中共中央对东北军霍部采取的方针:对东北军,应坚持采取争取的方针,这是争取其他一切友军的关键,但对其内(特别是南来之霍守义五十七军内),接近中央反对共产党的倾向必须以严重打击(从其外部及内部夹击),否则争取与东北军的合作,特别是反对投降派的合作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一方面要用一切办法去与该军上下层军官联络,说明中国目前投降危险及打到鸭绿江边的必要,参加反共是该军的死路,并表示我们愿意合作到底的诚意。另一方面,该军如参加韩德勤的反共战争,我们必须给以坚决的打击。在打击之后,再还人枪。讲合作,目的只是打击该军之反共分子与反共倾向。 同时黄克诚、张爱萍部必须切实布置对东北军作战。黄克诚部应切实监督该军,如该军出援韩(德勤),我即坚决消灭之。如该军一一一师坚持南下,亦须在路西打击之,务使其不能打成一片。


1941年
▲ 新四军第五师及当地军民粉碎鄂中日军2000余人,对安(陆)应(山)抗日根据地中心区赵家棚地区历时20余天的“扫荡”。


1942年
▲ 中共中央华中局致电邓子恢、彭雪枫、刘子久、吴芝圃、刘瑞龙:中央已批准邓子恢、彭雪枫、吴芝圃、刘子久、刘瑞龙五人为淮北区党委委员,邓任书记,子久副之。军区下设四个分区,似太多。同意撤消军区,赖毅调十一旅任政委。


1943年
▲ 粟裕电示王必成、江渭清:你们估计顽方不会轻易放弃宣(城)广(德)路以北地区是正确的。顽方以公开的武装和秘密的特务及派兵当伪军等方式与我争夺该地区。为确立我们在路北的优势,必须全力发动群众,进行减租减息,以便动员与团结广大群众在我们周围,打下今后坚持斗争的牢固基础。目前在路北地区不是发动对日伪的大举攻击(尤其不应攻坚)的时候。日伪建立相当数量的据点和公路,这一方面可阻止顽军北来,另一方面将有利于激起群众抗日情绪。但于新投敌的顽军及顽方有计划派去充当伪军的部队,则应毫不放松地予以歼灭性打击。地方工作仍应以两溧、高淳深入工作为中心,巩固地向南发展。但对郎广地区,目前则是发动群众、建立地方武装为中心。
▲ 新四军第五师部队击溃进犯我安(陆)应(城)边大鹤山之敌伪600余人,毙伤敌伪50余人。
▲ 新四军苏北军区淮海军分区第三支队第九团围攻堰头(今属新沂)东至蒋王庄伪军据点,经破击及坑道作业,于29日全歼据点伪军,俘伪军70余人。


1944年
▲ 张云逸、饶漱石、赖传珠电示新四军第二师:新四军第五旅宋文、朱茂绪两团(第十三团、第十四团)如能攻克肖家圩、界牌集时,即相机攻之;如估计伤亡过甚,则不宜硬攻。路西地区辽阔,如新占地区都须派兵固守,就有兵力分散、处处单薄、兵力不集中之虑,最好选择要点筑垒扼守,其余不关重要区域可将工事破坏,保持游击活动,俾便集中主力整训和机动。如无新情况之变化,应即注意恢复部队疲劳,进行部队整理补充,准备应付新的情况。含和交通仍应设法派一部队配合七师相机打通。
▲ 李先念、任质斌、刘少卿致电中共中央军委、新四军军部报告豫中部队整编及团级干部情况:豫中部队(指1944年7月成立的豫南游击兵团,11月改为河南挺进兵团)指挥长黄林。指挥部有108人,内特务连68人,系十三旅带去之老部队。挺一团团长吴昆,政协(政治协理员,下同)刘建均,全团378人,系由三十八团三营改编的。挺二团团长张和智、政委邵敏、政协李华,全团413人,系由独立第二十五团改编的。挺三团团长赖鹏、政委胡仁,全团376人,系由信罗边淮南支队改编的。挺四团团长林国平、政委牛德胜,全团275人。系原四十五团三营改编的。


1945年
▲ 新四军第二师第四旅攻克鲁南韩庄及其外围据点,全歼拒降日伪军900余人,其中俘日军80余人。第七师第十九旅以武力迫使守护铁路的日军临城铁道队1500余人放下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