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动态
  • 铁军纵横
  • 宣讲工作
  • 史料研究
  • 后代风采
  • 赣鄱大地
  • 江准艺苑
  • 红色课堂
  • 联系我们
  • 寻访纪实

    陈冈的红色收藏情怀

    信息来源:不详时间:2012年12月18日点击:

        陈冈的红色收藏情怀

     

        得知江西省核工业地质局的陈冈十几年来,带着对老红军的敬仰之情,不畏艰辛,四处寻访老红军,收藏了许多老红军题词签名的信封,笔者慕名前去拜访了他。

        见到陈冈时,他手里正拿着刚刚买来的纪念信封,十分精致。笔者说明来意,陈冈热情地领着笔者到他的家里,观赏了他多年收藏的宝物。琳琅满目的各地旅游景点门劵;令人目不暇接的各种名人签字封,最为亮眼的是厚厚几叠老红军题词签名的纪念信封,铺展开来,竟然有160多枚。上面写着:长征精神 千秋永存继承红军传统 传播长征精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永远跟党走”……这些题词签名气魄宏大,精神洋溢,工整的墨迹,更显豪情铁骨。其中,大部分老人已经仙逝,题词签名的墨迹已成为绝笔,成为宝贵的革命文物。

            感恩红军  萌生收集签名信封念头

        据陈冈介绍,1996年,他参加纪念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的展览,遇到一位老红军,因为非常敬佩这位老红军,就请老红军签名留念。老红军答应了他的要求。尽管老红军写字已经有些困难,还是欣然提笔签上自己的名字,写上了发扬红军战无不胜的革命精神

        这在陈冈的心里荡起了涟漪。为了建立新中国,老红军们转战南北,出生入死,浴血奋战,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陈冈面对眼前耄耋之年的老红军,感慨万千。

        回到家,陈冈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想记住每一位老红军,记住老红军的丰功伟绩,就萌生了收藏老红军题词签名的信封。当他把这个念头告诉家人时,得到了妻子的理解和支持。从此,陈冈的业余时间几乎全部用在查找资料和寻访收集老红军签名的活动中,各大医院、地方和部队干休所都留下陈冈的足迹。

        曾担任江西省军区第二政委的老红军汤光恢少将,依然保持着军人严谨认真,雷厉风行的作风。陈冈请他签名时,汤光恢少将戴上老花镜,拿起笔,反复练习了几遍,才挥笔写下:万里长征,丰碑永存,给陈刚留下了深刻印象。陈冈先后收集到原成都军区政委万海峰上将、原福州军区空军副政委罗维道少将、原江西省军区副司令员胡定千少将、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吕良、原江西省石化厅副厅长胡志清、原江西省萍乡钢铁厂党委书记贺珍等一批红军将士的题词签名信封。

            与革命前辈成了忘年交

        当陈冈在《江南都市报》上,看到红四方面军女战士杜文凯的英雄事迹和住院的消息,就赶到江西人民医院探望。病情有所好转的杜文凯,平易近人,而且很健谈,她和陈冈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后来聊到原江西省林业厅厅长况步才是她的丈夫,也是老红军,她们相濡以沫。继而,杜文凯动情地讲述了她们在长征途中互相鼓励,战胜困难的爱情故事。

        老红军林维和陈冈是在一次集邮展览上认识的,老少两人一见如故,倾心交谈。林维在信封上签名之后,还主动给陈冈介绍其他的老红军。陈冈根据老红军的个人情况,精心挑选革命题材的信封,例如:签名的是长征老红军,陈冈就会筹备一枚纪念胜利会师的信封;若签名的老红军是女性,那么陈冈就会选择一枚纪念女红军而发行的信封,如果实在买不到,陈冈就会自己做一个,贴上与老红军经历有关的图案,准备好了合适的信封,然后才带着信封去找老红军题词签名。常常拜访老红军的陈冈,成了他们的朋友,遇到集邮方面的活动,老红军林维会邀请陈冈一同参加。不经意间,陈冈和老红军成了忘年交

        和蔼可亲的刁云,以前是军医,从江西棉纺织印染厂离休后,常常骑着一辆旧自行车义务帮人看病,无论酷暑严寒,有求必应,风雨无阻。刁云的听诊器是抗日战争时期用的,直到捐给南昌新四军军部旧址陈列馆以后,才换了新的。刁云还经常到企事业单位和学校讲革命传统,对下一代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闲暇时,刁云为了节约,自己动手对自行车进行维修、保养。在讲究幸福指数的现代社会,刁云的生活依然俭朴,保持着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

        有一天,刁云骑车出诊时摔伤了腿,不能再骑自行车了,才终止帮人看病的习惯,但仍然以自己的言行,影响着周围的人。陈冈经常去看望她,耳濡目染。后来刁云去世,陈冈参加了她的追悼会,表达了对革命前辈的敬重和怀念之情。

           励志传承红军长征精神

       收藏是一种文化,具有历史和艺术的内涵,红色收藏的意义更为深远。

    陈冈每一次和革命老前辈接触,都被他们的生活态度和奉献精神所感动,品德情操在潜移默化中得到熏陶。现在,陈冈是南昌市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国文物学会民间收藏委员会会员、江西省新四军研究会理事。陈冈说,当初请老红军题词签名,只是想留住英雄,留住历史,但是通过老红军的题词签名,心灵得到了洗礼,如今,最大愿望是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解老红军、了解革命史,把红军的长征精神永远传承。  

     

                     

                                 (《江西国防科技工业》 田智生)

     

    (作者:《江西国防科技工业》 田智生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