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动态
  • 铁军纵横
  • 宣讲工作
  • 史料研究
  • 后代风采
  • 江淮艺苑
  • 赣鄱大地
  • 红色课堂
  • 专题视频
  • 联系我们
  • 史料研究

    赣粤边一面不倒的红旗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时间:2017年10月14日点击:

    赣粤边一面不倒的红旗

     

    ——浅谈刘建华同志在赣粤边的革命贡献

    刘鲁明 杨长乐

    内容提要:

    刘建华同志,是1929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经历了中央苏区、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在红军长征、新四军北上抗日、东纵北撤烟台时,毅然服从党组织的安排,三次在重要转折关头留在赣粤边。从1934年起,直至解放,在赣粤边坚持革命斗争长达15年(在赣粤边绝无仅有)。为南方三年游击战最终取得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为保持南方革命战略支点作出了重要贡献;为保存力量,坚持斗争,发展队伍,解放赣粤边作出了重要贡献。刘建华同志所表现出的坚定的理想信念;听党话,跟党走,服从组织分配;孜孜以求的求知自觉性,过硬的党性修养等共产党人的高尚品质和情操,值得新时期每一个共产党员学习、传承。

      

     

    正文:

     

    刘建华(原名刘新潮)同志,是1929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经历了中央苏区和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各个时期的革命斗争。在红军长征、新四军北上抗日、东纵北撤烟台时,毅然服从党组织的安排,三次在转折关头留在赣粤边,从193412月起,直至解放,在赣粤边坚持斗争长达15年,是赣粤边一面不倒的红旗。建国后,历任赣西南区委员会组织部长,中共赣州地委书记,中共赣南区党委第一书记,中共江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政协江西省第四届、第五届委员会副主席(正省长级)等职,本文着重谈谈刘建华同志在赣粤边的主要革命贡献。

      一、刘建华三留赣粤边的历史背景

    第一次,是193411月,赣粤边军政委员会的负责人李乐天到了于都南部的小溪,向赣南省委汇报工作后,省委认为必须加强赣粤边游击战争的力量和领导。经省委决定并报中央分局批准,于193412月,成立了中共信康赣雄特委和信康赣雄军分区,刘新潮为特委委员。当时的中共信康赣雄特委和军分区,带着一个营的兵力700多人,从于都小溪出发,来到赣粤边。

    第二次,是19381月下旬,在新四军开赴抗日前线前夕,项英、曾山召集杨尚奎、陈丕显和刘新潮等人开会,传达党中央指示:……要保持南方的革命战略支点。……要留下部分骨干和少数武装,……决定撤销中共赣粤边特委,成立中共赣南特委……

    中共赣南特委书记杨尚奎找刘新潮谈话,通知刘新潮留在赣南工作,担任中共赣南特委委员、特委青年部长。

    刘新潮原来期望跟部队上前线抗日,可是再次被留下来,颇感惋惜。但想到党中央关于保持南方战略支点决策的深远意义,赣南的抗日救亡斗争需要共产党来组织与领导,赣南革命人民与之同生死共患难,对革命做出巨大牺牲与贡献,共产党员应当继续维护他们的利益,这一切使刘新潮义不容辞地服从党的决定,愉快地接受了新的任务。

    第三次,是194576日至22日,广东省临委在罗浮山召开干部扩大会议,会议宣布撤销广东省临委和东江军政委员会,成立中共广东区委员会,由林平任书记。会议决定派出主力,迅速北进,准备协同王震、王首道率领的八路军南下支队开辟五岭根据地。会后,林平找刘建华谈话,要求刘建华随部队去粤北恢复老根据地。林平提名由刘建华担任党的赣南特派员。

    在三次重要的转折关头,刘建华同志以大局利益为重,丝毫不考虑个人得失,以义不容辞,绝对服从的政治觉悟和工作态度,服从党组织的安排。三次留在赣粤边,摸爬滚打15年!直到彻底胜利,全国解放。这在赣粤边的革命斗争历史中绝无仅有。

      二、刘建华在赣粤边的主要贡献

      刘建华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毕生精力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给了中国人民的建设事业。对党、对人民、对国家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赣粤边15年游击战斗中的刘建华同志,其主要贡献突出在以下方面。

    (一)为南方三年游击战最终取得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刘新潮比项英、陈毅早到赣粤边4个月,那时刘新潮所在的特委机关是在南雄油山的廖地村,项英、陈毅从于都半夜隐蔽出发,乔装打扮,在信丰原代县委书记曾纪财的带领导下,于19353月到达南雄油山廖地。

    19354月,分别在南雄大岭下和大余长岭召开过两次重要会议。

    一是南雄油山的大岭下会议。项英根据当时的严峻形势指出:“机关要精简,部队要分散,作风要迅速转变。那些照搬苏区正规化的一套做法都是不切实际的。要按照开展小规模的、群众性的游击战争的要求来部署我们的工作。”陈毅同志说:“要承认南方革命形势已由高潮转入了低潮,我们不能再唱高调,要唱低调。部队集中在一起,吹号集合,吹哨开饭,搞大部队行动,是十分危险的。现在不是要扩大红军,建立苏维埃政权,而是要艰苦深入地做好群众工作,取得群众的支持。要接受中央苏区分兵突围过迟的教训,迅速分兵到各地,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斗争,保存自己的力量,粉碎敌人的‘清剿’,迎接新的革命高潮的到来。”[1]会上,项英、陈毅都提出了信康赣雄特委和军分区的名称太狭窄了,束缚了自己的手脚,应当向赣粤边更广大的地区发展,开展更广泛的游击战争,应当改名称。项英、陈毅在会上宣布改名为赣粤边特委,赣粤边军分区。特委书记、司令员兼政委李乐天,副书记兼宣传部长杨尚奎,组织部长王龙光,刘新潮、李国兴为特委委员,刘新潮为少共特委书记。项英、陈毅同时指出:油山不可久留,特委机关和部队要向北山转移。

    二是大余长岭会议。长岭会议由项英、陈毅主持,有特委、军分区、部队连以上干部70多人参加。确立了军事上以南岭山脉为依托,以北山、油山为主要根据地,领导中心不再转移他处。要分兵向崇仙、三南、崇义、上犹一带发展,向河东长演坝、湘东南一带发展,建立新的游击区。战术原则是:赚钱的就行,赔本的就不来;不打硬仗不攻坚;能打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走不了就躲;反对打消耗战,要多打歼灭战;有利时集中兵力消灭敌人,不利时就分散兵力,与敌周旋。

    刘新潮第一次来到赣粤边,作为特委委员、少共特委书记,既经常在项英、陈毅身边工作,参与重要决策,又经常昼伏夜出深入到赣粤边各党组织去联系工作,经常穿行在赣粤边的高山、沟壑、密林中。与战斗在赣粤边游击区的指战员们历尽艰难困苦,这种风餐露宿、生死交锋、朝不保夕的苦难,“艰苦卓绝”之词亦难达其意。游击队员时刻都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随时面临着敌人的围追堵截、饥饿、野兽、毒蛇的威胁,叛徒的背叛。游击队员戏称为“脑袋别在裤腰上。”其艰苦性、艰巨性、复杂性、残酷性,是前所未有的。

    红军游击队不但要与残暴的敌人作斗争,要与恶劣的自然环境作斗争,有时还要与野兽作斗争。有一次,刘建华同志带着游击队仅有的一名医生,去给南康浮石区委书记看病,不料医生在途中解手时,竟被一只老虎吃掉了。刘建华同志自己也曾遇到过危险。在一次战斗中,他和两名战士被敌人包围,相距10多米。敌人叫喊“不要打死,要抓活的!”[2]刘建华同志开枪打倒一个敌人后,钻进一片小树林,再转移到约好联络的山头。但部队被打散了,山林里只听到野兽的嚎叫。他急中生智,赶紧爬上一棵大树,坐在树枝上,看到野兽在树底下来来往往,嘶打嚎叫,直到天明。当野兽去了别处后,他才从树上跳下来,碰巧和几百米外、同样在树上过夜的警卫员会合了。

    三年游击战争,在项英、陈毅为主要代表的领导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感召下,刘建华等革命将士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最终于19382月,在南方八省红军和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开赴抗日前线的同时,以胜利宣告结束。

    (二)为保持南方革命战略支点作出了重要贡献

      19381月下旬,在正式宣布改编为新四军之前,项英、曾山召集杨尚奎、陈丕显、刘新潮等人开会,会议传达了党中央指示:在改编南方八省红军和游击队为新四军开赴抗日前线的同时,要保持南方的革命战略支点。这些战略支点是我党和红军十年血战的结果,也是今天中国人民反日抗战的重要支点,应予以十分重视。为此,要留下部分骨干和少数武装,以便在当地坚持抗日救亡斗争,保护原游击区人民和红军家属的利益。并决定撤销中共赣粤边特委,成立中共赣南特委。对于人员去留问题,项英宣布了两条原则[3]:一是游击队的干部和战士按原建制全部编入新四军;二是地方工作人员除少数人充实到新四军,多数人留在赣南坚持工作;各地交通站人员,挑选一部分年轻体壮的补充到新四军,其余均留在地方工作。

    中共赣南特委书记杨尚奎通知刘新潮留在赣南工作,担任中共赣南特委委员、特委青年部长。

    19382月,特委派刘建华到信丰接任县委书记。193867月间,杨尚奎通知刘新潮,特委鉴于南雄县委的薄弱状况,决定调其到南雄担任县委组织部长,以加强南雄县委的领导。刘新潮表示,只要革命事业需要,无条件服从党的安排。

    刘新潮在任南雄县委组织部长期间,县委决定由南雄县委书记袁达郊与刘新潮两人出面去会见国民党南雄县政府县长莫雄,双方进行了友好协商、沟通。通过莫雄设法释放被关押的共产党人、民主人士、红军战士和革命群众700人,以及被关押在秘密监狱的24名红军和地下党的干部。不费一枪一弹,和平解救了724人。

    193967月间,刘新潮调回赣南特委任组织部长。

    19391月至19418月,刘新潮在赣南特委工作,其时,江西省第四区(赣州)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将经国由亲共转变为疯狂反共,对共产党步步紧逼,反共高潮波及江西、赣南,形势不断逆转。1940620日,发生了潭塘坑事件,赣南特委青年部长朱平在九渡圩被国民党第四区保安司令部参谋龚景率领的特务无理逮捕,朱平经不起威逼利诱,堕落为叛徒。

    面对国民党赣南当局疯狂的军事进攻和残酷的政治迫害,194089月间,刘新潮等人陷入十分被动的境地,经受着生死存亡的考验。到了19418月间,刘新潮身边只剩下了10名工作人员。形势异常恶劣,被迫退出赣南向南雄转移。

    1939年入秋之后,赣南特委的领导力量更加削弱。1941年春,粤北省委指定刘新潮主持特委工作时,实际上特委只剩下刘新潮一人。不久,又与粤北省委中断了联系,得不到上级党的指示,遇到了空前的困难,依然坚定信念,最终挺了过来。

    19419月,刘新潮带领的10名工作人员从南雄转移到韶关,在粤北省委的领导下,开始了在城市的地下工作。19444月,刘新潮接到广东省临时工作委员会的通知,调东江纵队工作,分在政治部组织科,这时改名叫刘建华。

    在刘建华的浴血坚持下,南方革命战略支点如埋藏的火星,在极其严峻、恶劣的形势下保存了革命的火种,为日后的星火燎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三)为保存力量,坚持斗争,发展队伍,解放赣粤边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5815日,刘建华带着新的任务,以赣南特派员的身分,随东纵分出来,由林锵云领导的1200多人组成的队伍,从博罗县横河出发,重返赣粤边,重返油山。

    19465月下旬,王作尧、杨康华派两名交通员找到正在乌迳地区活动的刘建华,给刘建华一封简短的信。信上说:“有急事,请见信后立即来指挥部面谈。”[4]见面后,王作尧、杨康华告诉刘建华,已达成北撤协议,但国民党限制我们只能北撤2400人,其中我们粤北800人,包括粤北支队400多人,北江支队300多人。广东区党委指示,除北撤人员外,其余的一部分非武装人员转入城市搞地下工作,一部分复员回农村等待时机,还要留下一批武装人员,就地隐蔽,保存力量,坚持斗争,随时对付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保护原解放区人民利益。杨康华对刘建华说:“我们研究决定,粤北支队留下200多名干部战士,分散在南雄、大余、始兴边境山区隐蔽,你和陈中夫、小陈(陈志强)3人留下,由你负责,你看如何?”刘建华回答:“为了党的需要,我服从组织的安排。但我建议另选一位水平高、能力强的同志担任主要领导。”杨康华很快回复:经几位领导研究同意,决定由黄业、刘建华、陈中夫三人组成临时工委,由黄业任书记,统一领导留下的部队坚持斗争。

    恢复武装斗争,重开游击战之后,于19468月间,刘建华代表临时工委改造、改编了几支地方武装,其中有赣南的杨奉璋队、何高队,仁化的刘老成队等等。这些队伍的许多人后来都成为部队的骨干,其领导人不仅成为大队级的军事领导干部,而且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如杨奉璋、何高都成为出色的大队长,何高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刘建华在给老部下杨子江的一封信上写到:“……杨奉璋是很好的一个大队长,写回忆录是不能不写到他的……”[5]

    刘建华在给杨子江的另一封信中写到:“50年代时有部电影叫《独立大队》写的是何高队,主要人物就是何高,电影中称马龙就是何高,后来改为第四大队了,何高是一个传奇人物,当时他有革命思想,积极靠向我们,但是他当时还不愿意编入我队,要搞‘独立’,所以电影中取名‘独立大队’。是电影制片厂访问过我们,我们给他提供了资料。”[6]

    19473月下旬,成立了粤赣湘边人民解放总队(简称“边总”),黄业任总队长,张华任政委,刘建华任副总队长,陈中夫任政治部主任。下设四个支队、一个独立大队和两个地方大队,刘建华兼任六支队政委。这一时期,“边总”从山区推向平原,提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伟大号召,向国民党反动武装发起了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战斗,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19486月在帽子峰山区召开了地委扩大会议,开了三天三夜。认真总结了一年来的工作,特别是半年来反“清剿”斗争的经验教训。经过讨论、争论、辩论,最终还是服从真理,修正错误,达成共识,统一思想,作出一致的决定。

    帽子峰会议后,刘建华和戴耀率领第六支队主力返回油山老区,对敌人展开反击,恢复南雄东部平原游击区。

    194811月下旬,叶昌、陈子扬率领的总队主力团到达油山西坑村,与六支队会合。刘建华在西坑村主持召开了两支部队大队以上干部会议。会议要求做好三件事:积极开展军事斗争、做好群众工作、加强税收工作。做好一切准备工作,迎接大军渡江南下。

    会后,得到情报,大余和南雄两县国民党保安团调动频繁,有在南雄县邓坊乡上下杨梅会合,联合进攻油山地区的企图。刘建华和叶昌、戴耀、陈子扬等同志研究了一套集中优势兵力在杨梅打一场伏击战,给敌人以歼灭性打击的作战方案。这一仗,歼灭敌1个连,毙敌排长2名和士兵40多名,俘敌连长1名、士兵23名,缴获轻机枪1挺,长短枪27支,炮架1副,子弹1000多发,军用物资10余担,文件一箱。上下杨梅战斗大捷。

    上下杨梅战斗胜利后的第三天,刘建华和叶昌、陈子扬率领主力团离开油山,转移到南雄、仁化、大余、崇义边,寻找战机打击敌人。19494月,又转回到雄余信地区,在油山下岭子村与六支队再次会合,大小战斗此起彼伏。

    19481215日,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决定成立中共粤赣湘边区委员会,由林平任书记,黄松坚、梁威林任副书记,五岭地委划归粤赣湘边区党委领导。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于194911日宣告成立。117日“边纵”发出电令,对所属部队进行统一改编。粤赣湘边区人民解放总队改编为粤赣湘边纵队北江第二支队。黄业为司令员,张华为政治委员,刘建华为副司令员,袁鉴文为副政治委员,陈中夫为政治部主任。2月,“边纵”电令北二支抽调兵力组建赣南支队和湘南支队,任命刘建华为赣南支队司令员兼政委。但这些电令,因为通讯中断,在19495月中旬黄业从香港回来后,在油山粪箕窝召开的五岭地委扩大会议上才由黄业宣布。

    刘建华领导的赣南支队战斗序列有:①崇余康大队②信余康大队③信雄大队④虔南大队⑤梅岭武工队⑥长安武工队⑦油山武工队⑧全南政工队⑨万泰游击队。赣南支队当时的任务是:发动群众,扩大部队,解放和控制广大农村地区,加强以赣州为中心的城市地下工作,奋力阻击南逃之敌,配合大军解放赣南,为进军广东扫清道路。

    万安解放,泰和解放,赣州解放,大余解放……大军南下,所向披靡,一个又一个城镇和广大农村被解放。

    1949819日,解放军四十八军一四二师,北江第二支队和赣南支队共同在大余县城东山体育场隆重举行庆祝胜利会师大会。参加大会的军民有5000多人。张华和刘建华均在大会上讲了话。

      “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至此,参加革命20年,在赣粤边浴血奋战15年的刘建华同志,与并肩战斗的将士们迎来了赣粤边革命斗争的彻底胜利,与全国军民一起,迎来了全国解放的喜庆。刘建华同志在党的召唤下,又踏上了新的革命征程。

      三、几点启示        

    (一)坚定的理想信念是刘建华同志浴血坚持的精神动力

    刘建华同志从13岁参加革命开始,一路走到98岁人生的终点,85年的革命生涯中,经历了中央苏区、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各个历史阶段,从普通的红军战士,到正省长级干部,经过各种岗位历练,面对错综复杂的恶劣斗争环境,面对解放后和平建设时期的各种挑战,经受住了各种磨难和诱惑的考验,从不动摇革命意志,对党的事业不离不弃,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如果没有坚定的理想信念,将无法浴血坚持二十年革命斗争,无法忠实履行建国后的各项职责。

      (二)听党话,跟党走,服从组织分配是刘建华同志一生的不二法则

    刘建华同志一生中,尤其是革命战争年代,职务频繁的变动,并且变动并非因为有任何错误,仅仅是因为工作的需要,有时担任了更高职务,又突然去担任较低职务,例如在担任江西信丰县委书记任上,组织上考虑到广东南雄县委班子较薄弱,当即委派刘建华同志到南雄担任组织部长。又如第二次、第三次留在赣粤边。刘建华同志面对组织的安排,从来毫无个人算盘,毫不埋怨,总是能愉快而坚决地接受,尽责履职。无论走到哪里,无论担任什么职务,无论接受什么任务,都能从大局出发,不计较个人得失,不讲任何条件。自始至终把自己当成一颗螺丝钉,哪里需要,就在哪里派上用场。在刘建华的人生词典里,听党话,跟党走,服从组织分配就是一生的不二法则。

    (三)孜孜以求的求知自觉性是刘建华同志过硬党性修养的重要保证

    13岁之前在村里的私塾读书,就是一个较聪明的孩子,没有挨过先生的板子。13岁参加革命之后,在中央苏区成长,17岁就在粤赣省少共省委工作,一生走过的革命征程,各个领导岗位都需要相应的文化理论支撑。而刘建华同志,无论在任何一个岗位,充当任何一个角色,都出色地完成了党组织交给他的任务。离休之后,坚持自己撰写回忆录,其中写下了《风雷激荡二十年》这部近40万字、跨时20年的长篇回忆录,已成为我党的重要党史文献。如果没有孜孜以求的求知自觉性,没有过硬的党性修养,是难以胜任各项工作,难以取得优异成绩的。正如刘建华同志1999107日给他的老部下杨子江的信中提到:“但是看书看报还是要看的,学习是无止境的,学到老嘛!不学习,什么事都不知道,也就等于是个植物人,不学习可能老了还要犯错误,过去有句话:“盖棺定论”就是说一个人好坏死了才能定论,现在不要盖棺而要火化了,我们还未火化之前还要学习,但学习也要量力而为,每天三看(书、报、电视)要学习好,还要注意休息好,休息好,才能学习好,这是辩证法。”[7]

    刘建华同志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共产党人的高尚品质和情操,永远放射光芒,伴随赣粤边和天安门每天升起的国旗,高高飘扬。

      主题词:刘建华 赣粤边 南方 游击战争 红旗 新四军

    参考书目:

      1、《风雷激荡二十年——刘建华回忆录》(刘建华著,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19997月第1版) 

      2、《赣粤边的红色记忆——刘建华致杨子江书信录》(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20154月第1版)

    作者信息:

      1、刘鲁明,男,江西省南昌市,刘建华同志次子

      2、杨长乐,男,广东省南雄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

    通讯信息:

      1、刘鲁明,江西省南昌市和苑小区32004

      电话:13707098345

      2、杨长乐,广东省南雄市雄州街道大福名城二栋,邮编:512400,电话:18128925111                                                                                                                                                                                                                                                                                                                                                                                                                                                                                                                                                                                                                              



    [1] 刘建华著,《风雷激荡二十年》,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7月第1版,99

    [2] 刘建华著,《风雷激荡二十年》,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7月第1版,113

    [3] 刘建华著,《风雷激荡二十年》,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7月第1版,266

    [4] 刘建华著,《风雷激荡二十年》,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7月第1版,429

    [5] 杨长乐编著,《赣粤边的红色记忆——刘建华致杨子江书信录》,中国电影出版社,20154月第1版,1-2

    [6] 同上,41

    [7] 杨长乐编著,《赣粤边的红色记忆——刘建华致杨子江书信录》,中国电影出版社,20154月第1版,19-20

    (作者:刘鲁明 杨长乐 编辑:admin)