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COPYRIGHT © 2018 江西省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70885738  投稿邮箱:jx_n4a@163.com 通信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友竹路7号(新四军纪念馆)

赣ICP备19001705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新四军历史上的今天(6月29日)

6月29日


1940年
▲ 刘少奇、邓子恢电示彭雪枫、黄克诚并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彭德怀、项英、张云逸,命令彭雪枫、黄克诚“你们即迅速进行合编。我意编成三个旅,三个团作为主力外,一个旅仍补六支队,司令由彭兼,另委一副司令。编余之独立团、营仍补新四军(要留必须之地方部队,然后主力才能自由调动)”,“要在部队中作很好动员与解释,说明合编意义,特别注意向某些干部解释,防止逃亡发生”。
▲ 彭雪枫、黄克诚报告,部队已遵令合编;请示“对外六支队名义及八路军名义均不变,对内则为八路四纵队,不用路南纵队是否可以?”,原六支队指挥机关,如司令部、政治部、供给、卫生等部门,即改为纵队机关。克诚所带干部不多,依照具体情况调剂之,另已抽调一大批军政党干部过路东。关于合编“目前尚不能彻底大编,只能二团与二总队合编一个团,特务团与萧县总队合一个团,其余,须再经过一个短时期”。
▲ 新四军第五支队第八团、第十团一部对来安日伪军发动突然袭击,分多路突入城垣。敌伤亡惨重,向城外溃逃。旋又纠集残部,会合增援部队向城内新四军进攻。不久,敌人大部冲入来安,我各部转移城郊,战斗结束。

 

1941年
▲ 中共中央华中局电示陈丕显,对加强群众运动的领导作出指示:“苏中某些区域群众运动已发动了的应深入组织与教育工作,求得巩固,同时调出大部分干部和积极农民到邻近区、乡去工作,便于迅速推广工作区域与群运的普遍发展”“群众发动以后,要严密注意其走到过左错误,预先给以防止,加强党对群运的领导”“在群众中只组织自卫队并须加强党在自卫队中的领导,所有大刀会、锄头队、标枪队名目均应取消”。
▲ 新四军第五师第十三旅一部袭击鄂中安陆县烟墩店日军据点,击毙日军小队长以下20余人,俘日军3人。


1942年
▲ 日伪军2000余人在飞机掩护下“扫荡”鄂东(黄)陂(黄)安南地区,新四军第五师第一军分区部队及陂安南地方武装奋战3天,毙伤日伪军430余人,粉碎日伪的“扫荡”。


1944年
▲ 张云逸、饶漱石、赖传珠电示新四军第五、第七师:五师挺十八团自桂顽在贵池“清剿”后,与七师沿江部队均转移至江南东流、贵池等地区活动,并在彭泽以东至贵池沿江敌后地区开始建立初步游击根据地,因在目前情势下,挺十八团事实上暂不能转回五师地区。我们意见拟将该团留彭泽、东流原地区活动,其主要任务除配合七师沿江部队巩固现有阵地外,应逐渐向彭泽以西至九江沿线扩展工作,担任由江南打通五、七两师之联系。为便利统一沿江部队领导与指挥,决定挺十八团政委郑重参加沿江中心县委,在政治上受中心县委领导,军事上受七师沿江指挥所傅绍甫、黄先指挥、俾便执行上述任务。


1945年
▲ 中共中央华中局电示粟裕、叶飞、金明并报中央:“江浙主力必须在两个战役间,力争时间进行休息整训,以准备粉碎不久可能到来的国顽第四次进攻”;“在敌寇诱降与国顽集结优势兵力不断寻找决战的条件下,我主力仍暂不宜过分挺进顽区,以免和缓敌、顽矛盾,增加我们消耗。你们在目前敌情无变化时,应很好争取时间从多方面发展敌后之敌后的工作,只有当着敌后之敌后工作有了基础,则不管将来时局好转与逆变对我均有决定意义”;“你们对顽仍应采诱歼与不硬碰的方针。此次主动退出天目山,诱顽深入而齐歼的模范经验,值得深刻研究和发扬”。
▲ 粟裕、叶飞、金明就执行江浙工作方针的部署复中共中央华中局29日电:“华中局最近以来对江浙工作方针之指示,巩固、深入苏南工作,开展敌后之敌后工作,及休整主力与应该掌握敌、顽矛盾,避免陷于单纯顽、我决战之方针,是完全正确的”;“为了贯彻执行以上方针,我们经过再三审慎考虑,认为不需要再进占天目山”;决定“战斗应立即迅速结束,以便适时争取时间休整部队,深入苏南工作及开展敌后之敌后工作”;为此“尽一切可能控制孝丰,掩护莫干山、杭嘉湖敌后工作与苏南工作及大部分主力之休整,天目山作为游击区”(张云逸、饶漱石、赖传珠7月1日将此电转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