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动态
  • 铁军纵横
  • 宣讲工作
  • 史料研究
  • 后代风采
  • 江淮艺苑
  • 赣鄱大地
  • 红色课堂
  • 专题视频
  • 联系我们
  • 史料研究

    钟民在汀瑞边游击区和新四军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时间:2017年10月17日点击:

    钟民在汀瑞边游击区和新四军

     

    钟新生

     

    钟民, 原名钟德胜。1911年生,江西省瑞金县九堡乡坝溪村人。1930年参加革命,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410月主力红军突围长征后留在中央苏区坚持革命斗争。同年12月至19354月担任少共瑞西特委书记。19355月任中共汀(州)瑞(金)特委委员、赣闽边界汀瑞游击队支队队长兼政治委员。抗日战争爆发后,所部编入新四军第二支队,先后任营长、营政治委员、团政治处主任、军分区委员、旅副政治委员。被选为中共七大代表。抗日战争胜利后,被派赴东北,任一五五师政治委员。江西解放后,任赣西南行政公署副主任、中共江西省委委员兼赣州专员公署专员、中共赣州地委第二书记、赣南行政公署主任等职。因积劳成疾,19541221日因病逝世。后被评为革命烈士。

                                                        (一)

     

    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钟民奉命率游击队在中央苏区的核心地带,即汀瑞边游击区,浴血坚持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

    193412月,以项英为书记的中共中央分局决定成立中共瑞西特委,调闽赣省委书记赖昌祚任特委书记,钟天禧、刘连标、杨世珠、钟德胜(钟民)等5人为委员,以加强西江,瑞金等县的领导,坚持中央苏区斗争。钟民时任少共瑞西特委书记。据当年坚持三年游击战争领导人的回忆文章记载,钟民是当时首位坚决支持陈毅贯彻中共中央给中央分局关于坚持游击战争的指示电精神,〝立即改变组织方式与斗争方式,使之与游击战争的环境相适合〞的干部。

    当时,蒋介石为消灭红军和游击队,以大量的正规军和保安队,采取碉堡围困、 经济封锁,向各游击区进行了长期、反复的围剿清剿

    汀瑞地区是苏区中央的所在地,因而是敌人特别注意的地区,遭到敌人特别残酷的屠杀和镇压。敌人占领县城后,立即建立反动武装,设立堡垒封锁线,把我根据地割作几块,进行分区搜剿。卷土重来的地主豪绅组织民团,对红军、红军家属和人民群众进行了疯狗式的疯狂报复,推行〝石头过刀、茅草过火〞、〝斩草除根、诛家灭种〞等法西斯手段,采取〝移民并村〞、〝十家联保〞连坐法的保甲制度,烧杀淫掠,残酷屠杀红军、红军家属和革命工农群众,许多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惨遭砍杀或被活埋,会昌保安团一夜晚枪杀瑞金县武阳区革命群众500多人,国民党军在瑞金县菱角山一次就活埋300多名革命群众。在80多天内,瑞金就有1800多人惨杀,有一个村子约140多人只剩下一位80多岁的老婆婆,很多村成为无人村,其惨状目不忍睹。钟民的大哥在清剿中惨遭杀害,钟民的老爸被还乡团用大铁钉活活钉死在门板上,家里的房屋被敌人放火烧光。搜剿使根据地变成了一片废墟。

    19352月,中央苏区的部队,除闽赣军区一小部分到闽西与张鼎丞、邓子恢会合,赣南省委部分干部和项英、陈毅等同志突围到大余坚持游击战争外,瞿秋白、何叔衡、毛泽覃和中共瑞西特委钟天禧、刘连标等领导人,都先后在突围中牺牲。赖昌祚也在养病中被叛徒杀害。江西、福建等苏区都在1935年春被损失了。钟民带的这一支部队几经突围战斗,只保留下约30人,与上级和友邻部队也失去了联系。敌人如此丧尽天良,就是妄图切断人民群众与红军游击队的血肉联系,以困死、饿死红军游击队。游击队处在天当被、地当床,野菜野果充饥的野人生存环境。他带领游击队员从一个山头转移到另一个山头,敌人就放火烧山,想逼出游击队。他们多次从大火中突围出来后,常常卧伏在山洞和水溪边。钟民从此患上了风湿性心脏病。

    钟民读过私塾,意志坚定,心地善良,做事有谋略。他领导的部队,认真吸取以前硬打硬拚的战术和没有根据地的血的教训,及时转入了保存力量的游击战方式,转战到群众基础较好的江西福建边界观音岽、黄竹岭、石城、大拍地、罗汉岩等地建立立足点,展开游击斗争。他还在游击队员中有目的地开展政治思想教育工作,首先做好坚信红军会回来的信心教育,使游击队员认识到下山是没有出路的,只有坚持武装斗争才能生存的道理;进行了艰苦斗争教育,加强内部团结,打击叛变分子,稳定了游击队组识。并积极寻找到巳转入地下的地方党组织,及时完成了支部和党小组建设,他带领保留下的游击队员中,只有2人不是中共党员,发挥了共产党的核心领导作用。到1936年由于国内革命形势有了较大改善,闽赣边游击区由于政策和策略的正确,地下党支部得到发展和完善。1936年夏,建立了黄帕区、合龙市、壬田市等4个区委,31个支部,还发展新党员100多人。经游击队和地下党组多方宣传和实际行动,当地群众认识到只耍红军游击队还存在,土豪恶霸就不敢过分猖狂。敌人越残酷压迫,群众越回想苏区的日子,群众也主动送粮送物给游击队。一次,钟春山等5名游击队员到兰田村侦察敌情,村子突然被保安团包围,保安团把全村男女分开,强迫妇女去认领自己的丈失和儿子,对没人认领的青壮年男子就当成游击队员加以杀害。在这危急关头,女青年李翠华等人冒着生命危险,将他们认领回家,使他们脱离了危险。我们的游击队就是这样,在地方党组织和群众的密切配合支持下,一次又一次渡过生死难关。1936年底,钟民领导的游击队消灭了游击区周围,合龙市等几个要害地方反动保甲武装,把公开的武装斗争与地下隐蔽斗争结合起来,打击了顽固土豪恶霸的反动气焰。同时分化瓦解敌伪保甲政权为〝灰色〞,打土豪筹粮款都取得进展,数十名党员打入了保安队,甚至有了〝白皮红心〞保长。据他的战友回忆,他坚决反对过激的对抗手段,主张多分化解敌人,多争取团结各方人士。所抓俘虏都是留下武器放人走,并对一次因没有伏击成功,而失手致死人的游击队员进行了严厉质罚。一次游击队打掉一个欺压百姓的保安队,当地绅士县官,还抬猪慰劳,这是当时一个真实事件,所以努力争取到当地各层次人士对艰难求生的游击队的同情和支援。在地方党组织邦助下,游击队物质生活有了改善。更难得是,在艰苦危难中还开展了游击队员政冶文化识字教育,分析敌方情况及其所散布的欺骗宣传。后期,游击队员思想稳定,有了革命乐观情绪。他就是这样凭着崇高的革命理想和顽强的革命意志,带领游击队站住了脚跟。

    19371月,瑞金、桃古、武阳三支游击队用各自不断歼敌的战斗,传递出了还有游击队存在的信息。钟民主动派人寻找联系,在6月间,这三支独立的游击队终于联合起来,成立了汀瑞游击队,钟民为队长。从此,这三支游击队统一了指挥,形成了一个战斗整体,他们在军事上相互配合,时而集中,时而分散,更有力地打击了敌人。有一次,游击队集中40余人,化成广东军接防,智取了长汀与瑞金必经之路、地势非常险要、为兵家必争之地的青山铺国民党据点,扫除了游击区活动的障碍。8月间,游击队在地方党组织的邦助下,利用赶集市的机会,巧夺了防守坚固的武阳区公所,缴获枪30余支,子弹9000发手榴弹60余枚,毙敌30余人,在战斗中瑞金游击队一分队长不幸牺性了。到1937年汀瑞边游击区巳有100多公里范围,到12月部队巳可集中300余人。

    西安事变后,在民族存亡大势下,国共联合抗日。19379月闽西南军政委员会,通过敌方报刊了解到敌人〝清剿〞最残酷的中央苏区核心区闽赣边汀瑞地区,还有红军游击队存在,就多次派人联络。汀瑞游击队又派人到油山,向中共中央分局项英、陈毅汇报和请示工作。这样,汀瑞边游击队终于与上级党组织联系上了。1938年初,汀瑞边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二支队第三团第二营,共 300余人。他们终于坚持到了三年游击战争的胜利。三年中,先后有3200多人参加或坚持斗争。

    毛泽东高度评价了包括汀瑞边游击区在内的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地位和作用。他指出:南方游击区是我们和国民党十年血战的一部分,是抗日民族革命战争在南方的战略支点

                              (二)

     

    钟民在江西瑞金事件皖南事变中,英勇机智,经受了九死一生的考验,锻炼成为一名新四军的高级干部。

    193710月,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除琼崖红军游击队外,其他14个游击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下辖4个支队,共10300人。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中共中央还决定成立以项英、曾山为正副书记的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和以项英、陈毅为正副书记的中共中央军委新四军分会,以加强党对新四军的领导。193816日,项英、曾山率新四军军部人员从汉口迁驻于南昌三眼井高升巷1号北洋军阀张勋公馆。9日,军部正式对外挂牌办公。

    汀瑞边红军游击队遵照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和新四军军部指示,改编为新四军第二支队第三团第二营,钟民任营长。但在编编过程中,不是一帆风顺的。当地反动分子还是想借机吃掉红军武装力量,曾用团长高官引诱钟民接受改编为保安团,被他严正拒绝。19381月又发生了扣压在瑞金开会的谭震林、温仰春、钟民等40余人,枪杀新四军驻瑞金办事处负责人肖忠全的瑞金事件

    1938116日,中共闽粤赣边省委军事部长谭震林奉命来赣南向中共中央东南分局汇报工作。他到瑞金后,即通知瑞金党组织负责人和游击队领导同志到新四军驻瑞金办事处来开会。钟民、胡荣佳、张悌、张开荆等均参加了会议。谭震林向大家传达了中共中央指示,说明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的意义,要求部队要做好北上抗日的准备。汀瑞中心县委和游击队负责人汇报了游击队的情况,研究部队整训、转移,以及地方党的工作。会议开到晚上11点多钟。不料,就在当天晚上,发生了瑞金事件。国民党军独立三十三旅旅长黄镇中,派一个营突然袭击办事处,开枪打死办事处负责人肖忠全。他们借口这么多人开会,事先不通知,图谋不轨,阴谋先把红军游击队负责人扣留,然后消灭红军游击队。与此同时,黄镇中还派兵袭击游击队驻地。由于游击队得到了瑞金事件消息,及时地转移了驻地,占据有利地形,黄部不敢贸然进犯。

    面对突如其来的紧张状态,谭震林、钟民镇定自若,沉着应对。为避免流血冲突,谭震林对大家说:同志们,同胞们,我们不能打内战!在这个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关头,都要联合起来,团结对敌,把日本帝国主义打倒!要消灭一切汉奸卖国贼!当时,红军游击队的干部、战士都很气愤,有的拔出枪来,准备开枪自卫。钟民立即警觉起来,一边拦住他的两个准备开枪的警卫员,一边说:这是敌人的阴谋,不要开枪,不要中计上当!由于谭震林、钟民顾全大局,忍耐克制,没有使事态扩大。

    但是,敌人不肯就此罢休。他们对游击队的干部、战士当场逐个搜身检查,把枪支、弹药、钱物收缴登记,扬言暂时收留起来,什么时候解决问题,什么时候归还。谭震林、张开荆、钟民和游击队的其他干部、战士,被非法扣留在办事处的不同房间里。第二天,温仰春(曾任新四军秘书长)及从延安派回南方的长征干部邓振询、李坚真、李桂英4人,从南昌新四军军部携带新四军第二支队的番号、关防、军费、张鼎丞、谭震林等人委任状、电台的及报务人员等,乘坐插着新四军旗帜的汽车前往龙岩途经瑞金时,也被黄镇中部扣留。至此,被扣押的新四军干部、战士共40多人。

    瑞金事件发生后,项英正在江西赣州。他亲自向国民党赣州专员马葆珩交涉,并给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发出急电,抗议黄镇中部破坏国共合作协议,要求立即释放被扣留的全体人员,发还饷物。新四军驻池江办事处和驻龙岩办事处也向国民党瑞金当局提出强烈抗议。被关押的谭震林与国民党瑞金当局交涉,通过电台向南昌新四军军部报告。南昌新四军军部接到谭震林的电报后,再次与国民党江西省当局交涉。迫于形势和社会舆论的压力,国民党江西省保安司令部发电报给瑞金当局,下令释放被扣留人员。

    119日,国民党瑞金当局终于释放了谭震林、温仰春、邓振询、李坚真以及随从人员,归还了电台、枪支、弹药、钱物和印信符号。对汀瑞游击队的干部、战士,也在事后陆续释放。钟民回忆道:经过一周后的交涉,先放八路军全部人员,继而再放瑞金人。钟民和胡荣佳两同志,则先押解到南昌,再经军部直接交涉后才释放。钟民和胡荣佳解到南昌后,关押在江西省保安处看守所。钟民在看守所打听到新四军军部和办事处设在南昌三眼井,写信给新四军办事处,并说服即将释放的一位犯人,让他出去后给新四军办事处送信。新四军军部得到消息后,马上派人到南昌保安处看守所看望慰问,并直接同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交涉。至3月底,国民党方面才用黄包车把把钟民和胡荣佳,送到新四军军部。项英见到钟民他们很高兴,在军干部大会上表扬了他们能忍耐坚定和正确处理瑞金事件,即保抗日大局,又坚持共产党武装。这就是钟民经历的江西瑞金事件。钟民当年在南昌鹤记照像馆照的一张新四军军装全身照片及军用品,现保存在南昌新四军军部旧址展馆内。

    根据项英指示,汀瑞边游击队先向安远转移,然后到大余池江集中。黄镇中得悉后,又派兵阻拦。为避免正面冲突,保存抗日力量,经东南分局和新四军军部研究,汀瑞边游击队360余人改向龙岩白土集中,编入由张鼎丞任司令员、谭震林任副司令员的新四军第二支队。在处置瑞金事件中,由于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和新四军军部的努力,社会各界的支持,解决得还算比较及时、稳妥,善后处置符合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总政策。其中,作为当事人的谭震林、钟民等,沉着应对,镇定自若,起了重要的作用。

    1939年夏季,钟民在抗击日寇的进攻中,被敌炮弹打断右胳膊,他就用左手打抢,坚持不下火线。因为他具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和群众工作经验,多次被党组织派去整治收编敌伪军,其间参与了策反日伪军一个团的起义,这个事件当时轰动了四方。

      194114日夜晚,新四军军部和皖南部队9000余人遵命北移。他们由安徽泾县云岭地区出发,准备分左、中、右三路纵队,经江苏南部向长江以北转移。钟民任第二纵队政治部主任兼老三团政治部主任。5日,部队行至茂林地区时,遭到国民党军7个师8万余人的包围袭击。在国民党顽军重兵围剿和连日暴雨中,经过激战,几百人从茂林突围到青弋江,江的对岸被敌军枪炮封锁,队伍又被打散了。由于钟民有瑞金事件的亲身经历,对国民党消灭共产党的阴谋,有所准备。他曾在青弋江地区活动时,就建立了党的地下组织。他在努力收容失散同志的同时,藏过了敌人的放火烧山,尽力联系上了伪保长身份的地下党员。钟民和战友十几个人,在敌人岗哨布防的渡口,混入民工队中,机智的骗过顽军,突过水流湍急的青弋江,才到达抗日前线苏北根据地。据战友回忆,钟民带领的政治部5位战友,无一人伤亡,还受到中央军委表杨,这就是钟民经历的皖南事变 全军北移部队9000余人,除2000人突围外,大部被俘、失散或阵亡。钟民和他的战友们是皖南事变中的幸存者。

      19411月17日,蒋介石竟反诬新四军叛变,宣布取消其番号,并声称要将叶挺交军法审判。

    1月22日,毛泽东发表谈话,指出皖南事变是国民党酝酿已久的全国性反共突然事变的开端,揭露蒋日勾结,蓄谋灭共和打击人民军队的罪行,号召全国人民起来斗争,并提出了取消1月17日的反动命令、惩办皖南事变祸首、恢复叶挺自由、交还新四军全部人枪、废止国民党一党专政、实行民主政治等12条解决皖南事变的根本办法。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重庆向国民党当局提出严重抗议,利用一切公开场合和机会,向社会各界和驻重庆的美、英、苏等国外交、军事人员与记者等揭露了皖南事变的真相。周恩来在新华日报上刊登亲笔题词: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中国共产党的正义立场,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各民主党派、海外华侨及国际舆论的广泛同情和支持。经过共产党的坚决斗争,终于打退了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的第二次反共高潮。

    针对19411月,皖南事变发后蒋介石取消新四军番号的命令,中共中央军委于1941320日发布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任命陈毅为新四军代军长(军长叶挺在皖南事变中与国民政府谈判时被扣),刘少奇为政治委员,张云逸为副军长,赖传珠为参谋长,邓子恢为政治部主任。新四军新的军部在江苏盐城,以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为基础组成,并将活动于陇海路以南的八路军、新四军部队统一整编为7个师和一个独立旅,全军9万余人,在华中继续坚持长江南北的敌后抗日斗争,成为华中人民的长城

    新四军整编后,钟民194111月至19429月,任苏中军区第二军分区政治委员。1942年任新四军第一师第三旅政治委员。1943年赴延安中央党校学习,撰写《中央苏区瑞金地区的三年游击战争》。在延安参加中共七大。抗日战争胜利后,重返部队,被派赴东北,任第四野战军兼华中军区第十四兵团第四十二军第一五五师政治委员。率部参加大小战斗50多次,4次负伤。1949年随军南下。江西解放后,任赣西南行政公署副主任、中共江西省委委员兼赣州专员公署专员、中共赣州地委第二书记、赣南行政公署主任等职。因积劳成疾,19541221日因病逝世。后被评为革命烈士。

     

     

    (作者为钟民之子)

    (作者:钟新生 编辑:admin)
    上一篇: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